月初,与摄友湘西行,途经浦市镇,逗留一天,扫街拍摄,留下些许记录。


浦市古镇位于湖南省泸溪县东南部,沅江中游。早在汉代,伏波将军马援就曾在这一带征讨"南蛮";南宋中期浦市古镇作为军队集聚地正式确立军事机构。


浦市镇是一个因军事而立、因商业而兴的古镇,是湘西地区一座因水而兴因水而衰的边陲古镇。

  临江曾经的大码头,原来有一些建筑,在上世纪90年代因汛期洪水被冲毁。现在建筑起20多米高的大坝,据说最高水位几与坝顶齐平。

  浦市镇濒临沅江,地势平坦,水陆交通便捷,商贸交易繁荣,历史上曾被誉为“日出千根桅,日落万盏灯”的地方,有“小南京”之称。时过境迁,盛况不再,不过现在每遇农历二、七赶集的日子,江面仍然呈现繁忙的景象。

沅江江滩,枯水期间的情景

清晨,幽静的江面

小船安装了柴油机,仍然是水上便捷的交通运输工具

大码头石阶下的江边,是小船停泊的地方

大码头有两扇厚重的大门,汛期来临关闭起来,成为大坝的一部分

离开石阶百十米的浅滩处,则是大船靠岸的地方了

顺着跳板,鱼贯而下,看来他们也是习惯了

背篓,挑担,都是赶集的人,突然发现挑担的老人手有残疾,真是生活不易啊

从另一个方向来的船靠岸了

赶集的人流

老汉的扁担,也许还可以当拐杖用吧

满载而归

这一队,她们的背篓是空的,看来是买货的

集市街景--早点摊

集市街景--背的是竹篓,挑的是塑料筐

集市街景--女汉子

集市街景--奔跑的孩子

小刀手的眼神有点凶

这位大姐很潇洒,没有生意就追剧

秤杆高高,足斤足两

赶集买蔬菜,一个调剂余缺的方法

练摊的小女孩

“飞翔”的小男孩

当街舞蹈

站在木桶里练歌,有创意!

和谐的瞬间

哥仨聊天

农具铺

杆秤制作铺,发达地区已不多见

木桶制作

茶馆,很有地方特色

一种当地风行的扑克牌游戏

茶馆,也是老朋友谈心的好地方

老友茶馆,招幌很显眼。建筑外装潢是政府出资统一做的,可做到外观与古镇的复建相协调

现实中农村集镇很常见,青壮年外出打工,老人带着孙儿辈

匆匆

清洗餐具,收摊后的必经程序

不是逢集的日子,街道很是静谧,人们也很悠闲

休闲的快乐似乎只剩打麻将了,看来这是全国人民的共同爱好

手机人人用,不分老幼

孩子好奇的眼神

老太太貌似愤怒的眼神,与丘吉尔的愤怒有的一拼,不过,摄影师可没有故意激怒她啊

快乐的女孩,她们的快乐很简单,她们的笑容很真诚

好可爱,一根雪糕两人尝

对着镜头,小女孩还是有点羞涩,不过表情还算自然

看来老人对修理自行车还是有点经验的,包括但不限于儿童自行车

三代人,各有各的关注

在街道上撒欢的孩子

学骑车的过程

回眸

小朋友的乐趣,小女孩的民族服装,小男孩的广告T恤,画面感蛮强的

既往的成绩和当下的努力,为着将来走出去,学子之路真的不容易

能够自己吃饭都是从大人喂饭过来的

青莲世第,一座修葺完成的老建筑

青莲世第的侧门

青莲世第的内部,正好见到一位女子,也是其中的工作人员

我们与她打招呼,她很配合地给我们做模特

青莲世第的内部一会客室,慵懒睡在桌上的猫咪,与墙上陈列的版画

左面为吉家三重院

湖北宜昌李家大院,院内的房屋已不存在了

江西丰城县周家大院,基本修葺完成了

杨秀炎院子,院内的房子已经垮了

张家院子

张家院子第一进

许多老宅子都挂上了保护牌。听镇上居民介绍,50多年前还有很多老建筑,后来都被人为毁了,现在政府在逐步修复。

改建完成的街巷

当地人们搬迁出来,老街规划修复作为旅游景观,然后收费,古镇开发基本都是这样的套路。但是,不这样做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当地人们也需要过上现代化的生活,让他们住在老屋里做“模特”显然不合适;开发所用的资金要收回,毕竟投资不是做慈善。难啊!

高楼、荷花,包围了古庙,过去的遗存还得有一席之地

万荷园,镇上人们引以为傲的地方

  湘西类似浦市古镇这样的地方有很多,但是想象中的“原汁原味”基本找不到了。且不论已经十分商业化的凤凰古城,即便如浦市,尽管前些年落后了,现在也在推进开发的步伐。其实,完全不必去苛求保护的方式。我们应该从历史记载中,了解古镇过往的繁华;从现实生活中,理解人们对历史的态度,包括他们复建、修葺老建筑,继而开发旅游的行为。也许这样,心态就平和了,镜头也就可以发掘很多有意思的画面了。

千年古镇今安在,我想,应该就在相机拍摄的画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