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昭公路65公里处 | 察县·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背景音乐
哈萨克歌曲 | Arman ay | 梦想
歌手 | Meyrban Seytbay


云朵在天空中
缓缓地移动
微风轻轻地
打在我的脸上
巍峨的群山
仿佛在对我招手
脚下这条看不见的路
指引我走向梦想
梦想啊 我的梦想
时日无多
一去不返的童年
已离我太远


日月逝也
岁不我与
生命之路
道阻且长
用心去感受
不放弃 不退缩
无限美丽的造化
带我追逐梦想
梦想啊 我的梦想
时日无多
一去不返的童年
已离我太远

喀拉库力 | 昭苏·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感谢我的身体在最关键的时候没有放弃我。 尽管我知道它已经开始慢慢放弃我,这是生命的进程。17个小时的骑行后,夜里只睡了3个半小时天刚亮就醒了无法继续睡下去。身体已经停止修复,在放弃。 从昭苏县城往南骑了30多公里,到了卡拉库力,半个多月前我在这里游荡。它的不远处就是夏塔那些高耸云端的冰山。 这里还是伊昭公路。伊昭,一般指从伊宁到昭苏的120公里,编号S237。也就是昭苏人说的“后山”。实际上这条省道一直延伸到夏塔,总长大约200公里。 一周前一个人骑车走了一个来回。 现在只要闭上眼睛,还是一个人骑行在伊昭公路。或是白天,或是黑夜。爬坡,滑行。我不知道这是在提醒我什么,延续什么。我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 没有骑行这条公路的人很难理解。

伊昭公路60公里处 | 察县·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喀拉苏 | 昭苏·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在伊宁我和卖车的老板说我要最便宜的山地车,第二天走伊昭公路去昭苏。我叮嘱要能骑完全程。他不屑,说他骑过伊昭,“90公里早点出发轻轻松松。”我信了他。我现在怀疑他是不是真骑过。 这个季节在新疆骑行的人随处可见。在伊昭公路上骑行的五、六天时间却没有见到其他骑手。我想原因是那70多公里的持续上坡。 后来我查看了GPS信息。伊宁出发时的海拔是650米,在这70公里要上到海拔3300米的安各列特达坂,爬升2650米。这对骑行的人来说是地狱。 这些我全然不知。

白石峰林场 | 察县·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伊犁河 | 伊宁·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骑行稍不小心头会碰到坠满树梢的红苹果。 它们是伊犁河路的绿化树。熟透的苹果落在地上,在7月底的清晨闪动着异彩。伊昭公路最初几公里的骑行一直在躲避它们。果树之间骑行时晃动的身体富有青春的气息。过伊犁河大桥的时候还是一片宁静。早上8:40。 一直到察(布察尔)县很有骑行的感觉,微风袭面,空气中杂着路边野花的气息,让人对前程充满期待。 这是一条被神化的新疆公路。有人称它为“中国最美公路”,或“小独库公路“,很多人认为它的险峻胜过独库公路。伊昭公路一年仅6月底到8月对小车开放,这期间雨天公路关闭。昭苏这个季节几乎天天有雨,可想真正通行没几天。长期关闭公路亦见伊昭之险。 我并不在意这些。我喜欢新疆的每条公路。我只知道伊昭120公里,要翻越达坂。这足够了。

白石峰 | 察县·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察干乌苏的黄昏 | 昭苏·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刚过察县就开始了上坡。这一上就70多公里。 伊昭公路才走了15公里。路看上去平平的,有时候看上去像下坡却越骑越费劲。车胎像是瘪了。又骑了大约30公里,到加尕斯台已经骑不动。 绝望的是,看前路还是那么平。去山脚下天山水泥厂的大车呼啸而过。山还在远处路的尽头,还没有开始爬。和人生的低谷一样,波澜不惊,却打不起精神。 察布察尔的田野里人们蹲着身子在劳动。麦子熟透,暗金一片。无风,没有麦浪,和伊犁河一样平静。我不时看向那里,世界亲切,蕴藏无尽力量。 过了水泥厂路两边变得光秃秃,感觉要上山。走了将近50公里,在伊昭公路唯一一个加油站前补充了水。加油站改造关闭,来加油的车被告知要返回察县才能加上油。他们以为我要去白石峰景区,我说去昭苏,他们问我一天能到吗? 我当时想,只剩下70公里他们为什么会这么问?

白石峰 | 察县·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喀拉库力 | 昭苏·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水没等爬山又喝光了。 路过哈萨克毡房只有马奶子,牧民告诉我水在更远的毡房。马奶子喝了犯困,太渴,还是喝了一碗。剩下的路程多亏路两边有山泉。算了算,总共喝了十几瓶水。 车子变速不起作用,爬山基本是推车而上。 这天是周末,S237上排满了新F(伊犁)的私家车,一辆接一辆。警车来回呼叫不允许路边停车,自驾的人们还是兴奋得不顾一切停下来拍照。我在夹缝中爬行,世界根本没有景色。 伊昭公路真正显山露水的地方应该从白石峰林场开始。 东边,巨石裸露的险峰下是伊犁舒缓的山峦,再往下面是平坦的草原,牧人骑马赶着畜群游荡其间。三个层次分界明显,像是三个平行的世界。从山上向下望,深渊中是万般安详的世界。像是能看到自己的往生。我这才意识到为什么那么多人推崇伊昭。 到林场是下午2点左右。我以为爬坡就要结束,林场的人告诉我还有30公里的上坡。

白石峰林场 | 察县·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伊昭公路65公里处 | 察县·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白石峰是伊昭公路的招牌。游人到了这里像是登珠峰的人上到了8848。 我丝毫没有这种感觉。我知道爬行还没有结束,还没有到达那个最高的达坂。 上到白石峰的时候是晚上8点多。新疆的天很亮。这30公里上坡推车走了6个小时。 白石峰山脚下挤满了车辆和游人。烤肉的香气诱人,旁边是刚宰的羊。一天没有吃东西,要了烤肉,买了冰树莓,对方看我骑车过来不肯收钱,还递过来自己带来的烤鸭。 “一路下坡,一脚刹车半个小时就到昭苏了。”我听他们平复惊魂未定的自驾的车主。 坐下来对面就是白石峰。 巨大的岩石和下面的松林让人忘记这里伊犁。有些像美国的黄石国家公园,更像加州的优胜美地(Yosemite),就是苹果电脑开机后有巨石的那张屏保。 从白石峰到安各列特达坂大约11公里是骑行最艰难的一段。原因有三,体力透支,海拔骤升,还有气温骤降。 剩下的路全部是长长的弯道。安各列特达坂就在弯道顶端的尽头。暮色中从远处看,那里就是世界的尽头。11公里无限远,好像永远都走不到。 晚上10点半太阳落山。回过头西北方向一片血红,世界弥漫入夜前浑浊迷离的色彩。转弯的时候达坂又看不见了,只能看到更远初孤独的山峰。 绝望的夜色。上达坂如登天。

白石峰 | 察县·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暮色中的达坂山 | 昭苏·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夜里11点半爬到海拔3300米的安各列特达坂天已黑透。月亮被乌云死死挡住,依稀可见公路中间的白线。那是生命线。从这里下滑40公里就是昭苏。 从来没觉得这么冷。穿上所有能穿的衣服还冻得浑身发抖。不是颤抖。是那种一刻不停的抖动。 伊昭公路晚上10点关闭,这时公路上已经没车。 下坡都是弯道速度很快。黑暗中盯白线久了有一种人被甩来甩去的幻觉,很危险,要时不时转换视线。最大的问题是手。差不多十几分钟,紧握车闸本来就麻木的双手就被冻僵失去知觉。要停下车赶快搓手。 下降到可以看到毡房的时候听到路旁有水声。猜想已经下到谷底。突然有电子测速牌闪过,非常刺眼,显示时速41公里。昭苏应该不远了。之后是水泥厂,接着土路。 夜里1点半骑行17个小时后抵达昭苏。半个多月前我在这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本想这里像家,从上山下来居然感到特别陌生,冥冥之中像是进入另外一个世界。

过安格列特达坂 | 昭苏·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夏塔 | 昭苏·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经过了之前的120公里,昭苏到夏塔的S237的80公里是骑行者真正的天堂。骑了4个多小时就到了夏塔乡。 夏塔的雪山一直在远方的云端。公路两边到是菜花,薰衣草。解放桥到阿克苏(察干乌苏)这段路两边都是草原和湿地还有夏季游荡的母马群。偶尔有骑马的牧人走在公路上,热情地打着招呼。 到了夏塔我把自行车停在景区外,重新回到半个多月前待过的冰山,住在山脚下柯尔克孜牧民哈斯木·艾力的木头房子。没有电,对面就是那些海拔6000多米的大雪山。清晨推开门,一丝金光从山的夹缝中透过来印在草原上,西面,白色的圆月刚好落在雪山顶上。


S237已经彻底记不起来。

达坂山到白石峰 | 察县·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安格列特达坂 | 昭苏·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从安各列特达坂下来的那个晚上我想再不会走这条路。 从冰山下来从夏塔骑回昭苏。想到马上就要离开伊犁结束一个多月的旅行,突然觉得S237亲切无比。不知道哪里来的酸楚,只想天亮回到伊昭公路。突然觉得莫大的幸福。 回程40公里的上坡抵达安各列特达坂先是雨,接着是冰雹和雪。全身湿透在达坂山上被寒风吹着,冻僵的手靠嘴上的哈气取暖。接着是70公里的下坡,从冰雪达坂一直滑行到察布察尔热浪滚滚的田野。 世界被远远甩在身后。

从达坂山到白石峰 | 察县·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冰雹下的安格列特达坂 | 昭苏·伊犁·新疆 | 2018·夏
摄影:Chunfeng Li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文文字及图片版权©️属本文作者Chunfeng Lin
音乐版权©属原音乐制作人
微信公众号:一个人的地理志 (onegeogra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