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系列电视方言情景剧《人来客往》之——《闹鬼》


              闹鬼(一)

 


                    编剧:李森林

1、客栈前、夜、外

呜哇的风声中,一张古怪、夸张的鬼脸在一间客栈窗户前飘荡。

“鬼!啊!”一个女人凄厉的尖叫声。

野猫呜哇的叫声。

2、酒馆门前,外,日

左邻右舍聚集在门前,旁边四曰夫子的卦摊。人们在说着,指指点点。

刘妈:“逗是逗是,长头发,脸壳子有米罗大,眼睛好像铜铃铛,舌头吊起好长哟,硬是可以飞起来吃人——”

邻居甲:“哎,弄个凶呀,不得了不得了。”

邻居乙:“勒个鬼看来是凶死鬼,要吃人的哟!”

邻居甲:“但是,我们细娃说,要讲究科学,没得撒子鬼哟。”

邻居乙:“哪个说没得,活灵活现的鬼呢。不信,我们问曰夫子。”

曰夫子对着天空摇头晃脑:“勒个鬼吗,嗯,俗话说,人死如灯灭,早死早超生。勒个超生吗,逗大有讲究,分明逗是说有鬼撒。比如,屈原老夫子逗作过诗,逗是《山鬼》撒。‘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薛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嗯嗯,勒个都说明有鬼……”

小叫花拿着一副竹板,蹦蹦跳跳走过来:

“小叫花,小小嘴

勒里晚黑遇了鬼。

鬼呀鬼,

灯笼眼睛麻杆腿。

毛伸伸的头,

血盆嘴。

勾魂爪嘿死个娇娘美。……“

秦如意拿着扫把,脸色铁青从酒馆内走出来。用扫把狠狠地扫地,灰尘骤起,邻居们敢怒不敢言,不欢而散。

3、酒馆,内。日

秦如意端着一碟凉菜朝着桌子走去。

笼笼儿坐在一张桌子前,一边喝酒,一边同站着的叶思维在摆谈着。

笼笼儿神秘地问:“叶大哥,听说你们勒里昨晚上闹鬼呀?”

叶思维:“鬼儿子笼笼儿你乱说,哪来勒种事?”

笼笼儿:“哪个狗才乱说!别个说,昨天晚上,来了一个白脸鬼,舌头吊起好长,逗好像、逗好像要飞起来吃人一样!”

叶思维佯装要打笼笼儿:“造谣!笼笼儿,道听途说。”

笼笼儿:“满大街都嘈转了,哎,不会是老爷子回来看你们了噻?”

叶思维:“笼笼儿,我没有得罪你噻,你找些龙门阵来摆!”叶思维跳起来,将刚好秦如意撞了个满怀,秦如意差点儿摔倒,盘子飞了出去,摔碎了。

秦如意怒目圆瞪着叶思维:“你做撒子?”

叶思维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如意,我不是有意的。”

秦如意重新端了一盘花生来,将盘子重重地放到桌上:“笼笼儿,你造些撒子谣?”

笼笼儿赶紧摇手否认:“老板娘,我可没有,真的不是我造谣。”

秦如意:“不是?那你刚才说,勒里昨晚闹鬼?”

笼笼儿点头:“对对对——”

秦如意:“对个铲铲!你造谣,你看我——我把你勒张嘴巴扯到后颈窝去吊起!”说罢,欲动手。

笼笼儿赶紧讨饶:“对不起,老板娘,我再也不敢了。”

秦如意怒目圆睁:“谅你娃娃也不敢!”

4、街沿边,日,外

叶思维背着手,从酒馆走出来。

幺妹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抄手从厨房走出,看见酒馆里的秦如意,偷偷的避开秦如意悄悄地对叶思维招手:“思维哥,快点来吃抄手,我专门斩的新鲜肉包的,还放了小磨麻油,好香哟。”走到叶思维面前,将抄手递给他,用身子遮挡着秦如意。

秦如意从酒馆走出来。

叶思维迎上前:“如意,你哪阵走勒?”

秦如意意外地:“走,我走哪里?”

叶思维:“你屋幺婶不是脚杆遭摔断了?”

秦如意焦虑地:“我倒是想去经佑,但是勒里一大扒拉事情,我啷个走得开?!”突然,秦如意一把从幺妹手中把抄手抢过:“吔,幺妹,你借我屋头的东西冒充大方?嗯,热乎乎的抄手,还放了弄个多小磨麻油,幺妹,你,你,你硬是想吃垮我屋嗦?”

幺妹连连摆手:“没有没有——如意姐,我是——嘿嘿,我是,我是看思维哥太瘦,你看好像喝飘一样,好像风都吹得走,嘿嘿,想给他补一补。等他二天身体长得伸抖一些,弄个吗,也好把屋头的事情顶的起噻。”

秦如意:“吔,幺妹,你说思维瘦了,好像是我把他嫌弃了,你撒子意思?”

幺妹:“如意姐,我——我不是勒个意思。我——我是——”

秦如意紧追不舍:“你是撒子意思,说,快点说撒。”

叶思维一把从秦如意手中抢过抄手:“不逗是一碗抄手,哪得弄个多说法,我先吃了再说。”走到一边狼吞虎咽地吃去了。

秦如意:“你硬是饿死投的胎?”

幺妹,体贴地:“思维哥,你慢慢吃哈,不够我再去给你煮。”

秦如意鄙夷地瞪着两人。这时,莽子匆匆跑来。

莽子:“秦老板,不好了不好了,客栈那些房客闹起要退房!”

秦如意生气地:“莽子,你嗯是清早八晨起来喝了早酒,屙疾多了!找不到龙门阵来摆!”

莽子:“秦老板,我说的真的。”

秦如意:“真的,煮的哟。”

莽子:“秦老板,你闻闻,我哪里吃了酒?”

秦如意:“哪里的客人要退房,他们是为撒子撒?”与莽子一道急匆匆朝着客栈走去。

5、客栈大堂,内,日

一对夫妻样房客背着包袱从房间走出来。那女房客对正朝里走的秦如意道:“喂喂,老板娘你来了?正要找你,我们退房。”

秦如意,感到很意外地:“张小姐,你们不是收购农产品?预订的时间还有弄个久,你们的收购完了?”

女房客:“我们……”

这时,住店的几个房客也涌过来,闹着退房。

秦如意:“要是你们还要在勒里办事情,我建议你们还是在我们勒里。因为一是我们人熟,二是我们服务周到,三是我们勒里随时都有热水,总是,我们勒里好处很多。”

男房客:“说了不怕笑,我们事情没有办完。但是,你们勒里闹鬼,哪个还敢住哟!”

秦如意陪着笑脸:“勒位客官,哪里有鬼嘛,那是猫儿闹春——对对对,逗是猫儿。要不,你们再住一晚,看看啷个?”

莽子:“退房?闹鬼?你们嗯是找不到龙门阵来摆!我们勒里清静得很,哪里闹鬼,我看——我看,你们才是鬼!”

男房客生气地:“兄弟,你说哪个是鬼?”

莽子指着男房客:“你,你逗是鬼!”又胡乱指点着屋里的房客:“你,你,还有你,你们都是鬼——”

男房客一把将莽子胸口抓住,搡了两下:“你敢动手——”话还没有说完,莽子却笨拙地将他推开。莽子做出了武术招式:“来来来,哪个怕你们?我莽子走南闯北,打三个擒五个,我怕了谁!”

秦如意厉声叫道:“莽子,你到底是来捣乱,还是来帮忙的?!你个背时鬼,给我滚!”

房客纷纷指责莽子:“逗是,你浪个血口喷人?!”

这时,崔大爷叼着叶子烟杆走了进来。

崔大爷:“撒子事,浪个弄个闹热哟?”

秦如意:“崔大爷,你是明白人,你给我们评评理。勒些客人说我们勒里闹鬼,我们勒里哪里有鬼。分明逗是晚上猫儿闹春嘛。”

崔大爷:“嗯,兄弟伙些,我跟你们说,我是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勒里绝对不会闹鬼。弄个,大家给我一个面子,还在勒里住一晚上,要是再闹鬼,你们逗可以退房。”

这时,药罐儿也抽着纸烟,双手叉腰走了进来。

药罐儿:“吔勒里弄个闹热呀,撒子事情?是不是为了闹鬼的事情?”一边说,一边朝着秦如意凑过去,狠狠地抽了抽鼻子。

众房客:“逗是,勒里闹鬼,啷个还敢住下去?”

药罐儿暧昧地捏捏秦如意肩头,却被秦如意避开。药罐儿清清喉咙:“勒个——嗯,鬼,勒里是不存在的。本甲长好歹也算一方政府,我负责任的拍胸口,勒里是没得鬼的!诸位,你们逗安安心心地住下去,没得问题!”

男房客:“崔大爷,还有——勒个岳政府,勒个可是你们拍到胸口说的哈,到时间真的有鬼,我们就退房哟。”房客们回到房间去了。

秦如意感激地:“崔大爷,还有药罐儿,谢谢你们。”

崔大爷摆摆手:“莫谢莫谢,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

药罐儿:“勒个没得撒子,本人虽然身体不好,但是代表一级政府,为邻居出头,是我的本分噻。”又要去拍秦如意肩头,又扑了个空。

6、街上,外,日

秦如意背着背篼,在街上走着。突然,她看见前面不远处树下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叶思维,一个是小叫花。只见两人鬼鬼祟祟的,不晓得在说什么。秦如意加快脚步,走过去。正对着她的小叫花神态慌张,戳戳叶思维:“叶大哥,您,您……秦姐来了……”

叶思维转身见到秦如意,尴尬地笑笑:“如意,你……你亲自背背篼哇……”

秦如意:“哼,我还亲自吃饭呢。清早八晨,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在勒里说撒子?”

叶思维:“……没……没说啥子……”

秦如意:“没说啥子?”眼睛滴溜溜转,一把抓住小叫花:“小叫花,说,你们在干什么坏事?”

小叫花慌张地:“没……真没有……”

叶思维扯开秦如意的手。“如意,你也是哟,朗格欺负别个叫花子?”

秦如意气愤地:“叶思维,你说我嫌贫爱富?”

叶思维:“我、我没有弄个说。”

秦如意生气地朝前走,叶思维气喘吁吁追上来。

叶思维:“如意,你走了,哪阵回来?”

秦如意:“走?我到哪里去喃?”

叶思维:“咿,你幺婶,喊你到她那里去经佑?”

秦如意:“你倒巴心不得我走,但是,我走了,屋头弄个一大摊子事,哪个来弄啥。”

叶思维:“如意,你硬是哟,你走了,屋头的事情逗没得人理抹了?你放心,有我啥。”

秦如意:“你?你得行呀?”

叶思维:“啷个不得行?平常我不管屋头的事,主要是你在啥,靠山吃山,没得山了我逗是山,我还不是要各人动手啥。”

秦如意警觉地:“思维,你是不是想等我走了,做坏事?”

叶思维赶紧摆手:“如意,你想到哪里去了哟?我是——我是担心你们幺婶的伤……你硬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算了,我不管你的闲事了,我走,我走。”沿着来路回去了。

秦如意望着叶思维的背影,自语道:“勒个背时鬼,一直催我走,浪个和平常大不相同哇。”陷入了沉思。

7、客栈房间、夜、内

还是那张古怪、夸张的鬼脸在客栈窗户前飘荡。

“鬼!啊!”一个女人凄厉的尖叫声。

野猫的叫声。

8、客栈另外一个房间,夜,内

房间内,秦如意警觉地注视着窗外,看见那鬼影,打开窗户抓起一只公鸡朝外掷,公鸡咯咯咯叫着。

9、客栈前、夜、外

一条黑影匆匆走过。另一个黑影匆匆追来,这时,可以看见后面那人是莽子,他手里举着一根扁担。

莽子:“打鬼呀!打鬼呀!”光是嘴巴喊,却不朝前追,显得很怕惧。等到后面的人来了,才朝着黑影追。

许多人都跟在莽子后面,喊:“打鬼呀,打鬼呀!”

10、街道,夜,外。

黑影匆匆地跑着。

莽子跟在后面追,却不时朝着身后张望,等后面的人追来,才接着追,前边黑影子脚绊了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11、江边,夜,外

黑衣人在前边跑。

莽子追着黑影。

“打鬼呀!打鬼呀!”几个邻居跟着在莽子后面追,其中,有秦如意。

黑衣人猛地朝江里跳去。

一篷巨大的水花。

莽子望着江水发呆。

追来的人问道:“鬼呢,跳江了?”

莽子:“是,鬼遭我追的跳江……”陡然,迎着追上来的秦如意兴高采烈地:“如意姐,水鬼遭我追到江水头去了,哈哈哈哈——你看,我霸道不霸道,嗯?”

秦如意冷冷地道:“你霸道?你啷个没有追到水里头去呢?”

莽子作势要跳江,却被秦如意拽住。

秦如意:“算了,你勒哈装给哪个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