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多的是狠心的儿女,而鲜少有狠心的父母。一个母亲,面对一个赌徒儿子,能如何?

——————————————————写在前面



(一) 这个称呼,总是一再地像个影子 在我心里扎根,挥之不去 老关婶不老 才六十岁,被生活压弯了腰 二十年前我还是个孩子,见到她时 就脸黄、白发,稀稀拉拉的头发 到现在亦如此

永远都是油腻腻的暗色衣服

裹住矍铄的目光 读不懂是忧郁,是绝望,还是麻木


我无法迫使自己承认“老关婶”仅仅是一个称谓

或者是一个云淡风轻的代名词

更多的时候

这三个字,总抽痛着我的神经

挤兑着我脑海中岁月静好的柔美

这个倔强的“老人”

我不知道该用看一座山的目光敬仰

还是用看落花的目光哀怜

她除了让我想到母爱的博大

更多的是

想到苦难,想到因果,想到永动力

想到一切命运的卑微和伤痛




(二)

二十多年前的某一天 在所有母亲应有的欢愉中 老关婶迎来了自己的儿子 一个赌博借高利贷的儿子 一个十五岁就被赌场锁定的儿子 欠下的巨款 这个伟大的母亲 在悲痛惶恐中押上了人生最大的赌注 用坚强的毅力 果断地为了儿子“东挪西借”


从此 苦难的帷幄无情地拉开 儿子结婚生子 风雨无阻地争吵,赌博,欠债 所有值钱点的东西被偷去典当 虽然家徒四壁 老关婶脸上总是阳光灿烂 逢人就说儿媳妇的好 唠叨着:只要有人肯借钱还完债 儿子一定会重新做人 直到儿子妻离子散 终于消失了笑容



人说,人生好过,时光如梭
我不知道老关婶是怎么熬过那些暗夜
像老黄牛一样卑贱地活着
一鼓作气

数十年做泥水散工

送走了生性木讷的丈夫

被石头压断小腿

被台风掀翻了破房子
还拽紧儿子的命运
不离不弃


如今 在政府的全力扶助下 在村里人的嫉妒愤恨中 刚建好的七十平方的平房 让老关婶看到希望,重绽笑容不到一周 这个丧心病狂的儿子 这个负债累累的儿子 这个从未站起来过的儿子 这个对酒肉朋友慷慨大方的儿子 这个从不给她一分钱生活费的儿子 这个只会想方设法骗走血汗钱的儿子 让老关婶 彻底地输给了残酷的命运 数个贷款平台每天都是电话信息 向老关婶向众亲友催债 老关婶不懂贷款平台是啥东西 只会对亲友低声解释 儿子听话了,在外地好好工作了



而我们 开始避讳 谈论老关婶 谈论她的儿子 谈论人生的悲喜 谁也不忍轻易想象 贷款平台的残暴手段

是否把刚建好的平房

推毁 及老牛走完一生
轰然倒地的凄凉情景


PS:附上贷款平台的催债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