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要用伤痛包裹你的美好?

2018.08.09 阅读 1026



八月二号那天,我接到来自南京美篇官方的电话,非常荣幸地被通知将成为美篇的签约作者,只是我的手机号因为设置原因搜不到微信,让我重新设置以便加我和拉我入群。


那一刻,美好的心情起飞了,片刻间根本无法着陆,我得和人分享这个好消息,我想到了玲珑,她是我亲密无间的闺蜜。


我重新设置了微信添加方式,静静地等着小美加我,于是我微信问我亲爱的玲珑,我说你搜一下我的手机号,看能不能搜到我的微信,玲珑马上回复我说能搜到,问我是什么事,我犹豫了一下决定保密,想等美篇官方名单下来给她一个惊喜。


六号那天我和签约的小伙伴们完全沉浸在美篇带给我们的快乐和感动之中,新鲜和喜悦、憧憬和激情令美篇官方群沸腾了一天,请恕我没有来得及告诉你,等到我想告诉你的时候夜已深。


明天吧,我想,我也需要找一小段属于我俩的安静时间,而不是潦草和仓促地吱一声。


第二天上午依旧很忙碌,下午二点多钟我开车送小孩去上课,就在一个主干道最大的四岔路口,车子抛锚了。


人生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烈日当空,拉开车门便是热浪车浪滚滚,把车子开双跳,带着儿子在车缝中穿梭逃向路边,然后打122,等交警来了我把钥匙给警察就离开了。


等我打的把小孩送到学校再回到路口,等待我的又是一个忙乱的下午。


直到再次回到学校接孩子,就在这时,我接到了班长的电话,他吞吞吐吐一直犹豫了二分钟也不肯说,我的心脏在刹那间收紧,他说我怕你会太难过,你要有思想准备要挺住,我说你说吧。


当他从口中说出玲珑二个字时,我明显感觉到一股血冲向了脑门,我强自镇定。


他说你已经在重症监护室昏迷四天了,而且你们一家三口全部在车祸中受伤,只是你伤的最重,能不能捡回一条命也只能看你的造化了。


放下电话,我茫然地看着四周突然有一种特别不真实的感觉,我这是在哪里,包围我的都是家长,我连哭都不能哭。



在回程的公交车上,我疯了般给其他闺蜜打电话,车上都是人我也全然顾不上了,直到她们说明天一早就赶去医院,直到到了家门口的车站,直到不得不挂断电话,我还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很恍惚很游离很不真实。


玲珑你知道吗?我第一次发现一百多公里的路程是多么该死的遥远,我恨自己分身乏术,小孩到12号就考试了,全天候的考前培训一天四趟的接送如果我不在,孩子又交给谁?


晚上,他们父子俩下去散步了,我在家烧开水,终于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坐在阳台的椅子上呆呆地看着远处直到煤气灶报警,我才知道自己在烧水,开水溢出来把火浇灭了。


我拧好灶头,泪水再也忍不住,然而我又怎能大声地哭,何处能容我放肆地哭呢?


晚上我翻看着我俩怎么都翻不到头的聊天记录,你就像我的树洞,我就像一个索取者永远只会烦你,却从未给予过你什么,我总是那么自私,在你无止尽的好里也恰是我无止尽的不好,我真的不是一个好闺蜜。


因为第二天单位有事,我强迫自己睡去却睁着眼睛到二点,我想象你一个人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床上对这个世界已浑然无知,也想着自己白天车子的抛锚,大概是老天在惩罚我,你都这样了我却蒙在鼓里。


你相信眼皮跳吗?玲珑,我眼皮跳了好几天,其实六号那天晚上我在发小群里打过一行字,我说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如果你不是出事了,你肯定会马上问我,也只有你会问我,只有你对我的一切无条件的感兴趣。


我应该有一点点知觉的,当我的世界突然不再有你的声音和消息,我应该知觉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可是我却像没事人一样整天忙忙碌碌只顾过着自己的日子。


而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你在受苦受难,而我仍然不能陪在你身边,不过是掉几滴没用的眼泪罢了。


想着睡着,睡着想着一夜也不知是如何过去的,我突然发现,如果没有你我还能告诉谁内心的悲伤、难过?


还能有谁时时刻刻等着我的倾诉,包容我的所有,就像一个安静的港湾一直都在那里。



在这世间,拥有别人的微笑仿佛很容易,很多时候我们也曾错觉地以为可以攥住整个世界,后来才发现不过几条掌纹三二知己而已。


心灵的相融相吸相伴是那么地可遇而不可求,甚至一生中也不会有几个,大多也只是迁延到死的点赞点头之交,所以泪水中的觉醒才会更加锥心刺骨。

九号晨,我默默等着另两个去看望玲珑的闺蜜给我反馈消息,早上事情有点繁杂,但我仍然不时地看看手机,她俩也因为着急去的很早,很快消息就来了。

她们说那晚你被送到医院后抢救了四个多小时,现在总算过了最危险的时候,她俩也建议我暂时不要过来,因为来了也看不见你,医院对重症监护室也有严格的时间限定。

说实话,我永远都不会相信你会就这样离开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离开你心爱的儿子,外表柔弱但性格坚毅的你绝不会轻易被噩运打倒,我相信你一定会很快醒过来。

一想到现在你那肿胀不堪的脸庞满头的纱布满身的管子,心就忍不住缩紧,她俩说你的头发已经被全部剃光了,未来也会不可避免的留下疤痕,但不要紧,亲爱的,我们一起想办法,总是有办法的。

一直以来家乡的那个小城市因为有你便如天堂一般,但现在我却非常担心它的医疗条件,那晚120把你送去的也不是最好的医院。

还有重症监护室庞大的医疗费用,好在你那赚钱不多但木讷老实的丈夫还算是清醒第一时间就想办法筹款。

让我忍不住咬牙切齿的是,听说他喜欢喝酒,尤其骑摩托车还是暴雨之后的路面,为什么一家三口连一个头盔都没有就敢上路了?

一直以来对你嫁一个农民工没有任何的异议过,但是现在我怀疑了,这已经是你摔第三次了,如果是第一次还好说是侥幸没防范,而连续摔过二次之后,仍然没有任何的防范措施,仍然连个头盔也不给你戴上,我不知道见到他之后能不能忍得住质问?

他可以买不起车,但起码的关爱和安全保障都不懂得为老婆孩子做吗?



县城和农村每年死于酒驾醉驾车祸的不知道有多少,很多人以为地方小熟人多遇到事总有办法摆平,可是多少次血的教训,多少人命归黄泉,能找谁摆平呢?

那些风景优美的乡道村道早已不是过去湿软的土路,村村通公路本来是好事,但马路上的车子任何时候都风驰电挚如入无人之境。

亲爱的玲珑你生活在城市,可你所有的亲戚都在农村,那是你的根,大小事情都要到场。

可现在农村的安全意识仍然薄弱地令人匪夷所思,公路在延长拓宽,可人的思维却停留在原地,以后所有的日子我只能叮嘱你小心再小心,熟悉的道路也未必不是最危险的道路。

亲爱的玲珑,赶快醒过来吧,我欠你的关心容我日后弥补。

心性纯良温婉谦和的你予这世界的皆是美好,我相信上天一定会让你尽快醒过来,还你明眸皓齿,还我温暖相知。

玲珑你知道吗?你昏迷的分分秒秒让清醒的人何以堪?食不下咽寝不能寐!

这二天,我沉默低落,一个人的时候也会失魂落魄,我不想说话,也不想看那个我们共同拥有的群,没有你这一切又有何意义?

亲爱的,有一句话说,风可以吹走一张白纸,但永远吹不走一只蝴蝶,我相信坚强不屈的你一定会在潜意识里和命运交战,相信你一定能战胜不应属于你的灾难。

更相信,你以后的人生,永远永远不会再有伤痛!


撰文/茹小未

图/网络(致敬原作者)

本人名下所有文章皆原创,未经允许和授权,转载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