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1月的一个特殊夜晚,走进影院观看《七十七天》。

  提前做过功课,知道影片是根据杨柳松的《北方的空地——孤身穿越大羌塘无人区》以及一个深圳女孩蓝天在西藏的遭遇来改编的。中年男人杨,为了心中深藏已久的夙愿,孤独而倔强地徒步横越被称为“世界第三极”的无人区羌塘,这是一段令人望而却步、九死一生之旅。杨为补充物资途径拉萨,遇到一位坐在轮椅上的姑娘蓝天。她在拉萨开客栈,一个人开车修车,弹琴唱歌,演讲励志,笑容温暖。

  电影展示出西藏美到令人无法呼吸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景色。清澈高远的天空、水天一色的盐湖、磅礴壮阔的雪山、碧蓝如洗的湖泊、辽远荒凉的沙漠、冈仁波齐浩瀚的星空……每一帧都可以当做壁纸,再字字珠玑也显得累赘。我在心底狂喊:我要去西藏!我一定要去西藏!

  深深震撼我的是主人公穿越羌塘时的经历,一次次地经历着来自生理、心理、气候以及自然环境的重重考验。漫天卷地的沙尘暴、骤至的雪崩,突发的龙卷风,雪融的洪水,对峙的牦牛,紧随的野狼,庞大的棕熊,高反、断粮、断水,挑战着各种极限,面对的从来都不是所谓的困境,而是直指生死。

  让我数度哽咽落泪的则是女主角蓝天。一个热爱生活到世界各处去旅行的女孩,为了拍摄冈仁波齐美丽的夜空,意外摔伤了胸椎造成双腿瘫痪,从此一生与轮椅为伴。即使学会了不用双腿开车,即使经营着客栈,即使把自己的故事当做励志鸡汤演讲,但在心底,她对生命、对命运已经是一种完全悲观的态度。双腿的残疾使她经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苦痛与屈辱,看起来坚强乐观的她,其实内心痛苦又绝望,甚至准备放弃生命。

  “当我躺在担架上,我望着冈仁波齐的漫天繁星,我笑了。”

“我真的很绝望啊,还要激情澎湃地演讲,有时候讲着讲着,都把自己骗过去了。”

“我连做一个女人的资格都没有。”

“在浩瀚的宇宙里,在短短的一生中,鼓起勇气,做想做的事,成为想成为的自己。”

听到这些对白的时候,无法不动容。蓝天倔强之下的苦苦挣扎,乐观之下的深深绝望,击中了我。我知道那笑容有多灿烂,内心就有多痛。

  影片里这两个陌生的人,为着同样的自由与梦想,彼此走近,彼此欣赏。杨帮助蓝天完成了未竟的心愿,让她又看到生命的希望与奇迹。蓝天给了杨最大的鼓励与温暖,在一次次与死神擦肩时,她温暖的笑容成为杨最强的支撑与力量。

  从影院出来,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连夜查阅了大量有关影片的资料,尤其是介绍蓝天的文章。介绍蓝天的文章并不是很多,但却意外得知这位原名尹朝霞的深圳姑娘,其经历与电影很相似,却远比电影中的人物形象更加乐观积极、敢想敢做、不屈不挠。她其实是在墨脱拍星空时摔伤的,她和杨柳松仅仅是好朋友,还有电影里面蓝天和杨举杯畅饮时说的那句“去他妈的命运!”令我疼惜又振奋,更让我奉为经典。但这居然不是蓝天本人说的,她笑言“真实的我不会说这样的话,有点弱哦!”更重要的是,她根本没有要轻生的念头,“生命多美好啊!”

  事实上,摔伤以后,她以大家无法想象的速度摆脱意外带来的伤痛,学会生活自理。几天内学会手驾开车、换轮胎,并独自驾车走完318国道,从拉萨回到深圳的家。她还学滑雪,成为国内第一位高位瘫痪的坐式滑雪的女性。她身体力行,通过电影、纪录片、采访等多种方式呼吁残疾朋友勇敢走出来,让社会更加关注无障碍设施的建设。

  除去艺术包装的真实蓝天,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内心,到底是什么在支撑着她?

  对蓝天的第二印象来自于今年三月。加班晚归的我坐在公交车上,接到李平的电话,让我猜他此时正和谁在一起。我知道他正在拉萨举办活动,不假思索的说出了蓝天的名字,老李同学很吃惊,居然被我猜中了!蓝天是他们邀请的嘉宾,活动结束后他们坐在蓝天的车上正赶往酒店。幸福来得太突然,懵圈的我强烈要求和蓝天通话。她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明媚柔和,带着笑意。倒是我语无伦次,谈到《七十七天》谈到西藏谈到我对她的喜爱。两分多钟的通话,感觉只有两秒一句话——一定会去西藏见她。放下电话,抬头望向天空,有星星闪烁,此时拉萨的天空星辰更明亮吧。

  一遍遍看老李发过来的视频,他推着蓝天在酒店的大堂里跑闹、转圈,昏暗的灯光里蓝天一直笑盈盈,柔顺的长发闪着光。

  必去西藏的理由又多了一个,但是意料之外的困难也在增加。四月份学生期中考试前后,我的身体出现了一系列问题,间歇性失眠、耳鸣,感冒低烧不断,皮肤持续过敏,日光性皮炎和神经性皮炎交替着反复出现。这些问题的根源都是体力透支免疫力下降造成的。我一边接受三个月的治疗方案,一边调整自己的作息时间。

  五月份时,去年做过关节镜手术的左腿膝盖突然又出现了问题。一走路就疼,上下楼梯更疼,坐久了站起来疼得厉害,晚上睡着了无意识的蹬腿换姿势甚至可以把自己疼醒。看到核磁检查结果的时候,犹如五雷轰顶。朋友电话里安慰我,要我配合治疗。那一刻,又想到了蓝天,和她相比,我的这点病痛算得了什么。平静下来接受医生的建议,进行连续五周的治疗。这样,每周七天有四天要去医院,没有请过一天假,拖着伤腿,依然活跃在课堂、校园。有时候课堂上腿实在是疼,就坐着上课,一会儿站起来继续讲。好在症状在逐渐减轻,7月23号,我终于如愿踏上了西藏的土地。

  到拉萨的第三天,一早在酒店房间专门点播了电影《七十七天》。朵拉小朋友和同行的周同学没有看过,老李、嘎布和我虽已看了多次,怀着一颗致敬的心情重新再看感受更深。上午去了蓝天曾经转过后山的色拉寺,下午正式去拜访蓝天。

  蓝天的客栈很好找,是一栋藏式二层别墅。门口停着蓝天那辆大名鼎鼎的红色越野车,在爬着绿植的大门上方,挂着“蓝天的家”牌子,简单又透着温馨。里面传出笑声和说话声,吸引着我们快步进去。院里或坐或站的几个聊天的人,后来才知道是住店的客人。

  小院别有洞天,心里惊呼:好漂亮的庭院!绿意盎然、错落有致,满院各色鲜花竞相开放,玫瑰、雏菊、桂花、格桑花,还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花儿,灿烂又热烈,一如她们的主人。


  大抵是怀着“近乡情更怯”的紧张,假装随意地问了一个人:蓝天在吗?在呢,那人手指着一间房门。一进客厅就看见轮椅上的蓝天,瞬间惊喜交加。正打电话的她用手势招呼我们坐下,我得以近距离的观察她。朵拉小朋友更是睁大眼睛盯着蓝天看,我能理解她难以置信又喜悦的心情。好在蓝天见多不怪,没有理会我们的注视。她头上裹着鲜艳的红紫相见的宽头巾,一头秀发比网络照片中长,铺满后背。眉目清秀,未施粉黛,高原上强烈充足的阳光使她皮肤有些黑。随着打电话的情绪变化,她拨动着轮椅,“风火轮”载着她在房间里转来转去,就好像我们在度步一样。

  客厅是汉藏结合的装修风格,一面墙上错落的挂着几张照片,右下角就有网络上常见的蓝天画像。两组长沙发,背后窗台上一溜鲜花盛开,红艳艳的。一块不规则的长实木既是饭桌又是茶几,摆着茶具。电话那头的人很有耐心,蓝天不得已告知对方有客人拜访才结束了电话。

  蓝天边聊边麻利地给我们煮茶,烧水、泡茶、沏茶一系列动作娴熟自如行云流水。茶杯是写着“为人民服务”字样的白色陶瓷小缸子,很可爱。喝到嘴里水温刚刚好,淡淡的普洱清香。

  蓝天说起话来,率真而坦诚,毫不做作,还带着孩子似的顽皮。老李和她是第二次见面,受她感染,我们很快无拘束地聊起天。我们谈《七十七天》、谈她的客栈,谈她最近的活动。蓝天说她前不久才玩了滑翔伞,有点失望,因为不够刺激,还想找找难度高的地方再去尝试。刚才的电话是一位联系蓝天去潜水的朋友打的,等今年回到深圳,她就去尝试潜水。蓝天自信的说,“我没受伤的时候,就是游泳高手,深圳很多人少的海域也是潜水的好地方。”这里面既有蓝天的勇敢也有对家乡的热爱。想起网络上去年年底采访她的文章,她说还想玩滑翔和潜水,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着手实践了。

    谈到她喜欢的滑雪,说冬天还会去东北。北京一个著名的滑雪场邀请她去代言,参观体验完毕后没有代言,倒是给滑雪场老总提了一大堆建议,如何去加强滑雪场无障碍设施的建设。说完大笑,蓝天笑起来很爽朗,眉眼弯弯,露出一口齐整的白牙。没见到蓝天之前,我很奇怪为什么这个热爱自由、痴迷行走的姑娘在受伤后,几乎没有经历消极的恢复期,马上就回到了正常生活的轨道上。但见过她的笑容,你就会懂,这是一种对生活对自然充满热爱的笑,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对生命充满敬畏的笑。


  “我的人生,分为轮椅前和轮椅后。”电影《七十七天》中的蓝天用一句话总结了自己的人生,这也是现实中蓝天真实的人生写照。意外,只是让蓝天换了一个角度看世界,让她从站着,变成了坐着看世界。你身处在地狱还是天堂,往往看你有没有放弃对生活的希望和热爱。

  李平想邀请她参加北京的马拉松长跑,并借机参加他们公司在北京的活动。蓝天很直接的说她对北马没有兴趣,因为已经参加过别地组织的两届马拉松,体验过了。至于参加商业或者公益活动,她更是会仔细甄选,更看重活动的意义与价值,与钱无关。一部《七十七天》让蓝天声名鹊起,而她,依然保持着自己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勇敢探索的心灵。不浮躁不功利。

  聊天当中,蓝天不时招呼着住店的客人,解决他们住店的具体问题,不冷落每一位朋友。配合每一拨客人、朋友拍合影,加微信。一位汉族小女孩穿了藏装既欣喜又难为情,蓝天再三热情夸赞让她勇敢的展示自己。朵拉想住在蓝天客栈,因为客满自是无法满足,蓝天好言安慰失落的小朋友。嘎布在院子里爬高上低,蓝天笑着并不阻止。

  天渐渐黑下来,“风火轮”院里院外的转起来。蓝天穿梭在左右两个小院,麻利地给花浇水,理理这片叶子,摸摸那支枝干,看看这片花朵,探探那盆土壤,仿佛它们都是她的儿女一般。她对我们说:“它们也是生命,你不爱它,它怎么爱你”。原来,这满院的花花草草长得这般茂盛,尽都是她亲自打理、用心照顾的结果。

  客厅内,一群人在给一个小女孩庆祝十岁生日。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在唱生日祝福歌,小寿星也端了美味的蛋糕分享给我们。小姑娘一定会记得这个温暖而幸福的夜晚。

  哈哈,这里必须要嘚瑟一下。针对我极力推荐老李同学,蓝天说,相对于他,她更喜欢我。期待与蓝天的再会,希望等待的时间不要太久。下一次来,我一定要带朵拉住在蓝天的家——卡蓝花园客栈,弥补小朋友的遗憾,全方位体会蓝天的诗与远方。将地址备忘在这里:拉萨市城关区仙足岛生态小区一区一排5号。

  告别蓝天,她坐在轮椅上在大门口向我们挥手。院内的灯光,使她看起来像一个闪闪发光的剪影。有时候,命运给了你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样去对待它。影片里男主说:“活了半辈子,我就想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有的人30岁就死了,到了80岁才埋。”是啊,有多少人没有理想没有信念,浑浑噩噩地活着,他的精神早已经死亡。多少人面对命运的不公充满了抱怨,多少人矫情的无病呻吟,多少人活得贪婪而自私。可是也有人像蓝天一样,和不公的命运抗衡着。他们追求内心的自由,追寻最本真的自我,坚持自己的梦想,努力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正如《荷马史诗》里写道:既然庸庸碌碌也难逃一死,何不奋起一搏?

  所有的坚持都源于热爱。如蓝天,因为对生活对生命充满了热爱,使她无论受到多少外力和打击,都能成为在最快时间里重新站立起来的不倒翁。如第二十五次进藏的老李同学,因为对这片神奇土地的热爱,使他决定在过去二十年今后二十年都将自己的事业放在西藏,知来藏往四十年,矢志不渝。他们心里都有一股劲儿,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无论遇到了多大的挫折,都能一如既往地追求自己的梦想。不轻言放弃,也绝不妥协,这才是对生活最大的热爱。

  祝福蓝天,祝福我们,永葆一颗热爱的种子和坚持的力量,勇敢前行。

(文中《七十七天》剧照和部分蓝天的照片来自于网络,其余为李平提供和我拜访时所拍。若有侵权,请告知我,会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