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白天,她们辛苦地工作;夜晚,她们独自守孤。为了生存和尊严,她们离开了当初那个令她伤心的家乡,只身一个外出打拼。城市,是她们向往而又无助的煎熬。


-1-

A,认识她,确确地说只是在微信里有交流。是因受朋友托付,送她的孩子去当兵。


知道她单身,是在孩子政审时需要填写父亲的基本情况。


她很不情愿,但为了孩子应征入伍,她说她不得不主动联系她的前夫,一个不求上进,喜欢酗酒,赌博的男人。


她告诉我,离婚就在今年的春节,是因他赌输了,酗酒,回家发酒疯,摔坏了所有的家俱,还把她狠狠地揍了一顿。忍无可忍之下,经与孩子商量,她主动提出离婚,只身一人来到孩子读大学的城市打工。


知道她现在的状况,也甚是同情,孩子“双合格”,征兵通过了。她很高兴,说要来拜访我,我找着借口拒绝,因为担心她带着礼物来坏了规矩。


她想让我把孩子留在本省,说,想孩子的时候,可以方便去看他。


考虑到她目前的经济情况,我建议孩子去西藏。因为有X万元的奖金,所有的待遇是其他同年入伍的X倍。了解到我省去西藏的兵员均安排在海拔X000米以下的地区。虽然远了些,苦了些,但对身体无碍,加上西藏的津贴费也高,即便是服完两年的兵役回来,也能存下不菲的一笔。


她沉默了两天,回话说,孩子愿意去。


知道她很不舍,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偶尔微信她一下,灌输一些部队的常识宽她心。她也会主动微信询问部队的有关情况,孩子一有新的动向和讯息,都会立马兴奋地通报给我。


她说除了在家的老人,没人让他牵挂的了。


微信里,经常见她发一些起早贪黑忙碌着的动态,也经常发一些感叹人生的鸡汤文学。


幸好,有一个在远在军营里的牵挂充实、激励着她。

-2-

B是一位名牌大学毕业生。之前在报室当编辑。因同在一个单位工作的丈夫家暴,她决然离婚,并带着孩子离开了优越的岗位,独自开了一家传媒公司。


认识她,是一个偶然的饭局。他的同乡郑重地介绍了她,我收下她递过来的名片,也记住了这位漂亮优雅的女高材生。


几日后,她来电说,想来我单位来喝茶。


因工作矛盾,我拒绝了。


她要了我的微信,几次约见。我知道她过来想看看能不能拓展一些业务,但我手头上目前没有她所需要的业务,也就未允了。


几番邀约,拒绝多了,自是没有礼貌。


在一个空闲的下午,相约去泡茶。


很随性的闲聊,听她道出了一些工作和生活的酸甜苦辣。


她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书,写作,不喜主动与人交往和交流。但现在不行,必须要主动走出去,去交际人,不然拉不到业务。


公司创立三年来,主要靠自己的诚信做人,介绍业务的都是熟人,有时为了客户的利益,自己亏本或倒贴也是做了。


也会遇到一些不好的人,但她不能喝酒,只好叫老乡来作陪,因为她每晚都要准点回家陪伴孩子;也有些人故意发难,目的是为了多拿一些返点。


她说最让她头痛的是一些架子大、脸难看、话难说的人,这对一个女人,沟通起来确实比较困难。幸好,这样的人不多,打过一次交道后,就不想再跟他有来往了。


她告诉我,在城里买了一套房子,但要按揭到她70岁,想想都有些后怕。也有人向她表露过情感,但总觉得心里不踏实,眼下还是先把自己的公司壮大起来,把孩子带好。


她说:晚上回家,做做文案,陪陪孩子,看看书,也挺好的。

-3-

C是一朋友的前妻,活泼可爱,人也挺漂亮的。不安分的她喜欢尝试去做生意,先是开了一家服装店,后开了一家礼品店,后又开了一个茶馆。倒腾来倒腾去,最终欠下了一笔债务。


同事的原单位离家远了一些,一周难得回家一趟。他们俩感情破裂的真实原因,我至今也不清楚。有说是出轨,到底是谁先?两个人在我这儿的说法都不一样。我也不好追问,互不串话。


同事净身出户,把房子和车子都留给了她。他说是考虑到自己有稳定的工作,固定的收入,况且女儿还跟她妈生活。她又有外债,总要让她在城里有个安身的地方吧。


她不想离婚,已经拖了两年了。曾经吵过,闹过,甚至同在一村的两方家长都到了怒目以对的地步。


她哭着说,最苦的日子都陪伴了他。现在小孩大了,他回到我的城市里了,双方都安定下来了,却要离婚,她想不通。


每天早上都要送女儿去上学,晚上接回来,一天都不能耽搁。


每天都想着怎么去赚钱,尽快把债务还清,还想着能多赚一点,让自己过上好日子。


她弟弟心疼她,把自家山林地分了一些给她。她伙同投资建了花圃,种上了花卉。


现在的服装和精品店还在开着,由于资金不足,租了一个小门面,拓展网上销售,利润不是很好。


好朋友XX对她很关心,一起合伙在帮助有关厂家做专利申请,期待有好的结果。


我说,你才三十几岁,一边打拼一边留心点,遇到合适的,就把自己嫁了吧。


她微微扬了扬眉角,笑着说,也想呀,但现在还真没有这个心事,赚钱才是最重要的。

-4-

D是一朋友的远房亲戚。离婚后,从山沟沟里跑到城里来打工,孩子随了他前夫。


因偶尔的聚餐,朋友会叫她开车保障一下,饭桌上便也就认识了。


离婚的原因不详。


主要从事女性保健仪器的推销和女性保健项目,同时也在做钢材的销售工作。


她说,现在生意很不好做,没什么利润,勉强糊口。


去年的一天,她托我朋友询问我在江苏某城,有没有熟人。因一客户拿到货后,以种种借口耍赖,不想付款。


一次开车回老家,路过一小镇。一骑三轮的大爷刹不住车,直直地撞到她车,老人倒地旧伤骨折。报警后,她被判担负80%的责任。陌生的小镇,求助无门,硬生生地被讹了3万多块。她很生气,但没有办法。


后来听朋友说,她出了点“事”。是在做销售钢材时,遇见一男性“贵人”帮忙,介绍了许多单子。一来二去,便跟这个“贵人”熟了。几次交往后,便睡到了一起。


后来这事被“贵人”的妻子发现了,一家人跑上门闹得很凶,几番调解,中断了往来,但业务也停了,颜面也丢了,她只好搬到城市的另一处。


孩子在前夫家,偶尔回去,想跟孩子在一起多一些时间,都被否定。有时只好跑到学校,站在窗户外面偷偷地看孩子。孩子的事,让她很内疚,也很苦恼。


她说她最怕夜晚,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不知道干什么,想孩子又不能联系,也总不能老是缠着闺蜜,因为她们都是有家室的人。


她说她习惯了搞卫生,每天晚上开着音乐,把房间卫生整了又整,直到累了睡去……

-5-

E长得活泼可爱。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姑娘。多年前在她一个亲戚家吃饭时见过一面,后来就没了音讯。


再见时已是五年后,她的这个亲戚来城里办事,我请吃饭。她亲戚把她叫了过来,原来她来到城市打工。


一如的活泼可爱,无拘无束地吃着她爱吃的菜。才知道她原与本镇的一男孩恋爱,由于门不当户不对,男孩在家长逼迫下最终还是离开了她,她伤心地随着闺蜜来城里打工。


两年后的再见面,同样是她亲戚来城里办事,吃饭时,她亲戚叫来她。但她已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一个离异的母亲。


我诧异地问及,她却呵呵地说:因前男友深夜给她发了一条微信,被他前夫看见了。


她说跟前男友分手后就再没见过面,但前夫就是不信,总是疑神疑鬼,成天盯着她,时不时地讽刺她、挖苦她,她说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三天两头地吵架,甚至打架,最终离了,孩子随她前夫。


去年,因公事去她亲戚那边。协调完事情便被留下吃饭。正巧她来亲戚家串门。


才知道她已经回到县城,问及近况,她没吱声,只是热情地招待我们吃菜,喝酒。


几杯酒下肚,她亲戚说出了实情。


她父母老实巴交,很宠她,也养成了她的任性。姑娘心地善良,回县城后认识了一位比她大许多岁的男人。


这个男人虽然对她很好,但有家室。刚开始时她父母死活不同意,但她坚决要这样,最后父母也拿她没办法。


后来,那个男的老婆和小孩也知道这事,也都默许了,但这终究不是一回事。说到这里,她亲戚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低着头,默默地吃着菜。

【后记】在一个偶然的遇见,引起了我对这个群体的关注,但不便去深入了解她们的喜怒哀乐,唯简要地记录了这5位单身妈妈的故事。真诚地祝愿她们能早日实现个人的理想,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谢绝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

2018年8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