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一班同学,有不少是都是新中国的同龄人。1963年9月考入原江苏师院附中初一(1)班,1966年6月毕业,因故到1968年12月离校,成为“老三届”的一员,至今五十年了!

今年年初,为纪念离校五十周年,在全班同学的支持下,制作了美篇影集《我们这一班》,展示了离校年间,我们班级以及同学之间的大小聚会活动。本篇是《我们这一班》续集主要是我们这一班2009年的共庆“花甲”华诞2013年5月的同进母校“缘圆五十”的两次特别聚会花絮。

  第一次是共庆"花甲"班级特别聚会。

2009年10月,在举国上下共庆新中国六十华诞之际,我们这一班同学迎来了自己的"花甲"大庆。经过几位热心同学的筹备,特地定在本班不少同学插队务农的第二故乡昆山举行。10月4日上午,市区的同学在乘车处《苏州日报》社大门前合影留念。
左起:钱立凡、潘庆德、郭明蕴、顾君璞、刘久华、张叶珍、赵人琳、任毓芬

沈安华、程铿

沈安华、冯祖嘉、俞解民、程铿

丁大同、冯祖嘉、李亚民、毛果伟

聚会安排在昆山著名的马鞍山景区(亭林园)西面的原昆山银桂山庄,这里曾是昆山市政府的实事工程,一个养老机构示范基地,今天已经夷为平地,据说即将建造昆山博物馆。

  

这次聚会是从茶话会开始的。
沈安华、李亚民。

老同学相见就有说不完的话。
钱小贤、顾君璞。

王静贤、邹幸

张叶珍、潘庆德

钱立凡、赵人琳

刘久华、任毓芬

毛果伟、程铿、陈禹绩

顾君璞、刘久华,她们曾经同桌

顾敏、邹幸也曾经同桌

遗憾的是,这次聚会之后有两位同学因病先后离世了。

他们是蔡亚坚(左二)、秦建伟(左三)

朋友来了有好酒,如此隆重的聚会自然也少不了美酒佳肴!

茶话会结束后,聚餐开始了!

朱大年、毛果伟、丁大同

同学们举杯共庆"花甲"华诞

在昆山工作至今的钱小贤同学,是此次聚会的召集人之一,
她满怀深情举杯欢迎同学们到来

她们曾在昆山县石牌公社毛许大队插队务农。
潘庆德、张叶珍、濮幼玉、

他们曾经在昆山县石牌公社东西大队一起插队务农
朱大年、程铿、毛果伟、丁大同

他们在小学时代就是同窗好友了!
钱小贤、顾敏、沈安华、丁大同、陈禹绩、顾君璞、赵人琳是沧浪实小的同学

咸胜伟、邹幸夫妇自然心情格外激动,
在热烈的气氛中喝起了“交杯酒”

这五位同学都在医疗岗位上作出了优异的业绩,如今都是专家教授级的“白衣天使”
毛果伟、吕国萍、钱小贤、王静贤、朱大年

这几位同学是教育工作者,
是受人尊敬的“人类灵魂工程师”
他们是
邹幸、顾敏、钱立凡、郭明蕴、朱大年、陈禹绩、濮幼玉

顾敏、钱小贤和丁大同是班级同学聚会的发起人
多年来他们为每一次班级聚会辛勤服务,
同学们为他们举杯致谢,辛苦了!

“与新中国共庆六十华诞”的蛋糕被隆重推出,

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了……

与会的“花甲”老人返老回童,

围着蛋糕齐声唱响“祝你生日快乐”之歌

受在场全体同学之托,俞解民开始切分蛋糕
衷心祝愿同学们身体健康,阖家幸福!

聚会之后来到银桂山庄边上的马鞍山前合影留念
让昆山见证同学们难忘的聚会
让时光留住人生中珍贵的一刻
左起:邹幸、吕国萍、赵人琳、潘庆德、钱立凡、张叶珍、顾敏、郭明蕴、任毓芬、刘久华、濮幼玉、钱小贤、顾君璞、王静贤

左起:咸胜伟、丁大同、冯祖嘉、秦建伟(已病故)、李亚民、蔡亚坚(已病故)、朱大年、毛果伟、俞解民、陈禹绩

2009年10月我们这一班共庆“花甲”华诞的特别聚会,
在昆山市的新世纪广场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第二次是2013年的同进母校“缘圆五十”班级特别聚会。

时光飞逝,一晃进入了2013年。
这年春节,几位同学在给班主任钱振邦老师拜年时,说起我们这一班同学是1963年入校的,就萌生了举办一次“入校五十年”为主题的班级特别聚会想法。之后,分头征求了班级其他同学的意见,很快得到了大家热烈的响应。风风火火的钱小贤马上整理了自己收藏的部分同学会老照片,以《半个世纪的友谊》为题制作了一份PPT,分发给一些同学传阅。
为了办好这一次不同寻常的同学会,顾敏、丁大同、张祖信、毛果伟和俞解民几次商议,力求把这次同学会办好,要超过以往的同学会。

此次聚会定因有同学要出国,就定在2013年5月26日举行。
第一项议程是参观母校校园,并合影留念。

5月26日,原来天气预报有中到大雨。令人高兴的是那天上午无雨,也许善解人意的老天被我们五十年的真情感动了,成全了我们在母校校园里合影活动。
一早,丁大同大包小包的到了母校,不仅带着摄影器材,还带来了塑料座椅,拍摄合影用,他想的真周到。上午9时后,同学们也陆续走进了母校的西花园新开校门。

同学们陆续来到。钱小贤同学是由丈夫开车从昆山过来的。在南京的邱莎莎、昆山的濮幼玉也来了。还有女同学吕国萍、钱立凡、张叶珍、任毓芬等。

邱莎莎刚踏进校门,就被女同学包围了,大家相互拥抱,那个亲热劲头就是亲姐妹也比不上

吴国英、钱立凡、方琍生、任毓芬

钱立凡、邱莎莎、郭明蕴

顾敏、吕国萍

男同学张祖信、冯祖嘉、张铎民、沈德等一见面就在校门口拉起了家常。

咸胜伟、邹幸刚从国外回来,夫妇两人有说有笑走进的校门。

顾敏风度翩翩一路走来。笑着与大家招手致意,颇具国际电影节上“星范儿",就差红地毯了

纪念品——“江苏师院附中”校徽复制品

受68届初一班联校友同唱生日歌活动复制校徽的启发,我们班级打算也去复制校徽作为这次活动的纪念品。此事被热心校友初一(3)徐经鑫知道了,他联系了另外一位校友初一(2)的成南军,就把他们活动多余的校徽赞助给我们班级了。

张祖信同学负责给与会同学分发校徽纪念品

合影前,俞解民拿出了横幅,“附中求学同窗缘,真情依旧五十年,1963—2013"红底白字,十分醒目。钱小贤同学抢上一步拉着横幅说,先给我留个影。

钱铤同学在合影前拿出梳子整理头发,被抓怕到了!

丁大同特别忙,他一会儿要调试相机镜头,一会儿还上前去根据同学的身材高低,指挥着同学们排队。钱小贤的丈夫当起了助理摄影。

当30位同学佩戴着校徽分为三排站好,第一排女生手拿横幅,面带笑容——只听相机“咔擦"一声,一个历史性的镜头就这样诞生了。

我们这一班“缘圆五十”的合影

从校园西花园新大门出来,过桥穿过十全街就是著名的园林网师园了。赵人琳的妹妹在这个园林工作,通过她借用了园里的会议室。
顾敏、赵人琳等同学一早先来这里搞卫生,打扫整理了一遍。当大队人马进驻后,李亚民、冯祖嘉、张祖信等同学又忙着布置起来,张挂那条横幅,

钱小贤同学还借来了投影仪,准备放映PPT。不一会儿,会场面貌焕然一新,此次同学会进入一个新的议程。

午饭是预订的盒饭。每一份有荤有素还有汤,确实不错。同学们说这样的午餐简单实惠省时间,纷纷称赞顾敏的好安排。吃着吃着,我们回忆起当年在学校用餐的故事来,班里有些同学是是带米到学校蒸饭的。在淘米时,常常有米粒遗漏在水槽里,积少成多,眼看白花花的大米流入下水道,实在令人心痛。于是,学校里发起了捞米活动,我班同学积极参与。每天早上各个班级的志愿者轮流值班,不时把水槽底的大米捞出来,不让它被水流带走。捞起来的大米,再送到学校的饲养场喂猪。物尽其用。如果放在今天,也绝不是小题大做,粮食来之不易,“粒粒皆辛苦"啊!

盒饭里一样配菜是土豆丝。有同学就联想起生物课童光宇老师给我们讲植物细胞质时,用不温不火的方言说道:“一只洋山芋(即土豆),摆拉水里厢五日天,奈(拿)出来还是梆梆硬的么"这段话,班级里不少男生都会模仿,张祖信学得最像,当场他学着童老师的腔调脱口而出,引来一片笑声。

吃好饭,我们开始放映PPT《半个世纪的友谊》
银幕上一幅幅老照片,把全场同学带回那个时代。五十年的岁月,不要说有时认不出别人,估计连自己都难以辨认,在一片“这是谁"“是我吗"的七嘴八舌中,同学们找回了青春岁月。

我们这一班,当时在钱振邦老师的指导下,全班同学齐心协力,德智体全面发展,在学校里事事敢于争先,取得了不少荣誉。一张老照片就是一个证明!
那是初二下学期以总分136分高分取得校运会初中部团体冠军后,我班参赛运动员与班主任钱老师、体育课袁老师的合影。张祖信插话说,那次校运会顾敏同学不得了,跳高跳过了1米30,达到二级劳卫制标准!咸胜伟同学真厉害,400米赛跑超过了高于我们的初三长跑健儿欧公亮。不要小看个子小的丁大同,他是三级跳远运动员。别以为身材苗条刘久华是舞蹈演员,她是推铅球好手,他们都为班级冠军奖杯里灌注了自己的汗水。一时在场的其他同学纷纷穿越时空,回忆起自己参加过的体育项目和取得的成绩。
我们班级还有过“飞机迷"、“坦克迷"、“诗歌迷"。很多男同学都是“无线电迷"。张祖信同学在制作矿石收音机方面有比较深的研究和实践,曾在国内权威杂志《无线电》1966年第一期上发表文章,我们同学都引以为傲。

这是我们这一班唯一的一张班级同学集体照,是前面提到的1965年春季校运会后,我班参加校运会的运动员和班主任钱老师、体育袁老师一起江苏师院附中东操场合影。

后排左起:丁大同、蔡亚坚、程铿、咸胜伟、李亚民、徐红军、俞解民、张祖信、冯祖嘉

中间左起:顾敏、柴懿葆、邱莎莎、钱振邦老师、袁子枫老师、刘久华、方琍生、顾君璞

前排左起:赵人琳、濮幼玉、王静贤、吴红秋

我们这一班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平时男女同学之间缺乏主动交流,关系一般。记得班主任钱老师为了消除男女同学的隔阂,曾经将单人的课桌椅合并起来为双人座,男女同学搭配坐,俞解民曾经与钱小贤是同桌,顾敏说她是和冯祖嘉同桌,丁大同的同桌是钱立凡,会议室里再次热闹起来,大家相互寻找过去的同桌。

正在此时,一旁很久没有发言的钱铤同学开口了,他说,有一件事已经压了48年了,他一直想打听。前几次同学会上,话到嘴边了又缩了回去,今天一定要问个明白。热闹的会议室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都很好奇,究竟他有什么秘密呢?
钱铤同学不紧不慢地说,初三那年有一天,有同学在他的课桌里放了三本书,都是有关学习雷锋的书籍。还有一张没有具名的纸条,要钱铤同学向雷锋同志学习,争取更大的进步。当时钱铤分析这件事一定是班上的女同学做的,就是不知道是谁。由于男女同学有隔阂,再加上害怕被其他男同学知道后起哄,他不敢在班上公开这件事。
——她是谁?

钱铤话音刚落,会议室另一角的金学琴同学平静地接着说,这是她做的。原来,金学琴同学当时是团小组长,班级团支部有布置,要发展非团员入团。钱铤同学那时还未写过入团申请,于是她就主动关心他。原来是这么回事。实际上是一件很普通很正常的工作,由于缺乏交流的气氛和环境,就变得那么神秘,以至于相隔近五十年才真相大白。

茶话会的高潮是同学们请咸胜伟“交待”当年是如何追邹幸的……

同学们听得津津有味

生老病死本是自然规律。有时似乎很遥远,好像与己无关。但是,如果是发生在自己的身边,就显得十分残酷。看着一页一页的老照片,五十年间,我班先后失去了五位男同学。这位蔡亚坚同学在参加此次活动的来年春天去世了,今年春天秦建伟同学也因病离世,他们的音容笑貌还是那么熟悉。

在对逝者表达了深切悼念之情之后。祝愿我们这一班的同学,要珍爱自己的身体,倡导健康的生活方式,注意适当的锻炼和保养,尤其是保持良好的心态,不仅要身体健康,更要身心健康。

五十年前,在班主任钱老师的引领下,我们班级就是一个充满了爱心的集体。有同学家庭经济困难,每学期开学钱老师总是悄悄地为她垫付学费。班上哪位同学学习生活有困难,就会得到其他真心的帮助。如果有谁生病在家,会有同学上门看望,帮助补课。有一年,朱大年同学不慎摔坏小腿,我和班级里几位同学天天轮流去背着他上学。时光变迁了,我们的爱心依旧。在蔡亚坚、秦建伟身患重病治疗之时,同学们都以各种方式给他们送关爱,送鼓励……

在回首往事之际,我们不会忘记——

振华女中的先贤王季玉先生

江苏师范学院附属中学的校长徐天放先生

我们这一班的班主任钱振邦老师

还有我们这一班各课的任课老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而同学们聊的话题越来越多。是啊,五十年的真情,五十年的友谊,岂是这几张照片,几行文字或者几句话所能包容和表达的?

时光不早了,路远同学陆续告退。天底下没有不散筳席,却有永远的友谊。

2018年,在我们这一班同学离校五十周年之际,我们这些同学即将一起步入“古稀”老人行列,但愿《我们这一班》一幅幅历史性的定格,能给你带来美好的回忆,伴随我们一步步老去!

衷心祝愿我们这一班同学健康快乐,阖家幸福!


江苏师院附中 1966年初三(1)班集体创作

编撰:俞解民

摄影:丁大同 俞解民 (部分图片取自网络)

2018年8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