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父亲生前总是用这句话告诫我们。父亲一生善良,为人正直,无私,诚实守信更是让人敬佩。他最喜欢鲁迅先生的话:伟大人格的素质,重要的是一个诚字。正因为如此,我从小就知道做人要讲诚信。不能说谎。如果十二年前你问我:说过谎吗?我会毫不犹豫的给你答案:没有。可是,后来我再面对【谎言】这两字时,我有的不是羞愧,而是心痛。

那是不堪回首的过去,2006年春,记得那个春天是我有生之年过的最长最难的一个春天。星期六,(我双休日大多去父母亲家,因为姐弟四个,就我离得父母家近)我照例去看父亲母亲,约有半月了,父亲说吃饱胃里胀气,吃了健胃消食片就好,我也曾提议去医院看看吧!一向刚强的父亲说:没事,没事!可能受凉了。说孩子们都忙工作,不要告诉他们。想想,后悔莫及啊!我进屋后,发现父亲脸色不好,母亲说:早饭吃了一点点。这样子已经一周多了!我立刻打电话给二姐,可以说是绑架一般将父亲送到医院。挂号,问诊,做造影,喝钡餐。。。。。。别的病号一会就从投影室出来了,给父亲拍片的工作人员正拍,侧拍,说再拍。。。。。。父亲担忧的看了看陪在身边的我和二姐。我心头一紧,不详的预感在心头蔓延。终于拍完片了,小护士说了一句:怎么才来医院!我惊呆了!差点坐地上,双腿发软眼泪一下子盈满眼眶。我们陪父亲在走廊等待结果。。。。。。。漫长的半小时啊。我眼睛一直湿湿的,不敢和父亲对视。又不停地说着宽慰父亲的话。回到专家门诊,(二姐夫已经提前嘱咐医师不能让父亲知道结果)医生只是说老爷子,你的病情不要紧,幸亏来的早。只要做手术了,就没事的!父亲手颤抖了,我第一次感受到父亲的脆弱,恐惧在蔓延。说也奇怪,一向从不说谎的我,从那一天开始,说谎了,而且面不改色。我们当时也不知道父亲怎么听到了食道癌这个词,他说:你大大当年就是这病,休想瞒我!他说我不怕,人早晚都是要走的,千万不要让你母亲知道。我也不知道怎么想到食道狭窄这个词,说医生都说了,发现早。没事的!父亲苦笑了!傻闺女。我早就有心理准备!说好了,帮我圆个谎,决不能让你妈知道。

后来,大姐建议去大城市给父亲做手术,贲门癌的早期症状早期贲门癌的表现,往往是上腹部和胃部的不适,微痛,烧灼感,常有消化不良和食欲减退,这些症状往往间歇出现,可逐渐加重或者是相互转换,吞咽困难出现较晚,其程度远远比食管癌较缓慢,有些病人直到病程的晚期,也没有严重的吞咽困难。局部出血是贲门癌很常见的现象,一般是轻微的,或者是少量的出血,也有大量出血者。说服父亲做手术,我们兄妹可是没少费心思,父亲开始执意不肯做手术,说花了钱,遭了罪。这病神仙也没招。一而再再而三,最终,还是父亲妥协了。从父亲去医院检查那一刻起,母亲的焦虑不安可想而知。父母一辈子恩爱,从没红过脸。因为我排行最小,母亲也最偏爱,所以哄骗母亲的任务就交给我了。

从父亲做手术到病逝,三年之间,我记不清说了多少谎,对父对母,那时候起,才真正理解:善意的谎言。为了减轻二老心里痛苦,真无奈啊!

父走后,母亲的话让我刻骨铭心:你父亲的病我俩心知肚明,明知孩子们瞒着病情,却假装不知。他走了,解脱了!多次与父梦境相见,父亲都说:理解你(你们),你(你们)的谎言背后是最大的孝心。愿天堂的父亲再无疾病困扰,愿他老人家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