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书写/无界

十五岁的时候,
等待十八岁。
十八岁的时候,
渴望二十一岁。
二十一岁的时候,
想念十五岁……
那些想要拥抱未来的日子,
在生命的长河里熠熠生辉 ​。

“心动是什么?” “如扁舟泊岸,羁鸟归林,夏蝉落枝,你全然归顺于他,从身体到灵魂,都得以栖息。”

往后余生,

风雪是你,平淡是你,

清贫是你,荣华是你,

心底温柔是你,

目光所至,也是你。 往后余生,

陌路是你,浮云是你,

怀里微风是你,惆怅是你,

夜里星辰是你,一往情深,

也是你。 往后余生,

回忆是你,无言是你,

酒里忧愁是你,柔情是你,

心里荒凉是你,四目相对,

也是你。

我以前听说“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的时候是嗤之以鼻的。我认为海有舟可渡,山有路可行,此爱翻山海,山海亦可平。也坚信“郎心自有一双脚,隔山隔海会归来”。后来我才知道,在跋山涉水时,在渡海越岭时,早就失散,再不复还。“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山海亦可平,难平是人心。”

一个人的记忆就是座城市,时间腐蚀着一切建筑,把高楼和道路全部沙化。如果你不往前走,就会被沙子掩埋。所以我们泪流满面,步步回头,可是只能往前走。

我想去远一些的地方,去看看柔丽的山,清冽的水,在旅途上和同座聊聊梦想,谈谈生活,交换爱人的名字,天地辽阔四处皆可流浪,若你应允,我最想抖落一身星光,从此长眠于你心上 ​​。

不如我们就这样,倒一壶酒,把余生惨惨淡淡,温温吞吞喝下去,辛酸啊,怀念啊,欢呼和青春都一干而尽,就这样将将就就也算一辈子。

回忆这东西,真的能让一个人变成精神病,前一秒,还是嘴角微扬,这一秒,却湿润了眼眶。

“我每天都在错过。错过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错过最空的那一班公车,错过差一点就能遇见的人,也错过最想要一起走到尽头的人。”

你是我饮过最浓的酒,

是我大口大口吞下,

从喉头滑过的温柔,

却止步于唇畔的醉。 你是我的想而不能,

爱而不得,

是我的可遇不可求,

是我年复一年,

藏在枕下的春秋大梦。 你是落在水里的云,

是我费尽半生都打捞不起的心动。

跟我走吧,

忐忑给你,

情书给你,

不眠的夜给你,

四月的清晨给你,

雪糕的第一口给你,

海底捞最后一颗鱼丸给你,

手给你,

怀抱给你,

车票给你,

跋涉给你,

等待给你,

钥匙给你,

家给你,

一腔孤勇和余生六十年,

全都给你!

我爱山间的清风与广场上的风筝,午夜的马路和清晨的粥铺,已经走远再也不会回头的你。

相遇是春风十里,原来是你,相爱是山长水阔,最后是你。

我也曾年少轻狂幻想一世琴棋书画诗酒花,可繁华落尽生活只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我没见过在六月纷飞的大雪,没见过把兰州喝醉的情种,也没有见过为我翻山越岭而来的你。

我也想为你酿一首诗,落一场雨,从南到北,不远万里,献出清晨里第一颗露珠,带着满身的晨光,却留不住你。

我将这小城里的春夏秋冬又走了几遍,突然就没有了流浪的力气,所以远方被藏在小巷里。

我见过春日夏风秋叶冬雪,也踏遍南水北山东麓西岭,可这四季春秋,苍山泱水,都不及你冲我展眉一笑。

愿山野都有雾灯,你手持火把渡岸而来点亮我孤妄的青春,此后夜车不再驶往孤站,风雨漂泊都能归舟。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你是岁月的荒凉,是浩瀚苍穹的遗憾,是世事沧桑的魂牵梦绕。 后来踏过万千华灯璀璨,走过人声鼎沸的四衢八街,才知你城不是我城,你所爱一生并非是我。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