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心先生说: “没有审美力是绝症,知识也救不了”。

现在很多人穷, 穷的不是物质, 也不是文化, 而是审美。

没有恰当的审美, 生活剥露出最务实最粗俗的一面, 越来越追求实用化的背后, 生活越来越无趣、越来越枯萎。


丰子恺先生亦曾说: “人欲有五: 食欲、色欲、知欲、德欲、美欲”。 可见, 审美的欲求是人的天性, 也是生命品质的一部分。

南宋理学家朱熹曾有诗: 半亩方塘一鉴开, 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那得清如许, 为有源头活水来。

审美力, 正是你我生活的“源头活水”。 迷于名利、与世沉浮的人, 心里自然没有“天光云影”, 他们的大病就是精神生命的枯竭。

  一个懂得审美的人, 就不止是生存, 而是在生活了。

一块石,一段竹, 一团泥,一根木, 从现实眼光出发, 其价值并无多少, 但本身的质朴总能让其绽放艺术之光辉。

直抵人心的美, 何须以繁冗的外表为夸饰, 简单洗炼,天然冲夷, 才更显出动人神韵, 这便是极简。

恰到好处的净, 妙到分毫的境, 极简近乎禅, 可感受,不可语。


《道德经》中说: “万物之始,大道至简,衍化至繁。” 极简也是这样, 以简单到极致为追求, 感官上简约整洁, 品味和思想上更为优雅。 虽简约,却不简单。

生活中, 我们总是兜兜转转, 从多彩到无色, 由繁复至简单, 于喧嚣归寂静 待真正静下心来, 才发现其实极简才是极美。

就像八大山人的画, “墨点无多泪点多, 山河仍是旧山河”。

一鱼,一鸟,一树, 一花,一果, 甚至一笔也无, 只盖一方印章, 便成一幅画。 干净简练, 似是而非, 极具禅意。

就像张岱的《湖心亭看雪》: “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不到两百字的文章, 写尽了湖山雪景的迷蒙混茫, 西子湖畔的风姿神韵, 呈现出一幅素净的水墨丹青, 空灵晶映, 藏冰雪之气, 含无穷意味。

最高级的审美, 一定是极简。 素到极致、简到极致、净到极致, 都让人心底安详、心生禅意, 内心深处复归于最本真的、永恒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