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兄弟姐妹是父母去世后留给子女的最大财富。 这人陪你走完整整一生,在最危难的时候携手共度, 血浓于水,父母会逝去,婚姻可能有变故,而手足是儿时的玩伴, 青春期的密友,人到中年的顾问,老年的知音。

很长时间就想做一个我和妹妹从小到大的纪实美篇,因为小时候的影相很少没成行,这次借着荷花做背景再好不过了!

我最感谢父母生了我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我们家姐弟四人手足情深,尤其是我和妹妹情深意重,我和妹妹有个约定:小的时候我照顾她,我老了她养我。

妹妹出生那年我十一岁,她的到来一下就打乱了平静的生活。我小时候身体不好 ,母亲老给我算命,算命的先生每次都说我十二岁之前有砍儿,母亲怕我夭折占不住,就四处领我看病,对我特别重视,妹妹的出现一下子对我就不一样了。

每天放学母亲都让我看妹妹,因为母亲上班,妹妹三岁那年母亲突发奇想让我休学一年在家带妹妹,当时我刚上初中一年级,我那个“恨”妹妹,我扭不过母亲无奈的带了一年孩子,第二年我因为个子太高不愿意留级直接上了初二等于跳级了!可想而知数学落下了一年就像鸭子听雷,我就更“恨”妹妹,也没少在她身上出气。

直到有一件事情的发生,是在妹妹三、四岁的时候,我看护妹妹玩,突然看到路上有牛粪,我们那个年代上学放寒假必须捡够学校规定的多少土篮牛马粪,开学不把牛马粪交上老师不让上课。我就让二弟看妹妹,我去捡粪。二弟把妹妹放到炕群柜上摞的枕头上当马骑。妹妹从枕头上滑落下来正好撞到窗台上的花盆上,额头缝了八针,现在还有疤痕。

这件事以后我再也不“恨”妹妹了,好长时间老做梦看见妹妹满脸是血,一看到妹妹额头上的疤痕我就偷偷的流眼泪。再也不会放手妹妹,我走哪带妹妹到哪,她也和我更近了。两个弟弟搞恶作剧欺负她我会偏心妹妹替她出气。

妹妹跟着我玩也遭了不少的罪,我也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有一次我掏裆骑自行车带妹妹,她在后面坐着什么时候掉地上了我都不知道还猛蹬呢,发现妹妹不见了,回头一看被后面上来的一群羊给淹没了,只能听到妹妹的哭声 我赶紧撂下自行车跑回去捡起妹妹接着还骑。

我对妹妹百般呵护,有什么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吃都给她留着,妹妹也很乖,整天跟在我的屁股后面,妹妹有好吃的也第一时间就分给我一半,还最听我的话。

我曾经以为是妹妹夺走了我的爱,实际上幼小的妹妹也在潜移默化中学会了分享,并给予了我更多的爱。妹妹早已习惯有好的东西要分一半给姐姐。也许这就是有关血缘的微妙与神奇,将两颗相互牵挂的心紧紧连在一起,永远不能分离。

后来妹妹长大了,我望着她蹦蹦跳跳上学的背影,突然怀念起妹妹小时曾经是那么可爱、懂事,以及那么多年来有关妹妹成长的每一个瞬间。那些温暖的回忆像幻灯片一样在我脑海中清晰放映。

再后来我离开家参加了工作,最挂念最想念的也是妹妹。每次我回家她就不出去玩了,寸步不离在我的身边。记的有一次我好长时间没回家,星期六妹妹就跟一个熟人来到清原,那时我住宿舍单人床,妹妹和我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妹妹睡着了也是满脸的笑容,第二天带她吃冷面,还要了一盘花生米。又带妹妹去照相馆拍了宝贵的姐妹照。到周一回家时,妹妹不想回去了,我说:“不行啊你还要念书呢”,那也不去火车站,后来我给了她五元钱巨款才勉强同意回家。那年她十岁我二十岁。

  我成家以后,妹妹在清原三中读书在我家住了一年,每天起早给她做饭,爱吃什么做什么,晚上还要督促妹妹学习,妹妹当时不太爱学习,看看书就睡着了,有时灯开到天亮,浪费了不少我家电费。

妹妹在丹东农校毕业后分配到烟草。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就是不着急找对象,把我急的都睡不着觉,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我东奔西颠的到哪都巡摸有没有好小伙给妹妹找对象,眼看妹妹都27岁了,她还是挑三拣四的,因为这事我俩吵过闹过摔过电话,过后我还是没脸没皮的管。真是有福不怕晚,妹妹和妹夫一见钟情,算是闪婚,先结婚后恋爱,看着妹妹的婚姻有了着落,我的心里喜滋滋的总算没白操心费力。

在我的一手操办下妹妹结婚了,我带头拿出自己的全部私房钱,家人和妹妹、妹夫共同筹款买了个两居室的楼房。妹妹婚后非常幸福,妹夫每天下班第一时间飞速回家,上楼梯都是跑着上。有一次妹夫去营口出差买来了妹妹最爱吃的大螃蟹 ,因为母亲不吃海鲜,妹妹给我送去三个大螃蟹,我们一家三口一人一个眨眼的功夫就进肚了。过了几天我才知道妹夫一共就买四个螃蟹给我们送来三个 ,并且妹妹当时还怀着孕特别爱吃螃蟹,我知道后眼泪都要出来了,想抽自己的嘴巴,怎么这么不长心也不问问买几个就知道吃,同时我感动的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妹妹和妹夫特别招孩子们喜欢,侄女外甥女都爱去她家吃饭,至今我女儿还时常提起心中的最爱就是小姨夫做的红烧海兔。

妹妹刚结婚不久我在沈阳医大二院做了一次小手术。当我被推进手术室时,妹妹眼睛通红满脸的泪水,我本来也没当一回事 瞬间感觉到有妹妹在心疼我挂念我的温暖。

我和妹妹都在烟草公司上班天天见面,我退休后几乎天天通电话,说实话和女儿都做不到。女儿没有那些时间理我的。

父亲在世时身体不太好,父亲退休二十多年住院已成了习惯,我们兄妹几人在护理父亲时争先恐后,特别是妹妹付出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担起了主护理的重担。

由于我们烟草行业特殊规定2007年我就内退了,妹妹怕我上火不适应,那些日子她天天确认我在干什么,让我去她家吃饭。还和妹夫一起专程陪我去山东旅游,看我比较稳定才算放心。

我身体有一点小毛病,妹妹就催我去医院,我大大咧咧的不当事儿,直到我看了医生没事为止。

我有一个忠实的“粉丝”那就是妹妹,我做什么事她基本上都认可,发个朋友圈都是点赞留言鼓励我。有时候出去活动了回来没动静,妹妹就会问我怎么没发照片。我说老发别人该烦了低调点,她哈哈大笑:“姐,你现在想干啥就干啥,咱也不是有地位有身份的人,咱就是老百姓,自己高兴就得”。我想也是干嘛在乎别人。

我和妹妹在一起几十年,开心感动的事儿举不胜举。

我和妹妹相互见证着彼此的成长。在同一片蓝天下感受同样温暖与幸福,开心快乐一起分享,伤心痛苦一起分担。

我和妹妹相差十岁,小的时候你让我想把全世界给你。

长大了!妹妹也想把全世界给我。

回想从妹妹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到如今人到中年的从容淡定,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相伴走过了这么长的岁月,拥有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在这点点滴滴回忆中我们彼此更加珍惜这份姐妹情。

摄影:雪豹(新手)

出镜:春暖花开

三月的风

文字:春暖花开

地点:北三家翠园

清原高中

时间:2018年8月3日

2018年8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