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 片 / 网 络

(无 体)

背景音乐/《秋江夜泊》

不需记起,永难忘记——2015年8月3日上午11时,父亲抛下一切,魂赴黄泉。兄长一通隐晦的电话将离开父亲所住医院九天的我叫回家。虽心有预感,也只是想父亲病情加重而已,却不想,进门面对的是一面遗像,一个方盒。那一刻,没有眼泪,只有震惊,只有不解,难以相信眼前所见,无法理解它意味着什么样的现实。直到有人把纸钱递到我手上让我魂归其位。小心翼翼抱起那一抔骨灰,它是那样轻,却是那样亲——它是父亲骨肉所化,我睡眠的父亲。明明分别不到一旬;明明说好乖乖养病,一个月后再见;明明向我要保证一个月后一定要回来看他;明明……却一霎这样阴阳两隔。那一刻才知道什么是痛彻心肺,什么是痛断肝肠!想知道,世上是否真有天堂、人间、黄泉三界?想知道,灵魂是否真得可与躯体分离,自由轮回?想知道,若有三界,入了黄泉是否可消除人间肉身的一切病痛?否则,父亲,谁来侍奉您左右?想知道,黄泉是否真有奈何桥、孟婆汤?否则,离开家人,您想念难耐时,谁来开解慰怀?想知道,进入黄泉,虽未轮回,可也算新生?否则,您一介老者,孤独一魂,谁来照顾? 世人常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可要多少年才修得一个生命赐予另一个生命? 父亲,您到了另一界,该知晓了人之来去,是否可以告诉女儿?可是,无数遍的问,您没有一个回答。看我数月浑浑噩噩失去一魂三魄,也不见慈颜再现。任我万唤千呼,唯有一炷香、一长恸而已。 今日是您离去三年的周年日,天也知晓,落了一阵潇潇雨。父亲,观景触情,女儿的思念与倾诉,您可听得?



祭父三周年



一片青空雨洗新,梧叶飘黄又秋临。 不觉光景倏倏过,斗转星移已三春。 蝉咽何言安萧瑟,心绪回旋无处沉。 换盞斟茶敬严父,热汤泼手始惊神。

堂前旧设今还在,不见慈威座上人。
诲谆谆犹在耳,垂手恭听又不闻。
明暖暖见慈颜,欲待相亲又不见。
此情如梦还如醒,慈颜慈训皆成幻。
早已不在堂前坐,移座迁居一孤坟。
杨萧萧长作伴,蒿草离离护土墩。
未知幽居身入土,和风伴雨可安魂。
记昔日天伦满,膝前撒娇喜还嗔。
记女儿常耍赖,棋技不长赖技深。
记庭前亲植树,遗忘旧路旧家门。
小园菜蔬今犹盛,庭外石榴花犹发。
年年今日盼相聚,纸烟轻起泪染颊。
谁知冥界通钱币,谁晓阴身恋酒茶?
谁解灵魂可有泪,谁见魂魄可回家?
谁痛亲身居幽处,谁料离魂远天涯?
两界分明在一日,一朝行远隔阳阴。
悲渐平复痛渐愈,何以临风泪染襟。
人言前世恩情种,修来今生父女亲。
满头乌发尚未白,何堪匆匆一病休。
父去儿心泰山倒,生忍抛离掌上珍。
每羡乳燕归巢暖,自此浮萍荡无根。
父疼小女疼难继,儿恋父恩父难寻。
廊下执棋虚父位,窗前翻书无父身。
捧茶难再递父手,开坛不见把酒闻。
新桃旧符年年换,年年不见旧墨痕。
陌上新柳年年发,不见父行前后村。
当年经历心头痛,人生长恨今始觉。
身来魂去犹似梦,前世今生又一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