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思念,五十五年同学情。

2018.08.03 阅读 1507

  岁月如梭,青春如歌。回眸凝想,那是五十五年前,九月的第一天,我们十一名女生和二十九名男生,走进了母校红楼的同一间教室,开始了五年的同学生活。其实我们彼此之间并不陌生,因为我们中的绝大多数,来自母校的试三(1)、试三(2)两个班。早在三年前,我们就是西花园生化楼楼上楼下的邻居。班里只有四位新同学,他们是来自市三中的尖子生。新朋老友很快就融入了一个新的集体一一江苏师院附中老三届高三(1)班。

  从那一天起,高三(1)班就和我们每个人紧紧相连,息息相关。我们爱她,她承载着我们最美丽、纯真的青春年华,她是我们漫长知青生活中共同的温暖回忆,她是我们给孩子常常讲起的故事,她是鬓角染霜的我们重聚首时展露在脸上的笑容,她是我们一生的牵挂。

为了心中的这份爱,为她制作一本影集吧,记下我们的稚嫩和沧桑,记下我们欢聚的美好时光,记下高三(1)班的你、我、他。

金殿玉 班号1 ,插队昆山, 现居杭州。

陈莲华 班号2 ,插队昆山,现在常熟。

胡园和 班号3 ,插队昆山, 现在苏州。

赵人慧 班号4 ,插队太仓,现在美国。

蒋一平 班号5 ,插队太仓, 现在苏州。

徐美芳 班号6 ,插队昆山, 现在苏州。

王若伊 班号7 ,插队昆山,现在苏州。

郑新仪 班号8 ,插队昆山, 现居南京。

潘青平 班号9 ,插队昆山,现在苏州。

高洁 班号10 ,插队昆山, 现在苏州。

赵元 班号11 ,插队太仓, 现在太仓。

戴荣林 班号12 ,插队昆山, 巳病故。

秦永清 班号13 ,插队太仓,现在苏州。

吕晋瑞 班号14 ,插队昆山, 已病故 。

石四强 班号15 ,参军入伍,现在珠海。

徐天烈 班号16 ,插队昆山,现在美国。

刘荣孙 班号17 ,插队昆山,现在苏州。

王魁兴 班号18 ,插队昆山,现在苏州。

朱润祺 班号19 ,回乡务农,已病故。

鞠天生 班号20 ,因病留城,现在苏州。

潘令闿 班号21 ,插队昆山,现在苏州。

顾震 班号22 ,插队昆山,现在苏州。

马润杰 班号23,插队昆山,现在苏州。

马根元 班号24 ,插队昆山, 现在苏州。

顾克仁 班号25 ,插队昆山, 现在苏州。

俞正 班号26 ,插队昆山, 现在苏州。

方锡生 班号27 ,回乡务农,现在美国。

姚亚孟 班号28 ,插队太仓,现在苏州。

周浩 班号29 ,插队昆山,现居南京。

沈祝华 班号30 ,因病留城, 巳病故。

邵亦善 班号31 ,插队昆山,现在苏州。

龚大胜 班号32 ,因病留城, 现在苏州。

顾卫东 班号33 ,插队昆山,现在苏州。

叶大德 班号34 ,插队昆山,现在苏州。

张恒善 班号35 ,插队昆山,现在苏州。

盛永钊 班号36 ,插队昆山,现在苏州。

徐顺官 班号37 ,插队昆山,现在苏州。

钱公望 班号38 ,已病故。

庄大正 班号39 ,因病留城,现在苏州。

周承杰 班号40 ,插队昆山 ,现在苏州。

1964年清明节去横山革命烈士墓祭扫英烈后合影留念。

学子重聚首,师恩永难忘。

1995年11月师生合影留念。

1998年10月老三届离校30周年母校聚会。

2006年10月母校校庆100周年合影。

2007年2月春节双塔园聚会。

2007年8月8日在水天堂茶室聚会。

2008年2月10日在水天堂茶室春节聚会。

2008年9月在松鹤楼饭店聚会合影。

2008年10月老三届离校40周年在母校西花园合影留念

2008年11月在桂花公园聚会。

2011年4月赵人慧回国,相聚在母校校园。

2015年春节给恩师钱振邦拜年。

2016年5月在苏州清华酒楼共庆七十大寿

2016年6月部分同学在清华酒楼聚会合影。

2016年10月校庆110周年相聚在新天伦之乐饭店。

2017年4月在桂花公园茶室喝茶闲聊。

小小同学录,真情牵挂在此打结。愿大家常聚常思念,愿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后记


郑新仪/文

说起我们班的同学之情,那可是非同寻常。因为我们中的大多数从小学甚至从幼儿园就是同学,可谓悠悠岁月久,绵绵情意长。青春虽已远离,影集中有着我们年青的模样: 意气风发、笑靥如花;同学虽各自东西,影集里有我们珍贵的记忆,魂牵梦绕,永难相忘!人生苦短,如今我们都是古稀之人了,但愿闲暇时,各位老伙伴看着影集能会心一笑。


  盛永钊/文

岁月,芳华……

想当年,生化楼,美丽的二层小楼,楼上楼下,阶梯教室,理发店……

理发店有个步开桃,

食堂里有个张老虎,

操场上有个王聚贵(种花的)。

想当年,西花园所有的空地,被我们种了青菜,蚕豆,山芋,南瓜,小麦……

想当年,学校有科学馆,体育馆,水塔,老虎灶……

想当年,长达图书馆,阅览室是我们喜欢的地方……

想当年,我们在西花园捉蟋蟀,打弹子,爬树,玩假山……

想当年,我们在多祉轩踢足球,在操场猜中猜选人打篮球……

想当年,教学楼的晚自修灯光通明……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人生的长河中隆起回忆的岛屿,烟雾缭绕,有的时隐时现,有的却经常在阳光下闪耀,异乎寻常的清晰……

老同学,多么普通,又是多么不普通的称呼!

珍惜吧,生命中几十年的伴侣!


  陈莲华/文

转眼间我们已经离校五十年,跨越了半个世纪!光阴荏苒也好,岁月似箭也罢,似乎所有的文字都描述不了时间的快速流逝……虽然我们都已陆续进入高龄,但我们的心永远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