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高丽娟(小龙女)

图片/小龙女摄于沈园

最美人间四月天,二〇一三年的四月,也是一个桃红柳绿的春天。大连这座城市也在这样的美丽春天中尽情地绽放着自己的魅力。桃花红了、杏花白了,玉兰花也挂满了枝头,大喜鹊也在绿意萌动的枝叶间跳跃、鸣叫,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美好! 在这个美好的四月一天,轮到了我们单位一年一度的妇科体检。今年照例是某铁路疗养院的体检车。然而从这一天开始,一切的美好都模糊了,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我黑色的四月。

这天阳光明媚,刺眼的太阳下,各单位的女职工在体检车前排起了长队。最后一项B超检查,女职工们鱼贯而入,还别说真挺快!几分钟一个。可当我躺在了体检车的小床上,十来分钟过去了,大夫还在一遍一遍的查,表情也越来越凝重。我的心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忐忑,不好的预感笼罩着我。时间仿佛凝固了,好像我正在等待着上帝的死亡宣判。中年女大夫终于用非常和蔼的语调说我的卵巢里长了一个五点几乘以五点几大小的囊实性肿物。虽然大夫一直在安慰我,说的也轻描淡写,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和蔼背后的凝重,我想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卵巢癌吧?大夫告诉我过三天再来一趟,看看是不是还这样。

大家一起回家的路上虽然我表面与常人无异,但心里五味杂陈、翻江倒海,感觉一切都是灰蒙蒙的,路人的喧嚣声、汽车的喇叭声也由近及远,好像是另一个世界里传来的声音。 回家上网查遍了卵巢癌、囊实性肿物的所有资料,越看越吓人!只有五个月的存活时间。怎么办?最后这五个月我怎么过?去北京跑遍各大医院检查、手术,耗光积蓄、卖掉房子?最后还是逃不过一死。正如人们所说的那样“辛辛苦苦几十年,一下子回到解放前”,给家人留下痛苦和债务?我想我不能这样死,我不能再耗费无谓的抗争。五个月我要去我想去的地方,我要见我想见的亲人、朋友,我要做我过去没有时间做的事情…… 其实死亡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早晚要面对的。我们平时也好把“不想活了”这个词挂在嘴边。那是因为死亡还没有威胁到我们,死亡还是非常缥缈而又非常遥远的。可真要让你面对这一刻,还是有些慌乱和不能接受。


人生其实是“走向死亡的存在。”,人一生下来,究竟成为什么样的人,将会经历怎样的人生,无可知晓。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必有一死。虽然是却知的可能性,但我不知道哪一天到来?以何种方式去死?虽然我早已把死亡看得很淡,但面对这一刻的到来还是没有思想准备。虽然没有过分的害怕,但还是感觉心痛。 焦虑、等待,三天过去了。同一办公室的小同事陪我又一次来到了体检车。还是那个女大夫,跟上次一样照了又照,说那个东西还在,建议我去大医院复查。 但同时我也怀疑疗养院的体检车,大夫是不是看错了?但愿如此。要是卵巢癌,最起码的得有点症状吧!比如腰疼、腹痛、乏力等等,可我一点症状没有啊!好好的就得了卵巢癌?我也信命,自觉此生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一直抱着“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的做事哲学,上天怎能这样对我? 这些年的辛劳拼搏,可以说好日子也才刚刚开始,儿子还没有成家立业,老妈还需我赡养,单位还有很多工作没做完,还有许许多多的地方没去过,还有很多计划要看还没来得及看的书……最后就这样走了,心有不甘啊!

第二天,在我们单位女领导侯总的陪同下,早上六点多我们驱车赶往大连妇产医院。大连四月的早晨还是冷风飕飕的,外面冷心里也是拔凉拔凉的。医院大门外早就排起了长队,但大部分都是怀孕产检的。医院大门终于开了,我挂了肿瘤科。文质彬彬、带着眼镜的女大夫态度和蔼可亲,详细的问了我的情况说:“还得重做彩超,但要预约,还得三天后才能排上”。我的老天爷啊!咋又三天?咋这么多人做B超啊?中国的老百姓看个病咋就这么难?还不如现在就宣判我死刑得了,还得煎熬等待三天!

这以后的三天真的没睡好,但也只能扛着。睡不着就胡思乱想,想我死后是去天堂还是去地狱?想天堂是啥样的?原来的一个女朋友吃火锅煤气中毒昏迷了好几天,醒来后我去医院看她,她跟我说:“我去了天堂一趟,那也是神仙的国度,天堂好美!到处是鲜花,人神和谐共处,人们在那里幸福的生活。”。因为这个朋友信佛,非常善良,所以我相信她昏迷的日子一定是去了天堂。我又想地狱是啥样的?听说地狱是囚禁和惩罚生前罪孽深重的亡魂之地,可以说是阴间的监狱和刑场。


我读过河马史诗《奥德赛》,有勇有谋的伊萨卡岛国王奥德修斯就去过地狱。奥德修斯在结束了长达20年的特洛伊战争后,为了能重返美丽的家园,与妻儿团聚。经仙女喀耳刻指点,必须探访地狱里的冥王哈徳斯和冥后珀尔塞福涅的家 ,去那里咨询一位先知的灵魂。地狱里也只有他一人冥后还让他保有智慧,这位先知虽然双目失明,但心智敏捷,奥德修斯只有经这位智者的指引,才能战胜波涛汹涌的大海和阻止他回家的一切妖魔。奥德修斯探访的地狱,阴湿寒冷,哀嚎一片!人死后毫无力量,筋腱不再使人骨肉相连……


佛教里说的地狱更吓人!地狱分为十八层,十八层地狱是以生前所犯罪行的轻重来决定受罪时间的长短。每一层地狱比之前一层地狱增苦二十倍和增寿一倍,全是刀兵杀伤、大火大热、大寒大冻等的刑罚。当到了第十八层地狱时,苦已经无法形容,也无法计算出狱的日期了……


如果真有地狱,这也太吓人了!感觉自己生前与人为善、乐于助人,不是罪孽深重之人,不能下地狱吧?也想从今往后,如果上天还能让我活着,一定要积德行善,大慈大悲,我可不想下地狱啊! 其实再想想,我也是经历过大灾大难之人,有一年抑郁折磨的我痛不欲生,可以说是经历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能活到今天已是上帝的眷顾,都已经赚大了。

三天过去了,第二天准备去妇产医院做B超。这一夜真的难熬,一夜都似睡非睡,心也像十五只吊桶七上八下。天终于亮了,当我拉开窗帘、打开窗户,一道霞光照射过来,又听见大喜鹊在枝头喳喳叫个不停,心里忽的一亮,感觉今天去检查肯定没事。因为喜鹊自古以来就是好运与福气的象征,也象征着喜事临头。这一点我也深有体验,那一年我高考,入取通知书下来的前几天,就有一只大喜鹊落在了我家窗台上。

来到妇产医院,医院照样是人潮涌动。侯总和我等候在做B超的大厅,电脑叫名的声音让人听着更加瘆的慌。轮到我了,年轻的女大夫照了又照,我的心也随着她的表情而忽上忽下。终于做完了,大夫说:“没有发现异常,也没有发现长东西,一切正常。”。我走出B超室,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回来的路上感觉阳光是那么的明媚,天空是那么的清澈,人们是那么的可爱,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又回到了那个桃红柳绿的春天。

回来后,我并没有怪罪那个疗养院,也没有怪罪那个女大夫。后来她们还给我打过电话,问大医院的检查结果,她们也是非常关心女职工的健康。一切事物都有两面性,这次事件让我经历了这种痛苦的同时,也给了我一次警醒。得到的警示意义远远大于暂短的痛苦经历。人生只有一次,珍惜生命,珍爱健康;珍惜现在,珍爱未来。因为我们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 其实细想想,人活一辈子,别说大富大贵,单说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已属不易,天灾人祸每天都在上演。古话说的好“今天脱了鞋和袜,不知明天穿不穿。”。人生不能重来,现在看来珍惜我们的生命、真爱健康、珍惜每一天多么重要啊!有句歌词说的好:“爱过知情重,醉过知酒浓。”;但我要说:“病过更知生命的可贵”。健康不是一切,没有了健康就没有了一切。“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最后我要把海伦·凯勒的一句名言送给大家“把活着的每一天看作生命的最后一天。”


小龙女于大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