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白沙涨价了。 原来四十买一条 现在6块买一包。 你如果觉得划不来, 可以抽河天下,没涨一毛

便利店老板仿佛在嘲笑 我瞪了她一眼 摸了摸口袋

想起孔乙己 落荒而逃

隔壁的黄狗狠狠瞪着我 我只能绕道 黄澄澄的狗眼似乎在说 你不让路我就敢咬 看你敢不敢 去打那过期疫苗  

楼下的麻将馆

通宵达旦

老板娘打扮得妖娆 从一炮五毛 涨到了几百一炮 征收有钱了 这里不放炮 到那里放炮

路边的民工汗流浃背 挖路,刨树,种草 去年栽的要换 去年铺的地要挖掉 去年的草也要换一道 你要问为什么? 换了领导    

楼市又开盘啦

价涨到老高 几个月工资可以买一平呢 还不去抢,只剩下气泡 姨妹子打来电话 急得跳 今年不买 一年辛辛苦苦又打了水漂

微信群里每天都有消息 或真或假或坏或好 反正天天有人在叫 不是绝密就是机要 昨天有人说倪萍走了 我以为去了八宝山 后来别人告诉我 她成了米国佬 一个天天高喊爱国的中国大妈 去米国做保健品广告?

只要她不怕挨扁

米国人不那么容易发烧

很多人觉得受了骗

我说,也好。 既然是银样蜡枪头

害够了我们

又让米国闹闹心 算我们打出去的一个哑炮 她也不是个什么人物 这些年疯狂捞人民币的人 也不止她一个喊爱国口号 捞完钱往国外跑 贪官们不也是天天在台上喊清廉吗? 捞够了到国外去做狗

今天和朋友喝茶 一杯接着一杯 居然喝不饱 于是开始喝酒 切 连啤酒也一喝就倒 喝多了睡不着 于是胡叨叨 真好笑 其实不是什么风骚

2018年8月1日夜于母山

作者简介: 江湖笑小生,原名符佳保,后更为符嘉宝,笔名修山狂人,符号等。中国作协湖南分会会员。生于乡间,长于乡野。喜欢牧牛,更喜欢写文章,以前以为写文章的人风光,轻松。后来知道,这一想法是很幼稚的,但依然不改初心,我行我素。人到中年,住在别人的城市里,卖文为业。著有《爱情三部曲》(中篇)《英雄有泪》(中篇)《别把自己当回事》(长篇)等及其他文字若干。做记者小半生,实在不堪一提,都为稻粮谋,辜负了时光与梦想。现为千卷文化传媒编辑部主任,首席编辑。如此而已。如果喜欢我的文字,请分享。感谢。现供职于《当代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