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乡

作者 林伟煌


借一叶竹排

我去寻找原乡

原乡睡在母港的怀抱里

原乡睡在深沉的海洋中

尽管一切灰飞烟灭,没有存在的可能

但原乡的海路还在

原乡的航标还在

原乡的岛屿还在

原乡的古渔港还在

有时,它们一同约会走进你记忆深处

清醒过后

你眼角会留下激动的泪水么

原乡,多少苦痛己埋没于晨潮晚钟

但我依然在异乡城市某个角落

遥望你渐行渐远的靓影

不舍与无奈

纠缠我后半生的命运

甚至许多人与我极为相似

依然徘徊在原乡的洁莹长滩

眺望远海那永不沉落的船帆

去追问前生今世


林伟煌,曾出版《静水深流》。

古渔港

作者 信天游


古渔港的海腥味

从古至今,一直存在

只有渔民才会对这股味道

从内心喜欢它

假如渔港没有海腥味

渔港就不叫渔港

一筐又一筐的鱼虾

从渔船搬到岸上

权当是海里的鱼

作了一次展览

打捞的网从来不会斤斤计较

它总是没心没肺

重复着渔民的动作

拉着日出日落的小调

渔民每天才有海腥味的日子

那叫真正的好日子


信天游,现居福州,《海峡诗刊》主编


后记:我敢预言,这种诗歌会感染许多同一

频道的读者,泪雨纷飞去诵读。在工业侵蚀

下,一部人离开原乡外出讨生活,他们的人

生经历是承受更大的风雨更大的苦难更大

的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