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到我生第一胎的时候,我本身长着一张娃娃脸,没生孩子之前我属于娇小玲珑型,26岁还像一个高中生,在北京一个人上班,怀孕,结婚三年,单位没几个知道我结婚,我告诉他们我结婚了,他们都不信,后来怀孕了,一个人挺着大肚子,购物,逛公园,公园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就用打量的眼神把我从头看到脚,用质疑的声音问我,小姑娘,你多大了,你的家人呢,你这是怀孕了吧,怎么没人陪你?现在想想当时的感觉好酸爽。 后来孩子出生了,刚刚三十天,我就开启了一个人带孩子的模式,孩子每次病几乎都是在深夜,我从生孩子之前九十斤,体重飚到120斤,不是瘦不下来,而是不能瘦,因为期间瘦下来过,瘦下来以后,抱孩子就吃力,容易低血糖,头晕,坚持不住,我最怕孩子病在冬天的深夜,孩子的体重,加上冬天的衣服,抱着孩子在深夜打车去医院,经常抱上五分钟胳膊就像灌了铅一样僵硬,还不敢带手套,因为戴上手套两只手锁不住孩子,寒冷的北风常常把手吹的没有感觉,好不容易赶到医院,脖子上右斜挎着包,包里是孩子的尿布,纸巾,病例,左手使劲抱着孩子,一手去医院窗口交钱,划价,化验,取药,返回护士站交药,扎针输液,几乎得两个小时左右,这时候的胳膊已经没有知觉了。 最怕孩子输阿奇,刺激胃,孩子容易吐,吐了,还得照顾孩子,还得分身收拾孩子的呕吐物。 记得一次孩子半夜两点急发性喉炎,连孩子衣服都没来的急换,我穿着睡衣,给孩子裹了一条毯子,就送去医院了,到了医院,医生说幸亏送的及时,要不就危险了,孩子已经窒息了,记得先去了离家最近的朝阳医院,紧急处理了以后,转到军区儿童医院,等处理玩早上八点了,八点是北京的上班高峰,根本打不到车,我两只手抱着孩子走了好远也打不到车,两只手好酸,算到没有知觉,我就蹲在马路边,把孩子放到大腿上,大家想想那个场面,一个女的,穿着睡衣,蹲在北京的街头腿上放着一个裹着毯子的孩子,那个场景是不是让你们想到了什么,对了,抱孩子乞讨的,好多光鲜亮丽的上班族匆忙的从我身边走过,在走回来,在我身边四周不停地用眼光找可以放钱的盆[流泪][流泪][流泪]这种感觉酸爽吧,没找到乞讨用的盆,用疑惑的眼光看看我,我告诉他们我只是抱孩子抱累了,打不到车休息会。 这就是我的军嫂生涯,怀孕被陌生的爷爷奶奶怀疑是小三,不良少女,生了孩子别人当成带孩子乞讨的的乞丐,哈哈,怎么样,生活多姿多彩不[偷笑][偷笑]。 现在怀二胎,老公转业了,说要好好补偿我,哈哈,估计又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吧,因为他又进入了一个苦逼的职业---警察,哈哈,现在我怀孕四个月,孕检了三回,他只陪了我一回,每次我检查的日子不是遇到他开会就是加班,每次他都给我说要不你明天去吧,我明天有时间陪你,哈哈,我现在都习惯了,有时间你就去,没时间我习惯自己去[吐],我不会等你,因为他左右不了自己的时间,就让他欠着吧。[偷笑]

这就是军人,他们心中永远欠着家人,但是他们欠的伟大,欠的光荣。因为他们心中永远有最需要守护的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