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野鸭,是吉林市冬季与雾凇齐名的又一道靓丽风景线。你若没有关注它,就不能领略其神奇。

在中国,城市中心生活着成群结队迁徙而来的冬栖野鸟,只有吉林市的野鸭(赤麻鸭、绿头鸭、斑嘴鸭等)和昆明市的红嘴鸥。山东荣城市及河南三门峡市有冬栖大天鹅,那都是在城外。

十年前开始拍摄野鸭,由好奇演变为痴迷。即使雪地冰天,江风凛冽,也乐此不疲,痴心未改。要不然,我那十万次单反相机快门,就不会用坏了一个;500mm长焦镜头的自动对焦系统,就不会被冻坏两次;数九严冬也不会让我端枪举炮的左肩罹患肩周炎。

野鸭给人最初的感觉,就是一种平淡无奇的水鸟,虽憨态可掬但缺少灵动优雅,颜值又不高,是无法被众人点赞的。如果你驻足江畔,对松花江野鸭仔细观察,勾起兴趣,用情渐深,就会感悟到这种野鸟的诸多迷人可爱之处。在一江碧水中,它们悠然自得地度过漫漫冬季,迎风斗雪,觅食休憩,每天都有许多故事;且无论是单只还是群体,无论是静止还是飞翔,都是很“上镜”、很“入画”的。读懂了野鸭的生活,领略到它们的神奇,你就会将其作为拍鸟与欣赏最具吸引力的主体。

我见野鸭多妩媚,料朋友感觉非如是。辑选一组近年拍摄的松花江野鸭照片,先让朋友体验一下“寒江无处不飞鸭”之趣吧!


  红鸭携侣又呼朋 江畔巡飞晓雾浓

  

雪残忽令春心动 结伴蓝天新里程

  

江边小憩群鸭静 风雪来袭孤鹜归

  

最喜冬鸭恋客乡 舞出韵律靓寒江

  

暮色初合疏林动 如风如影现飞鸭

  

彩墨轻泼增画韵 情丝一脉系寒江

  

寒水一湾拥曙色 冬到深处鸭孤独

  

雾散天晴群鹜忙 迎淞浴雪渡寒江

  

谁令漫空彩翼舞 寒江无处不飞鸭

  

红鸭最有爱怜意 关照白鸽一路行

  

冬来岸柳挂琼花 几度霜晨飞野鸭

  

暮色催鸭鸭奋力 夕阳照水水熔金

  

暮雪初停天转暖 忽闻江上起涛声

  

谁于楼畔待新景 惊现三鸭等距飞

  

水冷风寒频律动 扬波叠彩秀华姿

  江城每遇冬栖季 大鸟穿梭楼宇间

  初冬迁徙到松江 几度盘桓辨吾乡

  寂寥寒江朝雾散 倾巢一泻动江城

  赤鸭终日恋江水 一展双翮惊碧空

  人类对接到太空 还凭飞鸟作先生

  楼畔画图多变幻 双鸭同降似云飘

  美仑美奂飞姿美 追梦随风爽碧霄

  跟踪一组绿头凫 跃浪扬波一瞬间

  长空忽现天敌影 群鸟围追巧戏鹰

  几度跟焦迷摄眼 三鸭炫酷镜头前

  江边日日追飞羽 为尔倾情碧水间

  双凫飘然渡暮江 最怜伉俪眼神光

  几番疑是瑶池鸟 倾落人间妆玉城

  宿鸟急归因日暮 红鸭最爱抱团飞

  斑嘴双鸭堪比翼 甘为碧水付流年

  时落时飞不定性 野鸭撩我静心拍

  几度冬深涌鸟阵 半江迷雾半江红

  长空举镜频寻觅 静静飞鸭淡淡图

  神鸟组合初亮相 悠悠碧水唱欢歌

  谁为寒江添秀色 中流勇者舞其间

  江湾一带冬林密 偶有群鸭入画图

  江心甚鸟练街舞 原是绿头土著鸭

  鸭飞于水拍不厌 三鸟组合颇有型

  迎风借力波澜起 鸭舞寒江景自华

  静待双鸭同奋起 倏忽展翅势如鹰

  冬恋正临缱绻时 梦魂不向江南驰

  频为水畔添真趣 且看欢鸭舞雾江

  江边摄鸟待飞落 冲浪红鸭闯镜来

  玉树枝头舞娉婷 欲仙欲醉恋江情

  大鸟凌空玩特技 游人隔水喊惊奇

  江宽水远途不囧 任尔组团焕彩飞

  不随群鸟练飞翼 偏爱弄波炫舞姿

  知否兴风跃浪者 绿头群里称三雄

  摄鸟何须携重炮 绕楼轻舞任君拍

  半隅沙洲眷鸟意 一江碧水赤鸭情

  凛冽江风何所惧 双鸭雪岸舞翩跹

  倦鸟归巢情切切 双鸭掠过柳梢头

  一鸭掠过二鸭嗔 斜线构图意境新

  憨萌鸭鸟惹人爱 出水飞姿亮眼眸

  绿鸟放飞绿色梦 春江欢绕春之城

  起舞单鸭善解意 轻拨碧水秀柔姿

  问卿何事惊飞起 妾带十郎觅美居

  躁动红鸭初给力 蓝天梦想正启航

  林前最是游玩处 但见双鸭亲密飞

  雪后初晴风乍起 欢鸭结伴舞于冰

  栖鸟钟情江渚上 赤鸭闪现蒿莱间

  雪凝江畔梦千重 鸭舞疏林兴正浓

  翩翩飞凫通声律 跃动音符谱赞歌

  借问二鸭休搞笑 天宽何必相叠飞

  入镜莫言奇异鸟 几人识得雄秋沙

  锁江寒雾开一线 列阵红鸭入画屏

  屡向镜前施媚态 江鸭亦懂拍写真

  欢鸭活力关不住 表演凌波展翼姿

  单鸭款款晒飞技 雪岸凌空急转身

  红鸭点破清江梦 优美落姿初定格

  思归日暮情急切 穿越桥涵向远方

  莫道天阴无画面 飞鸭迎雪构新图

  岸柳横斜向水生 诗心又醉鸟图中

  孤鹜盘桓无觅处 今宵伴雪卧寒枝

  飞鸭晨练近楼前 聒噪惊侬晓梦残

  莫道冬鸭不解情 镜前奋力踏波行

  亲水红鸭新写意 翩然起舞弄清波

  碧水晴空引野凫 优良生境悠然飞

  渐向滩边舞倩影 赤鸭最喜人来疯

  向晚清江织彩线 还凭虚羽慢门功

  飞鸭尽日畅江风 落意徘徊碧水中

  冬来江水柔如缎 映眼红鸭自在飞

  慢速跟焦求动感 双鸭恍若梦中来

  雪晴又见单鸭舞 一缕夕晖映暖桥

  一夜安眠惊旭日 整装列队待晨征

  寒风凛冽沙洲冷 不误欢鸭捉对飞

  岸畔落鸭齐聚首 频为摄者展霓裳

  鸭栖水畔多情趣 拍鸟何须静待飞

  五月出生伯利亚,十月迁徙到松花。

落单孤困寒江畔,无限怜惜小赤鸭。

  小雀孤独闪泪光,寒冰孑立现迷茫。

今宵雪冷何堪度,劝与欢鸭聚一堂。

 拍鸭只待浪花翻,水上初飞抓瞬间。

唯有慢门须搞定,好为《鸟网》续新篇。

  谢 谢 浏 览 !

摄影、撰文:安金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