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军人的缘分,也许是生命中注定的。我的第一个追求者,是一名刚从前线下来的班长,他英气勃勃,血气方刚。而那时的我还是一名懵懵傻傻的高中生,他大胆追求,我则慌乱不安地退却了。


大学期间,在一次两天两夜的火车上,我又遇到了一名军人。由于旅途漫长,我们一起聊天玩牌,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欢快渡过。记得早上我还没有起来,他就早早来到我的床铺下等着我。下车时,他要了我的联系方式。于是,返校后我就不断地收到他的频繁来信,他的火热表白,还有他英姿飒爽的照片。可那时我的心早有所属,而且,我的他也是一名军人。

我的老公是一名军人。那年我们17岁,他是我的初恋,我也是他的初恋,我和他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学。


那时17岁的他,就已经很会呵护小女生的我了。记得有次我感冒了,学习中不时拿出手绢擦鼻涕,后来手绢什么时候不见了也没有注意到。第二天上学,他把我叫到教室后面,拿出已经洗得干干净净叠好的手绢还给我,我当时感觉好暖心。那个擦满鼻涕的手绢,我自己洗都会嫌弃,而一个男孩子竟然可以做到这样,他悄悄地感动到了我。

那时他是我们班的班长,学习好,身强力壮,标准的德智体全面发展。老师喜欢,同学喜欢,当然我也喜欢。那时我对他很任性,爱使小脾气,现在看来,就是很作,但他全都包容了。他帮助我学习,帮助我劳动,帮助我体育达标,还帮助我对付老师。


记得有次考试,我考得很差,心里很不舒服,没有请假就悄悄离开学校了。很快班主任发现了,生气地在班里嚷嚷,她怎么不请假就走了。时任班长的他大声说,她请假了,跟我请了。班主任一时也无语了。

高中时,我身体瘦弱,不爱锻炼,体育很差,尤其800米达标,困难户一枚,于是他决定带我跑步。每日清晨,他经过我的窗下,约定的两声口哨后,酣睡中的我就会立刻醒来起床,然后去学校操场和他会合,跟着他一起跑步。有他每天的陪练,我动力十足,长跑从此变得不那么艰难,再也不用发愁体育达标了。

后来我们晚自习坐在一起,他对我还比较严格。偶尔偷懒想抄抄他作业,那绝对不可以。坐姿不正懒散,也常常被他纠正。我是比较随性的人,上课迟到偶有缺堂,也会受到他的批评。课间时,常常被他摁在座位上,听他讲题,他学习中的收获和体会,总想及时与我分享。


当然,那时的我也给这个严谨的小大人带来一些愉悦和放松。我们一起写作业时,有时我会调皮地将手悄悄地伸进他的手里,这时他会紧紧攥住。后来他说,当时我的一些小调皮让他很激动,很幸福,那种青涩的感觉很美好。

高中毕业,我考到了北方上大学,他如愿考上了军校,去了南方,一年没有回来。我们再见面时,他身着军装,已是一名军人了。那时我们只有寒暑假见面,有时他假期军校有任务就回不来。


那年五一假期,我坐火车去学校探望他,他去车站接我。由于火车晚点,我晚到了。他说若再晚点就不等了,学校要集合点名。我听后还有些不快,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他是一名军人,他已经有了约束和纪律。好不容易相见,到了晚上,他也是早早就归队了,留下孤独的我呆在军校的招待所里。

接着他在广西桂林的某镇某部队实习,假期我去看他,出发时发了电报。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满心欢喜地在桂林出站后,却没有发现他。无奈,我只好又坐着长途汽车摸到那个镇,人生地不熟,我忐忑不安。还好,在下车时终于惊喜地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当时,我好委屈,他笑着安慰说,你真行,自己都可以摸着来了。军人的纪律和约束,让还是一名学生并柔弱的我变得越发自强起来了。

当然,大学期间他若有机会就来学校看我。记得那天晚上我正在上课,同学来叫我说有人找,穿着军大衣。我带着满满幸福扑向宿舍楼,我知道是他来了,他从遥远的基地回来了。第二天我逃学了,他带着我去北京办事,我们难得相聚,为了能在一起多呆一会,我跟着他东奔西跑,不舍得分离。

大学毕业,通过艰难挣扎,不懈努力我们终于都分到了北京,这其中的滋味只有我们自己知道。但我相信,做人要善良和坚持,那么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他在北京郊区的一所军校当教官,我一直好奇并想体验一把军校的学习生活。于是在我的软磨硬泡下,他答应了。那天我悄悄坐在教室后面,感受着那种不同于地方院校的教学氛围。起立,报告,敬礼,回礼,整个过程紧张严肃庄重。讲课期间,每当他的目光不经意地扫过我时,我或者对他坏坏的偷笑,或者对他猛抛媚眼,整得他赶紧收回目光。一节课下来,我就被他赶回了宿舍,说我严重扰乱军心。

我们结婚时,各自都还住着单身宿舍,由于距离较远,只能周末相聚。他在单位临时借了一间房,收拾了一下作为婚房。当时他的学员们一起帮着布置。一间10平米左右的小房子,在他们精心修饰下,屋顶上布满了小星星,温馨而又浪漫。当时婚房里除了床上用品,其他物品都是临时拼凑借来的。


但我们的婚礼还是很隆重和热闹,他的单位很重视我们的婚礼,作为一件大事对待,专门成立了婚礼筹备组,进行精心策划和安排。我的单位也积极配合,军地双方联手为我们举行了还算盛大的婚礼。每每想起这些,都心存感恩。感谢那些帮助过我们的军地领导和同事们,还有亲朋好友。

结婚后,他就调到市里机关总部了。有次他带着我进出机关大楼,大楼门庭有当兵站岗,军官出入大厅,战士都会立正敬礼。爱作的我突然又想使坏,当战士敬礼时,我故意挎住了他的胳膊,他急忙甩开我,快走了几步,完成了回礼。事后他严肃说,别胡闹!其实我就是喜欢看看他的一本正经。我们太熟悉了,高中时我们就在一起玩闹,有时会忘记他的军人身份。

结婚五年后,我们终于分到了一套2居室,女儿也出生了。我生产时,突发点小状况。当时产房外的他,焦急地等待,脑子里一幕又一幕闪现着我们的曾经,他说不敢想象没有我,他会怎样。孩子先出来了,他让护士把孩子送回病房,他一刻不离守在产房外,直到我出来。看到我没事了,他泪湿眼眶,结果把我吓坏了,我还以为我们的孩子有什么问题呢。


女儿出生,公公婆婆来家里帮助照看。他经常出差,大多时间是我与公婆相处。我们一起呆了近三年,相处还不错,孩子上幼儿园后他们回去了。其实婆婆挺爱唠叨,但我事不多,这点他很感激,我没有让他夹在中间为难。


不过,我也很感激他。在公婆刚来时,孩子几个月,我弄不好孩子总是哭,有次婆婆说我,都30岁的人了,孩子还不会带。我虽不悦,但没有言声。他在一边看到了说,她再30岁,也是第一次带孩子。当时,我心里再大的怨气也没了,因为有他护着我、疼着我,我还用多说什么。

他一直经常出差,我们虽然不是大多数军人家庭的两地分居,但他一年累计外出的天数也在一半时间以上。于是,在部队大院里,经常会出现我带着女儿晃荡的身影。一次在院里剪发,理发师问我,好久没见,你最近上班了。我很诧异,我一直都在上班啊。他笑了,平时看着你总带着孩子转,还以为你不上班呢。


那时大院里有一些军人家属,不上班就在家带孩子。我可从来没有享受过这待遇,咱也是尽职敬业的职业女性一枚。在单位也是业务骨干,为了家庭放弃了升职的机会。当然也为自己,权和利对我来说不重要,我只想过简单的生活,轻松快乐的生活。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过自己想要过的日子就好。所以在他的事业上,我也从来没有给过他任何压力,顺其自然,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由于他的军人身份,他不能陪着我和女儿出国旅游,我只能独自带着女儿出去。孩子和我多想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出去周游世界,可目前还满足不了这个愿望。但他常常也会给孩子惊喜。那年,他在上海进行为期3个月的培训。六一,我独自带着女儿去故宫游玩,诺大的故宫转得我们娘俩疲惫不堪出来时,他开着车正等着我们。为了和我们欢聚,给孩子一个惊喜,他突然回来了。


由于他经常出差,只要他在家时,买菜做饭洗碗主动全包,任劳任怨伺候我们娘俩。一个男人是否对你始终如一,就让他陪你逛商场吧。婚前婚后,这点他一直没有改变。耐心积极陪着我逛商场,不厌其烦为我挑选衣物,目前为止,基本上我买得每一件衣服和鞋子,都是他在旁边为我参谋的。多少年了,陪着我逛商场,他始终如一。记得当年为了挑选满意的婚服,我们骑着自行车,曾一天逛了北京8个商场。

生活需要远方。伴着孩子慢慢长大,每年我们一家三口都要自驾出游一趟,海边小住几天。远离都市紧张而又重复的生活,去眺望远方,去看蓝天白云日出日落,去听鸟语闻花香,去感受大海汹涌澎湃,草原无边无际,高山雄伟壮阔。那一刻,你会感动自然的美好,生活的美好,万物的美好。


生活也需要经营。在北京房价还不高时,我们买下了1套2居室的房子。这套房子为我们资产增值不少。去年我们卖掉这套房,在远郊区置换了1个小院。这期间,我们经历了房价的跌宕起伏,精神的紧张不安,身心的疲惫不堪。如今还好,虽有小遗憾,也算如愿以偿。

一庭一院,一直是我们追求和向往的生活。春看花,夏鸣蝉,秋落叶,冬静雪。淡看世间万物,岁月无声,如此静好。

那年我们17岁,他还是一个青涩少年,带着真诚的笑容,来到我的身边,从此我的生命中一直有了他的陪伴和呵护。多少年过去了,如今的他头发已渐渐稀疏,血压已高眼也花了,不再是当年那个青壮少年。


细数往事,风轻云淡,岁月如此静好,有你负重前行。

这一路走来,爱已渐渐老去,我们最浪漫的事,就是携手相伴一生,一起慢慢慢慢变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