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一篇《永远的铁道兵》激起我一段四十六年前的记忆,一九七二年一月我们文工团(当年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即原县川剧团)远赴襄渝铁路建设工地慰问铁道兵的经历。但是,“铁道兵一一人民铁军”(朱德题)的光荣史诗及铁军精神却是在四十六年后从美友兵部侍郎的《永远的铁道兵》里读懂的。



图片来自《永远的铁道兵》

先别忙叙述慰问经历,让我们重温一下铁军的发展史:从一九四五年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等部,为保护当时东北境内铁路运输安全组成东北人民自治军护路军。随着东北解放战争的胜利护路军不断发展壮大,四七年七月在原护路军的基础上充实了技术力量组成东北人民解放军铁道纵队。四九年五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我父母当年从沈阳将自已和诊所全部交给了部队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军医)又以原铁道纵队为基础组建铁道兵团,属中央军委铁道部领导,滕代远兼司令员政治委员,吕正操兼副司令。


图片来自《永远的铁道兵》

据统计,这一年多时间里共修复线路1629公里,桥梁976座,车站房屋5898平方米,修复信号232站,为解放军渡江南下,进军西北解放全中国提供了铁路保障。为战后全国经济恢复和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图片来自《永远的铁道兵》

“野战军打到哪里,就把铁路修到哪里!”成为铁道部队的口号和宗旨。

从一九四八年夏到四九年冬短短的一年半时间里广大铁道兵官兵克服重重困难,胜利地完成了抢修任务,全国遭国民党军队破坏的几条主要铁路干线均已通车。


图片来自《永远的铁道兵》

一九五四年三月五日,铁道兵司令部在北京正式成立。最多时总兵力达四十余万人,先后修建了鹰厦铁路、成昆铁路、贵昆铁路、襄渝铁路、东北林区铁路、新疆南疆铁路、青藏铁路和北京地铁工程等大型铁路。从抗美授朝抢修的“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到创造以上线路的人间奇迹!铁道兵在祖国大地树起了一座座不朽丰碑!


图片来自《永远的铁道兵》

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团,以志愿军铁道兵团的名义开赴朝鲜执行铁路保障任务。一九五三年九月中央军委命令:志愿军在朝的六个铁道工程师,与铁道兵团现有的四个师、一个独立团,统一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


图片来自《永远的铁道兵》

从此,铁道兵正式作为一个兵种列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中。他们从战火硝烟中走来,经历过战争的洗礼,带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豪情又走向建设新中国的里程。


图片来自《永远的铁道兵》

铁军官兵们在为祖国为人民建功立业所付出的是青春和热血甚至于宝贵的生命,每一条铁路沿线都安葬着他们的忠骨。曾记得在我们慰问的这几天就听说有一名战士不慎掉下悬崖。

就全长1100公里的成昆线上就有2100名铁军英烈永远的守护在这里。


图片来自《永远的铁道兵》

从一九四八年解放军组建铁道纵队到一九八三年铁道兵改制并入铁道部的三十五年间,铁道兵在战争条件下,共抢修铁路3600多公里,抢建铁路690多公里,战备公路430多公里;和平建设时期,共新建铁路干、支线12590公里。有8000多名官兵为铁路建设献出了生命。没有哀乐,为他们壮行的永远是《铁道兵志在四方》!


图片来自《永远的铁道兵》

一九七二年元月我团接到慰问铁道兵的任务,那时我们太年轻,还不知道它的重大意义,只觉换个环境新鲜好玩,一路欢声笑语开赴陕西(或是襄樊)。到了那儿才知道部队是在大山深处。环境极其恶劣,比我们想象差十万八千里!

就是在这里我们第一次听到广插里传出的那抑扬顿错,雄壮有力的歌声:

背上了那个行装扛起那个枪

奔向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打通昆仑千重山

又战东海万顷浪

林海雪原铺新路

金沙江畔摆战场

精心设计精心施工

万里山河铺上铁路网

……








在铁道兵36团慰问这几天,得到了官兵的热情接待,我们也以最饱满的激情投入到每场演出当中,给他们枯燥而艰辛的工作带来那怕一丁点的欢乐。

很可惜不知什么原因,没有留下演出的照片,因舞台就在工地可能当时不允许?必竞这是军队。只留下几张在团部户外休息的照片,这也十分珍贵了。

工地太危险,除了演出,团首长禁止我们靠近,只准许在团部活动。从照片可以看出即使是团部的简易工棚它也是设在陡坡上的。这里可比我们那冷多了,白天排练结束大家来堆个雪人吧!

最难忘的慰问结束了,告别了36团官兵,我们带着不舍踏上了回程的路,团首长给我们派出了最有经验的汽车兵,那年代铁道兵在大山里修铁路哪有什么大客车,我们就是坐着带蓬的大解放一路送我们从陕西到四川巴中的,为了解决物资材料供应,好多路(有的都不叫公路)是在人迹罕见的大山里临时开凿的,因此山高路险全是悬崖陡壁。不时看见山崖下坠落的汽车的残骸,一路上可以说是惊心动魄!

这几张照片是公路结冰堵车时我们在路上照的。这险峻的山路看上去前前后后全是载着军用物资的军车,冬天为了防滑每辆车的车轮上都缠着好几道铁链子。那个年代,在这大深山里哪有什么民用车呀!我们虽没到最前沿的,没看到艰苦险峻的施工现场,看那一辆辆的物资,就能猜想那炸山凿洞,铺轨架桥繁忙的景象。今天终于又在《永远的铁道兵》的照片里看到了真实的令人震憾的场面。

看这几张照片身后和脚下这嶙峋而光秃秃的山石,就能想象山路的险峻。一路上团首长怕冻着我们,借给我们好几件军大衣,棉帽子口罩。这是我团年龄最小的几位演员合影。

广大官兵和民工们(其实我二哥当年也是这些民工中的一员,他还是知青,我七一年抽调县剧团)在如此艰苦险恶的环境下践行着人生的价值,也给我们上了一堂最难忘的课。再见了襄渝路!再见了36团全体官兵和民工们!再见了永远的铁道兵!

虽然铁道兵为响应党的精兵号召改制己35年了,军装已经脱下,但人民铁军精神永在!军魂永在!也将世代相传!

铁道兵改工已经30多年,作为“不散的军魂”的人民铁军精神却在铁道兵改制单位,在广大复员转业的官兵中得到了广泛的发扬光大。看看今天的高铁,动车又开向了多少新的路线。当我们享受这高速运行的铁路交通枢纽和快捷方便的生活时,可曾想起他们?想起这些最可爱的人,想起铁路沿线永远守护的忠魂!

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一周年之际,瑾以此美篇献给这不朽的军魂!

非常感谢兵部侍郎让我摘录了你有关铁道兵发展史的部分文章和极其珍贵的图片,填补了这断记忆的最大遗憾,完成了我的心愿,十二万分的谢谢!

极力推荐老铁兵部侍郎的会让你激情澎湃,涤荡心灵的《永远的铁道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