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能握住的不多,因而我珍惜和我有关的一切。


   

对于光阴,有一种温良的情意,总觉得有人在掀开它的帘幔轻声唤我,而我恰好听见,便低声应答。


   

除此,我是笨拙的。多数时候不遂人意亦不称己心。 好在,我总能随时随处学会放下,记着对自己说,没有什么不好的,就是很好。


   

好在,我总能轻巧巧就拈来一抹云淡风轻,一盏花香月明,一眉清喜安适,安一个小桥流水,翠轩春檐,亭台柳梢的场景,只等我鲜衣红裳走来,折一支江南小唱,荷花池旁,浅吟低诉。


   

然后,一切依然。 推门,柴米油盐 ,掩窗,诗酒花茶 。




*作者庭红,又名花明玉净,安徽人,热爱生活,她说她愿意在文字里播下种子,让它开出朵朵小花来。

*小九,命中注定漂泊的一枚游子,现居蒙城,喜欢用自己的方式记录和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希望走过的生命能留下点痕迹,也希望患了老年痴呆后,有一种方式可以唤醒曾经的自己。

*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经过后期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