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我一起上冰川

李春果

一直想徒步攀登新疆博格达山,追寻那梦想中的雪莲花。只是被各种担心困扰着,最后我还是鼓足了勇气。终于在7月17-23日完成了这个梦想。此次仅在山里徒步就历时7天,行程109公里。

博格达山座落在新疆阜康县境内,是天山山脉东段的著名高峰。和它的母体天山一样,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山脉之一,它在三亿年前的造山运动时于海水中初露头角,及至六七万年前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时才脱颖而出。 

博格达山主峰在天池南侧,其上三峰并立,成"山"字形,中峰略高,海拨5445米,东峰海拨5287米。在天山的诸多主峰之中,博格达并非最高,其海拔高度也仅能排名第三,然而它的名气却远在诸峰之上。在西部各民族的心目中,博格达是最富有神性的山峰,它一直被人们视为神灵之宅、紫气之源而加以膜拜。"博格达"一词出自蒙语,是"神灵"的意思,由此可见周围民众对他的尊崇之情。      

这次徒步登山中我们一行16人。6女,10男。队友分别来自长春、北京、和内蒙古的包头市,鄂尔多斯市等地区。领队是天赐、金玲、夜走和杰卡。我们的徒步线路是博格达大转山。路线最大的亮点是跨越多处冰川,亲吻神奇的雪莲花。非常具有挑战性。博格达山比起珠峰不算高,但是在雪峰和冰川上那种冲击震撼难以忘怀。

  最轻松的是第一天。两辆当地小汽车足足开了四个小时,把我们送到博格达山下一个叫做黄区泉的小山坡。两名司机师傅用"深沉"目光和我们道别,望着我们进山的背影几乎是"喊着"说再见。后来我才体会到那种深沉的目光代表了我们受虐的开始。

从海拔2100米的山坡一路爬升。由开始的喜悦慢慢变得苦闷。在一路小阵雨的骚扰下,我们共用了7小时行程18公里,攀升到海拔3300米的一处"少毛缺草"之地。靠近一条河流宿营了。

七天来,尽管我每天都在简单记录徒步信息。但是我真的无法计算穿过几条冰河、跨过几座冰川、登上几座雪山。实事求是地说到最后三天我就没办法记录,没有力量记录。只是简单写出几个重点字,以便以后整理。

每到营地首先迅速搭建帐篷。头两天,每天搭建帐篷都会被大雨欺负。那种郁闷简直无法名言。吃饭后,连锅碗瓢盆都不想洗。进了帐篷就像猪一样哼、哼、哼睡觉。我的这篇徒步纪实大部分是凭借照片上的特点,联系简单重点的几个字,再加上回忆某些精彩亮点写出来的。我用心在回忆和记录。即使不能感动我的朋友,最少将来或者某些时候还能能感动自己。这也算我生活的瞬间精彩。

第二天开始,越来越难。海拔渐渐升高。冰川、碎石、河水、悬崖相继而来。个别人也有了高原反应。

冰川海拔3500米。我不理解这个冰川是如何形成的,无论多厚的冰里面总是夹着石块。石块大小不同。最小的如同沙粒,最大的有上百立方米,岩石和冰混合在一起。有的地方竟然能分清楚一层冰一层岩石块。冰川上时不时能碰见一个个深不见底的冰谷。我们在冰川上行走大概五公里。其中见到好几个方圆2-5米大小的冰眼儿。领队说这是暗河入口。我就叫它冰眼儿。上游的消冰水冲出一条深沟,冰水源源不断地流入冰眼儿。就像被吸进去一样。听着冰水进入冰眼儿的声音,感觉像我们从瓶子里吸水的声音。看着冰水进入黑洞有点恐怖。我们不敢靠近,只能听见里面轰隆隆的响声,仿佛非常遥远。远远地扔进一块石头,四五秒之后才能听到石头的撞击声音。

冰眼儿里好像有一种气体向上升起。如果这种气体算是释放某种热量的话,我感觉这个冰眼儿应该具有冰川呼吸功能。但是我不知道这些暗河通向哪里。有时候脚下突然轰鸣大作。真的害怕冰川突然裂开再合拢,只好乖乖地紧紧地跟着领队的脚印。

后来我在另外一处冰川底部发现了一个很像"隧道"的出口,黑咕隆咚,这正是暗河出口。牛奶一样或者比牛奶更发灰的冰水就像巨龙一样咆哮而出。它带着碎石、浪花、冰块直接冲击在冰谷底部的岩石上。冰水将岩石冲击出一个巨大的坑,一个几十米大的漩涡好像要将周围的一切吞噬。岩石则把冰水碰的粉碎。在阳光的照射下,冰谷上下形成一片片"虹晕"。巨大的轰鸣声在山间回荡。那种震撼的场面简直让人流连忘返,正是那:

峻岭尖峰环弯走,

迷茫山水无穷尽。

只听得,

唿喇喇戏水蟒翻身!


银霄突兀透青云,

金光妆雾滚红霞。

又看见

轰隆隆战车龙碾山!


我看过《盗墓笔记》,其中记录盗墓者从地下河流逃生的片段。当时认为纯属无稽之谈。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次看了冰川上的地下河流,觉得世界上没有不可能。冰川地下河肯定是一个神秘的世界。

  在冰川上我们走到一个脊背之地。发现一个冰川怪坡,我们明明看见是下坡,但是并排的多条消冰水却迅速向上流动。看起来特别奇怪和壮观。就像是一条条透明金鱼在爬坡比赛。它们弯弯扭扭,费力攀爬。它们细长的尾巴不停地摆动。它们终于通过了冰川脊背,开始变成了脱缰的野马奔流而下......后来我才逐渐想通了。那根本不是怪坡。只是我视觉效果的误差。我上坡时从下向上望去,认为那就是冰川最高点。实际上那只是一个比较平坦的小段而已。那些流冰水带着上游的惯性欺骗了我们的眼睛。

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过了五公里的阿克苏冰川,向右侧一座陡峭的山崖上极速转弯。通过一个保龄球通道向老虎口攀爬。

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知道这里的惊险。一处坡度为45度以上的碎石斜坡,两边是悬崖峭壁。这条通道上窄下宽。无论如何我都不理解它为啥叫保龄球通道。倒是山顶的出口很像一个老虎口。我们就像在老虎嘴里努力挣扎。真的担心这只沉睡的老虎上下牙齿突然来个接吻。我们就成了它的美味佳肴。

在保龄球通道我踩空摔跤了。手掌碰的钻心疼,用了三天膏药。背包卡在两块大石头中间,保护了我的腰部。不到1000米长的这个保龄球通道斜坡竟然消耗了我们一个小时。我们碰见了广东的一个小伙子,他长得非常标志,但是他登山技巧却不敢恭维。他像蛤蟆一样趴着,在最陡峭的地方根本不敢站起来,也不敢挪动手脚。我追上他,超过他,他惊奇地看着我,看着我们。他也开始慢慢向上攀爬。我们让他加油,他向我们致以憨厚的微笑。

当我们站在海拔3800米的老虎口外面向下俯瞰:

冰川已经萎缩

变成渺小的模糊

不知道它是否还是

刚才走过的冰川

遥远的湖泊

就像浩瀚中的星辰

湖泊旁的咆哮之声

再也没有那么嚣张

陡峭的保龄球通道

凶恶的老虎口

仿佛开始温柔而优雅

第二天晚上宿营时,还是在一片石梁上。狂风暴雨连搭建帐篷的时间都不愿意给我们。我打弯了两个帐篷锚钉。也无法定下去。只好用好几块大石头压住帐篷锚钉。暴风雨夹着冰雹不停地袭击我们的帐篷。队友敖俊鲜的帐篷被冰雹和狂风吹打的即将飞天。她半夜起来重新搬大石头镇压帐篷的锚钉。

我听见她说帐篷外已经堆积了一层厚厚的冰雹,好寒冷的夜晚......

后半夜,一阵阵狂风暴雪和冰雹。把帐篷吹打,我们在帐篷内用鼾声祈祷……劳累掩盖了内心的恐惧......

从第三四天开始,雨雪天气渐渐减少。我们还是没完没了的爬雪山,下山,继续爬山。冰川,雪山,碎石,雪莲花......

一路爬升。每座山都不下四五公里的爬升路。碎石和冰雪交替,重叠。说它是路只是因为领队在前面开路而已。我们在后面紧紧相跟。实际上这些嶙峋怪石原来也是冰川。只不过冰慢慢变成水偷偷溜走,抛弃了这些乱石。

第四天是最惊险最刺激的一天。我们一直在一座冰川上挣扎。从海拔3400米攀登到4100米的雪山垭口,完成海拔落差700米。坡度最陡的地方是45度。表面一层7-8公分厚的雪,下面是冻冰,中间夹着一层水。开始攀爬还觉得比较过瘾,后来就站不住了。队友小萝莉开始不停地摔跤。摔倒就向下杵溜。小萝莉摔跤变成了团队"传染病"。我在她后面,根本就拦不住她,也无力帮助她。我把我的登山杖在她脚旁用劲儿戳下去想阻拦她下滑。她几乎就要登断我的登山杖。我下滑了三米多才勉强站住。领队金玲迅速向我们靠近,想扶起小萝莉,但是她哧溜一下就下滑了五六米。赵强着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又要扶张秀和敖俊鲜,又想去扶金玲。金玲大喊:"不用管我,我有办法自救"。我只能顾我自己了。

我看着张秀和敖俊鲜摔倒后裤腿,臀部都湿了。我背包外挂的一对冰爪都没办法拿出来,我根本挪不开脚,更腾不出手来。好像我又要马上会滑下去,我继续努力用登山杖戳冰面,保持站在原地。最后赵强挪到我跟前取出我背包外挂的冰爪给张秀和敖俊鲜每人穿了一只。才算彻底阻断了"斜冰摔跤传染病"的传播途径。

看着他们摔倒后那个狼狈不堪,真的很担心。此时,她们可笑的样子一点都不可笑了。只是想着休息一会再上。

这个时候早已经上了雪上垭口的天赐,夜走和杰卡等又返回来了。这些年轻领队连拉带拽,我们几个人上了雪上垭口。这是一段难忘的记忆,更是一段丰富的阅历!那种惊险,那种刺激,现在想起来都有有余悸。

雪山垭口,云雾缥缈,天地相连。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极速流动。片片团雾和云朵融合,分离,再融合......阵阵轰鸣由远而近。眼前对面冰山一条条瀑布带着云雾飞流直下直冲湖泊,湖泊中形成一个个偌大的漩涡,又好似一个个千尺漏斗。漩涡与漏斗媲美,漏斗和漩涡争宠......

仔细端详,云雾中夹裹着瀑布,瀑布中包含着云雾,伴随着惊天动地的轰鸣将山谷中的悬崖拍打!正是那,

乱石蹦云云托石,

惊涛拍岸岸心惊。

山如海,海似山,

山海卷起千堆雪。

 

博格达山涧如此多娇,真的是洞天福地,人间仙境。

下山又是40度的雪山斜坡。我学着他们的样子坐在他们滑过的"跑道上",哧溜......瞬间就是几百米。惬意,过瘾,疯狂!我是好玩了,感觉特别爽!但是我的屁股却非常不爽。裤裆里不该湿的地方都湿了。我才知道"难言之隐"和"有苦难言"原来还是有区别。我原本可以穿上防水裤,可是我不喜欢那个玩意儿。穿上它通透性太差。该透气的地方总是不透气,不该臭的地方总是臭。要知道山涧想"洗洗睡吧"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还有比我更倒霉的呢。队友佛爷(北京小伙子)二百斤的体重加上惯性其下滑速度比我快两倍。滑到山谷才知道自己的小腿肚子被雪块划破。我也没看清楚领队夜走和杰拉点燃了什么东西迅速给他烧住了伤口。可怜这个胖弟疼的呲牙咧嘴。我比起他来说已经非常幸运,不就是遭了点小水灾吗?就相当于尿了裤子而已。

队友小萝莉滑到半路翻了两个滚,登山杖甩在跑道两边,身体连同背包却横躺在跑道上。我们在山谷下面看着她躺着不起来干着急没办法。这个时候上游冲下来的领队夜走马上就要冲击在她身上。她用劲儿偏离了一下身体,夜走侧着她的身体一闪而过......

  说实在的,每天有雪莲花的陪伴、队友们的欢笑、冰川上的心旷、雪上顶上的神怡、还有每天的惊心动魄,我的心回到了童年。我们在第五天宿营地曾经看过这样的景色,那是太阳落山的一瞬间:

雪山,

被残阳燃烧的彤红。

雪山下,

湖泊开始紫气升腾。

湖泊旁边,

帐篷变成霓虹灯。

帐篷内外,

是红色的海洋。

这不是火焰山,

这更不是马良的画。

这里是博格达,

我曾身临其境。

雪山在融化,今年的风景明年可能没有。甚至今天的景色也不属于明天。某一些迷人的地方只是瞬间的存在。如果你想欣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那就走起来吧!

  当我们站在一处海拔4200米的雪山垭口时。博格达主峰在云顶飘浮,三座主峰交替出现。我们成功了!我们在峰顶欢歌,心中的郁闷和劳累瞬间烟消云散。

突然感觉诗人李白是不是也来过博格达呢?想起诗人李白的梦中狂诗《梦游天姥吟留别》就是为我们所作。

对面就是盼望已久的博格达主峰。眼前是蔚蓝的天空,一团团白云极速飘动。博格达山峰云雾缭绕。阳光诡异地穿过云层,照在冰川上、照在雪峰上、照在山谷中的湖泊上,这里不是大海,胜似大海。仿佛:

波涛汹涌,

千丈冰川向天横。

惊涛拍岸,

白浪卷起万刃城。

一束束霞光向四下扩散,博格达山峰时隐时现,这正是李白诗句的写真:

烟涛微茫信难求

......

云霞明灭或可睹

......

我们左一道山岩,右一道冰川。在迷茫中行走,在心惊中攀登。雪莲花为我们指路,罂粟花为我们壮胆。冰川上数条冰河怒吼,狂奔,倾泻而下!你看,李白不正是这样狂书吗?

千岩万转路不定,

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龙吟殷岩泉,

栗深林兮惊层巅。

......

博格达主峰谷底是两个不规则的湖泊。随着天气的变化时而清澈,时而乳白。清澈时透明不见底,乳白时方成天山乳池。湖泊边缘惊涛骇浪,丘峦崩摧。

一团团彩色雾气在湖泊上空悠悠飘荡。云欲落雨,水似升烟。好像众多神仙女儿喜驾鸾车为我们送福而来。我们欢呼,我们歌唱。有的队友在高山冰天雪地脱去上衣,翩翩起舞。仿佛要与神仙姐姐一起共度良宵。诗人李白也正是这样描写:


云青青兮欲雨

水澹澹兮生烟

列缺霹雳

丘峦崩摧


洞天石扉

訇然中开

青冥浩荡不见底

日月照耀金银台


霓为衣兮风为马

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虎鼓瑟兮鸾回车

仙之人兮列如麻

  第五天中午我们有幸目睹了雪崩的壮观景象。我们正在冰川上惬意行走,寻找最佳地方兴高采烈地拍照。山峰上一处积雪訇然塌下。上万立方米的积雪向山下飞落。雪块就像一只垂死的失去控制的神鹰跌跌撞撞向悬崖下滚动。四分五裂的雪堆形成片片白花,仿佛幻想再次飞起。但还是飘然而下......粉碎的雪块向悬崖两侧飞散,就像神鹰张开了翅膀,翘起了尾巴,它试图停止飞落,无奈尽是垂死挣扎。它的身体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只剩下一个可怜的头颅还在努力摇摆,露出一种憋屈,寡助的悲惨表情。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雪崩的幻影已是烟消云散。

山顶上依然是皑皑白雪。甚至根本没有雪崩的一点痕迹。阳光依然如故,继续温暖着,照耀着雪山上的雪。雪山依然是雪山。继续巍然挺拔,危峰兀立,怪相嶙峋。紫外线依然还是那么可恶,侵蚀我们的皮肤。

只有轰隆隆的雪崩余音在山涧回荡。我们已经无法分清雪崩与冰川流水哪个声音更优雅,那个声音更悦耳。

  第六天下午我们在过象鼻梁下边的一条河的时候。河水宽而湍急。徒步队伍拉开了很大距离。我本来可以跟随领队杰卡过河。为了能找到更好的过河地方,我一直在河边徘徊。多走了四公里河道乱石路,最后还是踩空落在在河水里,两条腿完全进入河里,我湿身了。队友敖俊鲜比我更糟糕,她彻底泡水。那种冰凉、那种刺骨,只有落水人才能体会。过河后在象鼻梁下面的一块绿草地上搭建帐篷。我们在玉石上晾晒衣服,在睡袋中暖和身体。这是博格达之行唯一在草地上搭建帐篷的一夜。

晚上十一点,天空变成了一个无边无际的黑色湖泊。仿佛有无尽的湖水就要淹没整个山川。冰晶钻石一样的星星在天上偷偷向我眨眼,月光尽管冷清,但是它让这里宁静,安详。我看着半个月亮在云层中极速飞翔......他好像欲使天空变亮。

博格达山象鼻梁的夜晚仿佛是魔幻般的世界。又是一曲《草原之夜》:

美丽的夜色多沉静,

草原上只留下我的琴声。

想给远方的姑娘写封信,

可惜没有邮递员来传情......

等到那冰川雪消融,

等到草原上送来春风。

你驾着你的快艇,

来到我的身旁

进入我的帐篷

伴我的琴声......

  快要结束行程了。我们在博格达雪域几乎每天都有雪莲花的陪伴。我们总会腾出部分时间坐在雪莲花旁边。感受石头旮旯里的生机。就那么一点点泥土,生出一片片神奇的花朵,我不由得为她赞叹,正是:


我自云雾走出

香从雪莲飘来

满脸清虚雅致

全无半点尘埃


闻闻不可思议中的味道和气息。饥饿的胃肠仿佛也无声无息。我们竟然舍不得用手触摸雪莲花的花瓣,怕它因此而萎缩。更没有一个人因为喜欢它而把它摘下......

每天连续十几个小时在山涧穿梭,夜晚睡在星光下的帐篷里的确令人兴奋。半夜突然拉开帐篷望一眼西垂欲坠的那半个月亮,我感觉燃烧的太阳越走越近。好像它已经在雪山的背后飘荡。我看见那个冷清的半月慢慢地落在地平线下面。他可能化成灰烬,也可能回家小息。

清冷的蓝白色月光,渐渐消散。我又开始瞅着东方远处山峦那一条条曲线,就像少女的肌肤。越来越迷人和动心,我的思绪也开始清晰,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三十年前的一首歌曲又在耳边响起:

昨夜的

昨夜的星辰已坠落

消失在遥远的银河

想记起

偏又已忘记

.......

昨夜星辰

今夜星辰

依然闪烁

象鼻粱是我们重装徒步环博格达最后一座山峰。我们由此开始下降。象鼻梁海拔为3300米。这是一座奇特的山峰。也是高山草甸。各种奇形怪状的岩石就像珍珠一样镶嵌在草原上。这些珍珠般的岩石就是彩色的玉石。而且纯度很高。草原上一群群肥壮的大尾巴羊在上坡上悠闲地吃草,它们对我们的造访熟视无睹。羊群里有很多巧克力色的、白色的、红色的、黑色的羊。它们和草原上的岩石浑然一体。有人看着照片问我,哪个是羊,哪个是玉石?我来告诉你:

羊群是流动的玉石,

玉石是静止的羊群。

下雨的时候,

羊群是玉石。

起风的时候,

玉石是羊群。


  7月23日下午两点半。我们顺利下山。来到我们与司机相约之地。令我们苦闷的是山路被破坏汽车无法来到。我们已经松懈的精神再也无法紧张。我们下山已经走了20公里。通知我们还必须走10公里左右,我骂娘的情绪都有。

唉,情绪是情绪,路还是要走。我们垂头丧气,都露了苦逼样子。队友敖俊鲜和张秀最苦,她们的双脚都打起血泡。每走一步心里都在哭泣。我的脚掌火辣辣地疼,我都不敢脱鞋看,生怕看见血泡后不敢迈步。还好,我的脚丫没有起泡。我们咬牙坚持了两个多小时终于见到接我们的汽车。我们看到汽车后几乎想趴下。最后一天,我们竟然走了近三十公里。三十公里的爬山、下山、淌河、碎石......苦过了,痛过了,一顿新疆西瓜,我们乐了。

户外徒步戴帽子包裹围巾是必须的,我原来不习惯这样,包裹起来呼吸都困难。在领队的指导下我全部包裹起来了。只是墨镜下面鼻梁上露出一片空地。紫外线很机智地侵略了这块空地。仅仅一天时间就强行给我的鼻梁配备了一副"雕花的马鞍"。害得我在乌鲁木齐市每次安检刷脸时都的给人家解释:"我就是我,我是正版的我、我不是盗版,我鼻梁上这个雕花的马鞍是冰川紫外线给我的临时恩赐"。安检员看在我背包的面子上承认我是原版。

我已经将心中的那头白鹿寄存在博格达山涧。等待有兴趣的时候......

再见,博格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