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作 者 / 君 玉

图 片 / 网 络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 题 记






光年三部曲·时空光影(第四十卷) “听泉”包厢在茶楼二楼,沈云洛上了楼就看到,也看到门前分开左右站立的两个黑衣人。见她来到,都没有确认一下就直接推开了包厢的门。沈洛心内转动,脚下却没停步,而是不急不缓、沉静淡然地走了进去。 第 110章 离开他 “很好,还差两秒钟。沈小姐非常准时。” 门在背后被关上。沈洛站在门内,一时没再往前走,冷静地看着房间内唯一的一个男人。一开口,沈洛就知道正是刚才给自己电话的男人。看起来比自己略年长一些,容貌漂亮,冷峻优雅,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与他的声音极为一致,冰冷,寒意摄人。眸光冷然无波,如浸寒潭。 此时若有第三个人在这儿,就会发现这两个人此时的眼神惊人得相像,只是二人都不发觉。 “既然准时,就不存在您过时不候了。不过我依然对先生没有印象。” “只是面容没印象吧,您可以叫我Corleone.” “Corleone?” “请坐。” 既来之,则安之。想到自己做好的安排,沈洛坦然就座。对面,男人漠然地看着她,眼里却不被察觉地闪过一抹光亮 。 “Corleone先生,我现在是在上班时间。到底是什么事情,还请您现在赐教。” “呵呵,好。沈小姐爽快,那就非常简单。请您离开他。” “离开……谁?” “秦忠信。” “这是您要告诉的事情?”沈洛是真的愕然。 “……”对方惜字如金,一副他说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表情。 “Corleone先生是请我来听笑话的吗?” “是吗?” “请恕我直言,您未免太唐突了点。您是谁?有什么权力?” “现阶段,唯一有这个权力的人。” 沈洛心里顿了一下,现阶段唯一有这个权力的人?唇角轻牵:“抱歉,无法明白您的意思。” “您懂。他背叛了不应该背叛的人。” “……” “您让他拥有爱,很幸运。只是,他不该有这份幸运。” 他是谁?林丹有个兄弟,不像。林丹若有这么一个弟弟,早就翻天了,哪里会这样老实。那么,忠信背叛谁?背叛……夏玉姝?站在夏玉姝的立场,倒也可以理解?可是他是谁?凭什么为夏玉姝出头?许嘉志?也不像,许嘉志是很阳光的一个人,年纪也不符合。似乎,身份也不符合。Mr.Corleone,沈洛想起夏之涛将那母子送到了M国,那女人嫁了一个鬼佬,难道是他?是了,能这样讲话的,而且,让心心叫他“uncle”。Uncle,是让心心叫他“舅舅”吧? 沈洛注视着对面这张漂亮却冷酷的脸,这么注意之下,才发觉和自己查看的夏之涛的照片颇有些神似,尤其是那双眼睛,已是如此相像。心里闪过一丝异样。 “除了这一件,还有其它事情吗?” 他微愣:“只此一件。” “Corleone先生,您有想的权力,但我和他的事情和您没关系。事情已经说完,谢谢!我先告辞。”沈洛站了起来。 “十亿资金也没关系?” “什么意思?” “中盛和M公司的合约,他要额外付十亿资金,三天之内,今天已经是第二天。十亿,据我所知,他还是有些困难的。”他泰然地看着站起的沈洛,语调轻缓,吐字清晰,“不过,您若离开他,我可以免掉这十亿。” 就是让他知道有林丹的参与,让他恶心。让你离开他,让他尝一尝爱而不得的痛苦。 “十亿的资金?” “……” “也许他有困难,但我相信以中盛的实力……” “中盛?”他知道秦忠信不会用公司的帐给这十亿,这是他的骄傲,“卖股份吗?这还只是第一笔,将来他不一定保住大股东的身份了。而且,失去大股东的身份也只是开始,他该回归原位。” “回归原位?” “我刚才说过,他背叛了不该背叛的人。也许沈小姐不清楚一段历史,不过没关系。我只想告诉沈小姐,他现在的一切是因为借助了一份跳板,甚至这份跳板直接给了他一切成就的基础。现在这一切到了该被收回的时候,而我,就是来收回这一切的人。” 沈洛看着对面的人,声音轻飘地无一丝起伏,却淡漠至极,也冷酷至极,让自己脊背升起一股更胜于初见夏玉姝魂魄时的寒意。刚才升起一丝异样的心冷了下来,一股面对强压的反感对抗不自觉间升起。 “收回?我从未认为他会输于任何人。” “是吗?那么本人更坚定您该离开他。他不该有此福气,也不该被允许一直如此幸运。” “不该,谁有力量决定别人该与不该?我真该敬佩Corleone先生的自信。” “谢谢!不过,于沈小姐来说,可以相信中国一句古话: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且,到目前为止,本人还没有失手过。” “是吗?不过,若有万一,倒是要感谢您帮我创造一次和他共患难的机会,这机会可很难得呢。” “呵呵,我很遗憾,沈小姐有些天真了。商场中,不是所有的跟头都有机会翻身的。当然,做人要留些余地,为了友好,我会帮他关上所有的门窗以便省却秦先生折腾的力气。” 入耳这淡漠却冷酷又狂妄地嘲讽,沈洛一股怒气上升,愈艰难愈冷静的内心却又让她清晰地看到,对面的人若真下定决心,给他带来麻烦是一定的。这麻烦还一定不会是一般的棘手。 这时对面的人却是微微一笑,颇为难得:“若沈小姐配合得好,我可以考虑保留他小资产所有者的身份。” “呵呵,我拭目以待Corleone先生做到。说到底这是你们男人间的战争,是他该考虑的事情,而且我相信他不需要任何人的仁慈。谢谢!再见!”嘴角浮起一缕轻蔑地微笑,转身走向门口,拉开门走了出去。 他没有拦她,有点儿出乎意料,第一次见到在自己面前敢这样自如放肆的人——还是个小女人。意念一转:倒也聪明,相信他?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吧?女人! 室内恢复一人,寒意笼上了全身。垂眸,看向光可鉴人的桌面上倒映出的自己的手,一抹冷漠的笑浅浅挂上嘴唇一角:这就是秦忠信和钱子瞻相争的女人?一个远精明过林丹而无情又爱财的女人?两个人都这样没眼光,可能吗?不过,也好。若是,就让他守着这样一个女人当宝吧,也算他活该不珍惜当初该珍惜的。若不是,那十亿就当为孩子接管吧。无论如何,此局,自己都不输。 沈洛出了茶楼,看时间还早,回到办公室,第一时间取消了之前的定时信息。感到身体有些发冷,对着电脑屏幕,大脑里却回旋着刚才听到的信息:十亿的资金,让他回归原位。自己不太懂公司的运作,但大概想得到,十亿现金流,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且,这还只是第一笔。看得出,带着不平心理的他不是良善之辈。商战,一场无硝烟却异常残酷的战争。他,会为难吗?他会怎样度过呢?事务上自己确定帮不了他一点忙。不过,也不会盲目地那么具备奉献精神,一听他因为自己陷入麻烦就赶忙以“爱”之名退出。人在困难时,没有爱人在身边的心灵相通会更困难。自己相信,若真的有困难,自己至少能让他有精神的鼓舞。若退出,就真是给他精神打击了。不管外人怎么理解他,自己知道事实上他不该回归原位,也不该只是一个小资产所有者。遗憾地却是若他真有困难,事务上帮不了他,资金方面自己也帮不了他。相信他,这样一道坎,他一定能解决,但困难也一定会有。今天是第二天了,也就是昨天这个问题就存在,他却只字未露,是有了解决方法呢,还是怕自己跟着担心? 脑里回旋着问题,手里处理着工作。心里迫切地想见到他,想这时在他身边,不做什么,陪着他,也安心些。忽然觉得,他提议的辞职似乎也有道理,两个人总要有一个能时间自主才好。 看看时间,已经是五点半,他没有来电话,也没有信息。想想,怕他时间不方便,发了条信息过去。很快,信息回来:宝贝儿等我去接你,可能要多等我十五分钟。心里一暖,回了个微笑表情。 还未下班,人已归家心切。国有单位,下班十五分钟,足以够人走空的了。沈洛六点十分从大堂慢慢出来,到了大门正好看到车子停下来,接着驾驶座打开,却是司机走了下来。她停下走往副驾的脚步,有些惊诧。和自己一起时,他一般不用司机,他不喜欢有别人在他们两人之间。 这时司机走到后座帮她打开车门。



“洛洛。”从车里传来秦忠信的声音,微笑着看向她。 不自觉的笑意浮到脸上,她上了车。疑惑地问:“今天怎么……你怎么了?” 正想问他怎么今天不自己来接自己了,而是带了司机,却见他颧骨一块青,嘴角也有一块青,不禁吓了一跳。 “没什么。”他不以为意地回她,升起了前后座的隔板。然后把她拉进怀里,一番深吻,她温柔地顺着他的心意。这次不用自己开车,他缠绵而长久地含着她的娇唇吸吮,缓解自己一天来的想念,还有因为旁边有人对她虎视眈眈而带来的惊慌。虽然二人已是夫妻,可是对方不是在明知道的情况下还这样一往情深地惦记着自己的宝贝儿?这让他气愤、抓狂、又醋意泛滥。却又怪不得这个可人儿,难道怪她太好吗?唉,恨不得把她吃掉,或者有道神咒把她缩在自己口袋里藏起来,回家才把她复原。 沈洛也想他,再加车窗玻璃外面看不到车窗里面,便一时放纵。不过终归有司机在前面,她还是先恢复理智,制止了缠绵的继续。其实他也不会在有外人在的场合失了分寸。司机在场,虽有隔板,可还是在同一空间,不同于平常自己来接她。 他来接她的惯例是先拉住她一个快速的深吻,虽不好长久,但好歹解一下一天的相思。 沈洛觉得在研究所门口,虽心里也非常想念,却也有些羞窘,可在当初她几次阻止未果后也就由他,研究所的门岗早都见怪不怪了。拜他所赐,原本低调的沈洛现在已经是整个研究所的名人,单身女同事的榜样,因为嫁了一个这么优质又相爱的先生。秦忠信自己也振振有词,夫妻相爱是应该宣扬学习的,如果所有的夫妻都像他们一样,整个社会的幸福指数会高很多。沈洛觉得好笑,但也赞同。心里赞同,便也不藏着掖着,口里直接表达了出来,他见到她的认同会很满足。她也发现自己宠他的时候,一贯那么深沉冷静的他也会像个孩子,接受的幸福而满足,而自己心里也会很快乐。原来夫妻相处,彼此都不是只有一个角色。自己很多时候像是被他宠着的女儿,自己有时又会母爱大发,但更多的时候,在他面前是一个女人,一个被自己深爱的男人深爱的幸福女人,而他是深爱自己又被自己深爱的男人。 在他稍稍放开自己后,伸手到他嘴角轻轻地抚摸,心疼地问:“怎么弄的?” 他抓下她的手,放在手里握着:“不小心碰到的。” “不小心碰到?”这谎扯得真够有智商,知道他不愿说,故意冷下脸,咬咬牙,“哪个女人咬的?回家再好好审你。” 突然见她河东狮吼的样子,既新奇又好笑,只觉是别样娇憨妩媚,忍不住捧着她脸又对着娇唇亲吻一口。又想到她说“哪个女人咬的”,忍不住笑得胸膛发颤,把她按到怀里:“宝贝儿太厉害,我会怕呢。” 一边悄悄按因牵动而发疼的嘴角,一边想若那人听到自己的宝贝儿把他称为“女人”该是何等精彩的脸色! 两人回到家,先回了卧室。换好衣服后,沈洛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自己拿出来医药箱,一看,睁大眼睛,里面竟然空荡荡的,犹如“一无所有”,难怪拎起来这么轻。 他了然,抓过她的手:“宝贝儿,真的没事,磕一下而已。我是个大男人,这点儿算不上伤的伤还受不了?又不是小孩子,小孩子若是个男孩子也要他锻炼着抗摔打才行。” 第 111 章 爱你,守护你 她无奈地看他一眼,放下有名无实的药箱。转身坐到他腿上,搂住了他的脖子。语带嗔怨:“说是这样说,可是也不要让我担心才好。” 本身已是软玉温香在怀,她又娇声暖语,不由他心中醉软,哪里还反驳得了。只托着她的头,吻住那娇娇的唇,唇齿相依间安抚她:“嗯,不让宝贝儿担心。” 一番耳鬓厮磨,心头发热:“宝贝儿,我饿了。” “下去吃饭了。” “想吃你。” 她睁开眼睛,媚惑一笑:“好。” 他大喜,抱她起身,她顺势站起,犹搂着他的脖子:“你在这儿慢慢吃,我先去吃饭。” 乘他愣然之际,灵巧撤离,旋身走向门口,留下一串轻灵得意的笑声。看她翩然的身影,方才悟到自己被耍了,失笑,追了出去。在楼梯口捉住这偶尔刁钻的可人儿打横抱起去了餐厅。 头发吹了大半干,放下风筒。看到他从浴室出来后看向自己,然后走过来。沈洛起身,迎到他面前,被他揽进怀里。仰头,抬手轻抚他犹有青痕的嘴角。他注视她片刻,看到她温柔的目光,眸色暗深。拉下她的手,俯下头,覆上她的唇。她抬手搂住他的脖子,迎上他,一吻离开。拉着他的手到梳妆台前,让他坐下。 “帮你吹头发。” “好。”握握她的手,把风筒递给她,然后看着镜子里她润白如玉的手指灵巧地翻拨着自己的头发,动作轻柔。短发易干,很快吹好。她关了风筒,他帮她拔出电源,转身向外,把她拉坐在腿上。 “宝贝儿,有心事?” “哪里看出我有心事?” “这儿,”抓住她修长细滑的手隔着睡袍放到自己胸口,“心看得到。它时时刻刻追随着我的宝贝儿,闭上眼睛时它也不会偷懒。” “你,”她无语,这人的情话是张口就来,而且道行是越来越深,让她感觉之前自己的小说里写的未免太单调干瘦,真是难为了读者的包容。抽回自己的手,双手搂过他的脖子,下巴搁他肩上。 见她扭着身子,把她抱起扭转身分腿正面而坐,一手扶住她的背,一手抚在她头上,手下的头发柔软顺滑,如丝如缎,令他爱不释手,不由侧头轻吻一下。 在他宽阔温暖的怀抱里被这样安抚着,她有些熏熏然,但是心里的关怀并不会忘掉。 “忠信。” “嗯。” “我真的有心事。” 抚着她头发的手顿住:“可以说说吗?” “我可以不说吗?” 他一愣,轻笑:“完全不需要我知道的吗?自己都可以化解?” “不知道,也许。” “暂时让你为难了是吗?” “怎么这么说?” “不然,怎么会让我感觉到?” “如果控制好不让你感觉到就是可以独自解决了?” “为什么要自己扛着?” “你会什么都告诉我吗?” 他沉吟一下:“基本上是。” “基本,你不是说不会再有信息隔断吗?” “宝贝儿,若我有一天在公司中午发愁吃什么菜式也要告诉你吗?” “……” “有些可能本身不是事,就不会告诉你。” “哦,就像那十亿?” “什么?”原本放松的身子一僵。 “你不知道?难道是我下午做了个梦?” “洛洛?”他惊讶,把她从肩头拉到面前,“你怎么知道?” “事情是真的?” “嗯。” “两天的时间你都没提过。” “已经解决了。”他轻描淡写的,抓着她一只手到嘴边吻了吻,“它还不值得惊动宝贝儿。” “是吗?可是有人认为很值呢。” “谁?” “今天下午上班时间,一个陌生电话邀请我到研究所对面悦人居喝茶,说有有关中盛的事情告诉我。” “你去了?” “不然呢,我怎么会知道,你都不告诉我。” “你还真是大胆。”他无意识地手一紧,隐约猜着会是谁。可是即使是那个人又怎样,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儿是谁。仿佛那不是下午的事情,而是将要发生。 “去之前我发了定时信息给你,若1个小时我不能安全离开或出了什么事,你就会收到我的信息。那里面有时间、地点、电话号码、事情原因。” “我没有收到。” “我顺利出来了,就没必要再发出去了。” “宝贝儿,”他抱紧她,“算你还有心眼,但还是太冒险。以后再有什么要先和我说。” “他只等我十五分钟,我想知道情况。” “有什么比你更重要?你可以回来问我。” “他先说过我不必担心人身安全。” “你也信?” “信。也不全信,所以留信息给你。” “那个人是?” “应该是和你订这个合约的人,姓Corleone。是他吗?” “是的。”两个人的“他”非同一个“他”。秦忠信以为沈洛问的是不是这个人和他约定的合同,沈洛问的是他是那个被送出国的男孩吗?只是二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对你说了什么?”



“他说有个条件可以免掉那多出的十亿。” “……”又有条件,可以想象不是什么好要求。 “条件是我离开你。”他屏住了呼吸,凝视着她。她对望着他,不说话,感觉到抱着自己后背的手有些紧,莞尔一笑,对着他幽幽吐出一口气:“不过,我没答应。” 暗暗松了一口气,面上不露声色:“宝贝儿真智慧。” “本来就不需要,”她黛眉轻扬,“我不懂公司里的事情,但看所里每次拨的经费也能想到十亿的资金一时间筹出来应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即便如此,按他所说为了筹款卖掉股份后会影响你以后可能做不了大股东,那就做个小点儿的股东好了。每年的收益所能给我用的总高过我的薪水吧?我干嘛要离开?” “洛洛!”他懂她话的背后涵义。 “你总能解决的对吗?”她的手抚向他的脸,眼里盛满的是信任。 “宝贝儿!” “可是,也困难吧?”十亿资金,还只是第一笔。他不会舍得卖股份,公司是他白手起家创建的,怎舍得把控制权送到别人手上。眼神里除了信任还有心疼。 “宝贝儿,谢谢你!”他心里激荡,带着感动,谢谢她没有以“爱”之名而退缩,想起上一世看到的以为是子衿的亲笔信,那才是给他最大的打击。 “我想,如果……真得很困难,至少我能给你一些精神上的支持,那么困难就是路上遇到的一阵风沙,大小而已。对吗?” 回答她的是深深一吻。 “不过,我还是有些遗憾,实际上,我确实一分都帮不了。我只有那一栋别墅,还有你给我的婚前现金,却是杯水车薪。” “宝贝儿,再困难,永远记得,钱能解决的问题,再大也远远比不上你。我本就由一无所有而来,有什么可怕呢?当然,我会尽力保住属于宝贝儿的那一半。至于你的,只管留在你私人荷包里。只要你自己别哪天遇到什么问题打着爱我的名义远离我。”你总不想我再一次饮弹自杀。 “他见过心心。” “谁?” “Corleone,他好像有些心里不平,是因为……玉姝吗?”看他好像没明白自己刚才的问题,便直接问出来。 “……” “说起来,我们还是异世姐妹。” “洛洛。” “他问过你吗?他误会你了。” “终究是我辜负了玉姝。” 她沉默片刻:“后悔吗?” “傻话。如何后悔,辜负你吗?” 命运的方向谁能决定,又能改变吗?如果可以,我不想伤害玉姝,但心意无法改变;而宝贝儿是无论如何都要留住的。那么,最终还是只能有负玉姝了。歉疚只是歉疚,转化不了爱。我谁都可以不在意,只怕宝贝儿会介意。 “忠信。” “嗯。” “我爱你。” “宝贝儿!”你爱我之心,我知道,因为,我也是这样爱你。所以,别人误会也好,痛恨也好,我可以负任何人,唯独不愿、不能、不会负你。 “想用我并没有多少力量的双臂护着你。” “宝贝儿!”双臂收紧,把她箍在怀里。你是这世上最能给予我力量的人。 “我希望能被你需要,像我需要你一样。” “宝贝儿!”我一直以为只是我需要你,谢谢你告诉我你需要我,你的需要给我鼓舞。 “不希望从别人那儿听到问题的信息。” “宝贝儿,以后都告诉你。除了没必要的。” “又来了。” “宝贝儿,我保证,会让你担心的,一定会告诉你。”既然总会担心的,清晰好过猜测。 “那你这伤是怎么回事?” “洛洛。” “……”沉默地注视着他的眼睛,带着一丝温柔地倔强。 “和子瞻练手呢。”对这样的她无奈,只得避重就轻地告诉她。 “子瞻?!”太惊讶,钱子瞻会这么莽撞吗?“你们怎么会?” “向他借的钱,他要收养珩珩。”没提有关她的事情。 “啊!”更惊讶了。想到昨天向自己表白的他今天又要收养珩珩,这个子瞻,还真是神秘古怪。“他真得借了?” “上午就已经到账。” “子瞻人倒挺好,不过这……太奇怪了。”对于他昨天的话细细地想过,终究无法责怪,只能以后相处时自己留意着点不给他任何错觉。 “人挺好,你和他很熟吗?”现在,有关那个人的话题都让自己敏感。 “咦,不是吗?你们不是好朋友吗?其实我和他见得也不多,只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很奇妙。” “奇妙?”是奇妙,莫名其妙,老盯着自家宝贝儿。 第 112 章 秦珩的抚养权 “他挺投缘的。” “……”警惕,虽知自家宝贝儿稳妥,但那人可是虎视眈眈。 “人俊朗,风趣,好风度……咦,你这是什么表情?”暗笑,真小气,要你瞒着我,偏要逗逗你。 “宝贝儿,你觉得他不错?” “什么我觉得,他是不错啊,很不错啊。”看某人变了脸,嘟唇吻了一口,“傻瓜,我觉得他不错,是朋友兄弟间的感觉。但是对你,是女人对爱人的感觉。” 他扬眉。她觉得此刻吃醋的秦先生真可爱,不过不舍得他难受。靠近他,柔软的唇吻到他有着胡须青痕的下巴。 “和他一起聊天会自然放松,不用掩饰什么。” “宝贝儿和我一起不放松?” “和他一起是人的放松,神态自然。和你一起,是灵魂自然的展示,但心理上会有女人的自觉,会紧张、会害羞,女人在自己爱的男人面前才会害羞。” 他低头,唇就要贴到她嘴角,声音低沉如醉:“现在也害羞吗?” 她呵气如兰,低语:“不会,”看着他眼眸深幽炙热,“如果,你闭上眼睛,距离远些,最好……” 稍顿,带丝诱惑:“出了这个房间。” “越说越大胆了,讨打吗?” “你舍得?” “不舍得打,不过,”轻触她的唇,“可以狠狠地疼。” 这一晚的相融相合,他没有往日的激烈,而是极尽的温柔缱绻。原来,身体的相合,有时会完全撇开欲,化成纯粹的爱与恋,像中国的水韵墨烟,淡远又深厚,至纯又缠绵。 第二天下午,一间会员制的会所茶室包厢。Corleone先生,或者称夏文隽,看着走出去的秦忠信,看着随后被关上的包厢门。眼神幽暗,意味不明。没想到他还真的做到了,没听说中盛的股票变动,今天早上却是整额资金一笔到账,难道还真是钱子瞻?他下午约见自己,原以为是谈合约的执行,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件荒诞的事:沈云洛是夏玉姝和自己的异世姐姐! 他不相信神鬼之说,可是自己从小受的西方教育也有灵魂一说,难道他说的是真的?那么为什么之前不说呢?可是,若说是为了躲避自己一笔笔资金的挤压,那么他完全可以拖延这笔钱而不是这么快就到账,只要想做,方法总找得到。那就是真的了?自己见过夏玉姝,说实在话,对她本人,会有一点关注,但是并没有熟悉感,毕竟没有共处过,话都没说过。墓地上,还是第一次见,但不可否认那份血缘带来的好奇。沈云洛,自己有这种感觉吗?仔细回想昨天两人见面的过程,的确,她令自己欣赏。心里升起一丝惊觉,能令自己欣赏的人,可不多。 一路沉默的Corleone回到莲峰山庄园,到了自己用作书房的房间,打开电脑,调出一个加密文档,里面是三个人的照片,分别是夏之涛、夏玉姝、秦心爱。停了瞬间,把另一个图片文件打开,里面赫然是秦忠信、林丹、沈云洛的照片。想了片刻,把沈洛的照片调到前一个文件夹里,放到夏之涛照片的隔壁。静静地审视着这两张照片,诡异地发现,这二人竟有些相像。是心理作用吧?可是视线再回到两人的眼睛时,停住不动了。这两双眼睛太像,只不过夏之涛多了分威严与内敛的精明,沈云洛多了分淡然与沉静,但同样深如寒潭的眸底深处的冷然却如出一辙。心头仿佛被一重击,呼吸加重,呆愣过后,做了一个动作,调出了自己一张照片放在夏之涛和沈云洛之间。他久久地看着眼前的三张照片,照片里的三双眼睛。渐渐地握紧了拳头,这是一个怎样的冥冥世界?视线下移,落到夏玉姝和秦心爱的照片上。玉姝整个人文雅灵秀,眼神温和,和夏之涛倒不是太像,可能是比较像她母亲。反而是秦心爱和夏之涛比夏玉姝还更像一些。虽然还是小小年纪,眼神倒是难得的沉稳冷静,脑海里闪过秦忠信那深邃冷静的眼神,两父女倒是颇为看得出基因遗传。 晚上九点钟,客厅内。 “你说什么?!”林丹震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今晚,让自己惊讶又欣喜地是他一如既往地按照原来安排的时间来到家里看儿子。走出儿童房后还说要和自己谈谈,虽已不敢抱什么侥幸心理,却也没想到会给自己如此一棒。 玩耍够安排儿子睡了后,秦忠信走出儿童房到了客厅,出门前停下来和林丹讲了自己考虑了几天的问题,虽比自己原定的时间早一点,但也算是到时间要把儿子带走了。他没有坐下来,只是语气平淡地直接告诉了一声,仿佛在说今天的天气还不错。 林丹因事先完全没有想到而心头慌乱,只觉头脑里“嗡”的一声陷入昏乱,气息不畅。 “不,为什么要把珩珩带走?他还小,才三岁,他还需要妈妈。现在不是很好吗?你定期过来陪他,只要陪他就好了,我不要你给我时间。” “不要给你时间?”闻言,他注视她片刻,忽然轻笑,“你很知足。不过,你还是忘记,你根本不在时间考虑范围内。” 赤裸裸的轻视让她的脸突然胀红,嗫嚅着说不出话来。他也不需要她说什么。 “念你生他的份上才告诉你一声。我不需要探视权,他是我秦忠信的儿子,现在是带他回家。” “回家?”她定了定心神,“他就是在家里。我是他妈妈,我和你有同样的权力,幼小的孩子是要归于母亲的,我有权力养他,我也养得起他。” “不错,你是养得起他,可是孩子要健康的成长就需要一个健全的家庭。你该为他考虑。” “健全的家庭?为他考虑?他本来就有爸爸妈妈,是你不为他考虑,是你!”她尖叫,生气、惧怕,将要失去最后的依仗让她恐惧。 “我会在这两天给他办好转学手续,你有个心理准备。”不理会她的挣扎,做了最后的通知,转身就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