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雨中走过荷池,一塘的绿云绵延,独有一朵半开的红莲挺然其间。


  我一时为之惊愕驻足,那样似开不开,欲语不语,将红不红,待香未香的一株红莲!

……

……

……


  漫天的雨纷然而又漠然,广不可及的灰色中竟有这样一株红莲!像一堆即将燃起的火,像一罐立刻要倾泼的颜色!

……

……

……

……


  生命不也如一场雨吗?你曾无知地在其间雀跃,你曾痴迷地在其间沉吟。但更多的时候,你得忍受那些寒冷和潮湿,那些无奈与寂寥,并且以晴日的幻想度日。

……

……

……

……


  可是,看那株莲花, 在雨中怎样地唯我而又忘我?当没有阳光的时候,它自己便是阳光。当没有欢乐的时候, 它自己便是欢乐!一株莲花里有那么完美自足的世界!

……

……

……


  一池的绿,一池无声的歌,在乡间不惹眼的路边。岂只有哲学书中才有真理? 岂只有研究院中才有答案?一笔简单的雨荷可绘出多少形象之外的美善,一片亭亭青叶支撑了多少世纪的傲骨!

……

……

……

……


  倘有荷在池,倘有荷在心,则长长的雨季何患?

篇后语:

郊外,康复基地。

那日傍晚,饭前散步,行走稍远。偶见一湖塘,绿荷、芦苇覆盖其间。晚霞夕照,但见湖光山色,令人陶醉。随即手机随拍,忘乎所以,流连忘返。害我晚点名时口头警告一次,并警示不可有下次,内心却暗道:值

文字:张晓风

照片:直挂云帆

  到此,应该说再见了,却想起美友龟欲刚刚在她的美篇"斯里兰卡的微笑"中的一段话:"世界是混浊的,我却看到了印度洋的湛蓝和澄澈",给我很大触动。其实,世界每一条河流原本都是湛蓝和澄澈的。

假如,面对所有生命,常怀悲悯,这星球该是个什么样子?


往期荷篇:


 七月·又见荷开


 一抹惊鸿,所为荷意


 红莲之美


再见了,感谢您的赏临

2018年7月20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