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巷陌,斜阳默默


惦着脚尖飞快跑过

滚烫的水泥路面

像只蹁跹的蝶

掠过长长巷陌

法国梧桐的荫凉

凝在了卖茶人的杯上

东风小吃部的冰饮激爽

可口袋里的钱

怎舍得吃进嘴里

只图一时的清凉?


捏着一枚五分的硬币

就象成了拥有天下的君王

有底气对世界进行一场肖想

先到百货公司蹲个半天

对橱窗里的糕点玩具

流着口水计算差距

无法拥有会跑的火车

也没法买下漂亮的水晶凉鞋

只够买包缤纷的弹子糖

整个世界瞬间沮丧


好在邮电局旁的小人书摊

能有效治疗我的忧伤

一分钱能翻来覆去看三遍

不认字只看图也快乐得要飞翔

若再登上高高的城隍庙石阶

看电影院精美的海报

更能抵过并不久长的失望


溪下街的集市已散

只余几个不甘的农人在树荫下

像几只热晕了的蝉

已没了信心拉长声调叫唤

自家鸡下的蛋

飘着甜香的玉米棒

都敌不过小葱饼的香

机灵的已在物物交换

换块西瓜滋润冒烟的嗓

换斤菱角宽慰碌碌饥肠

死了心的则挑起扁担

匆匆往家赶


感觉热得像要融化了

地面烫得心肝都会颤一颤

跑过棉花店与铁铺

那里一如既往的嗡嗡与叮铛

每回路过总会想了又想

夏天无人盖被为何要弹得欢?

火红的铁块莫非也有太阳的威力

把铁匠白豆芽菜的儿子蒸成

泛着铁色的玉米棒


跑到万泰巷

往防空洞口一钻

所有的酷热很快烟消云散

脚上还沾着泥的老大爷

热火朝天的下着象棋

围观的总比下棋的激动

喋喋不休的争上半天

河畔唱戏的石头老人

总喜欢在那依Y吼上两嗓

我从来看不懂棋局

听不懂戏曲

但不妨碍我心生欢喜


暮色在荫凉里释放得悄无声息

妇人们的呼唤如约响起

男人们顿时鸟兽散

炊烟在苍瓦上摇曳

像只撒欢的狗

催着人归去

捏捏手中硬币

跟着暮归老牛

缓缓走进斜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