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5

撰稿人:莫敏(写于2017年冬)

图片来源:莫敏

起风了,惘然想起已是深秋,缕缕拂过吹乱了发丝。带娃的日子显得更慌乱、不安,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路奔回陋室披件外套。娃睡了,开始给阳台上的花浇水,新种的兰花冒了新芽,文竹几经生死终于蓬勃生机了。从旧房子那搬来不知名的花也渐渐长起来。太阳花有点萧条,且不管了,等明年春风吹又生。

看着阳台这些花,不禁感叹,年幼时虽不爱干农活,唯独喜欢和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亲近,如今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种植,想想花开在眼前,不由嘴角上扬,眉间亦开了花。

一段寂寥的时光,能做自已喜欢的事,即使是带着甜蜜的愁肠,即使是虚度了年华又何妨呢?心境是明媚,安然。怀孕期间一段时间什么也没做,绣布已铺满了灰尘,临帖已搁闲。只是看花,种花,听曲,发呆,写写琐碎的闲语,念念远方的故人,寄声珍重,光阴就在指缝流走,眉角留下岁月的痕迹,不说虚度光阴,寻常的日子就是最好的生活。

随着年岁的递增,越来越喜欢自然、质朴的东西。衣服从潮流时尚变成了传统、棉麻的民族风,颜色还是一如过去的黑、蓝、粉。心里也是极爱白色的,只是怕粗枝大叶的自己会弄脏了那一抹白,何况喜欢的不一定要拥有,纯净的东西就保留心底惦念着吧。学着不争、不辩、不恼,与过往那些不如意的事也消解了怨恨,淡淡的过一些寻常人寻常小日子,安于内心的平静,远远地欣赏一些美好便满足,人生亦需要一些留白方才完满。

我时常幻想自己身着一袭青衣,坐在种满花花草草院子里的角落,静默无言,端着茶,一口复一口。与时光对饮,与自己握手言欢,聆听自己心声。一个人的时候,最适宜静想、思量过去的是非得失。

  一念缘起,一念缘灭,世间万般缘分亦如花开花谢,轮回更迭。谁又能陪着谁,从青丝走到白发,一不小心便天涯遥遥相望,那个春风少年或许到了暮年都不会再相见。一曲梵音、一阙清词、一株植物、一些老物件亦能触动内心的柔软和疼痛,如眼前的一杯茶倒映着故人的影子。多少个月下话桑麻,文字江湖快意恩仇的日子犹如昨日的事,无奈万般情深留不住故人,思悠悠,愁切切,何时休,唯一饮而尽思念的茶。

若无心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静赏落花,闲看白云,风云流转,功名利禄如烟云,人生云水一梦,而我们就是那个寻梦的人。以清静的心看世界,以欢喜的心过生活,以平常的心生情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