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是革命根据地,红色旅游十分火爆,除此之外位于陕晋交界处的自然景观壶口瀑布吸引着全国各地的游客前往游览;但对于志丹县的永宁古镇和甘泉县的雨岔大峡谷知道的人就不是很多。2018年7月21-22日,我们同几个好友相约随同宝鸡大自然国际旅行社小蜜蜂自由行专线组织的旅游团一行四十多人前往去了这里游览看到了过去没有见过的奇特景观。

对于黄河壶口瀑布人们并不陌生,它处于秦晋峡谷的南段,壶口一带由于黄河西岸下陡上缓,壶口以上宽约400米,河幅宽度和狭谷宽度一致水在宽槽中流行,到了深槽上端,400米宽的水面一下子全部倾注到30~50米宽的深槽中,形成瀑布。

二十一日下午我们陕北行的第一站来到了这里。

再次看到黄河经过这里的波澜壮阔...

黄河壶口瀑布两岸夹山,滔滔黄河到此被两岸苍山挟持,束缚在 壶口瀑布狭窄的石谷中,河水奔腾怒啸,山鸣谷应,形如巨壶沸腾,最后从20余米高的断层石崖飞泻直下,跌入30余米宽的石槽之中,听之如万马奔腾,视之如巨龙鼓浪,波浪翻滚,惊涛怒吼,震声数里,其形如巨壶沸腾,故名壶口瀑布。

当前正处盛夏季节,由于壶口以上水流的变化,出现3条叉流,壶口附近形成3个主要瀑布:一个位于龙槽顶端,落差约10米;另外两个分别从龙槽西岸和东岸跌入龙槽,落差分别为15米和7米。这种观察常常在不断的变化着,有时大雨后,槽端满溢,还会形成多股瀑布。

人们纷纷合影留念。

咆哮的黄河给游人留下了许多回忆。

从壶口出来我们又驱车赶到了甘泉县的下寺湾镇入住,22日早餐后沿着古秦直道前往志丹县的永宁古镇游览。这是一个还没有完全开发的十分值得一看的旅游景区。

永宁古寨位于志丹县永宁古镇,海拔1312米,全为红砂石质,山梁向洛河突起一山嘴,洛河环绕其东、西、南三面,山头魏然独立,峭岩绝壁,由来为防范军事要寨。上下分三层,上层雄踞突兀的山顶,中层微向外倾,十分陡峭,下层曲径通洛河可汲水供饮。相传当年刘志丹曾以此为根据地的指挥部。

在永宁寨前合个影,留下永久记忆。

蜿蜒曲折的洛河流淌于山脚下。

志丹历代都是边关要地。古时为躲避战乱,永宁山下的居民登上山顶,用绳索将人吊于半空在山上凿出一些石窑,俗称窨子,用来躲避战乱。据说进入那些窨子的原始方法是,首先用长绳将人从山顶上吊到洞口进入,山顶的人再下到山脚,再由那些进洞的人放出绳索从下面拉上去。洞里的人将长绳收进洞中,别人便无法进洞。到宋朝时,山上凿的石室、石窑、石洞已达100多间(孔),约可容纳千余人居住生活。石洞分为上下三层。每一层成为一个独立的山寨,山寨与山寨之间由石桥连通,山寨与地面仅靠南边断崖上搭的天桥相连。当敌人来犯时,拆掉天桥,敌人便无法到达山寨。此寨易守难攻,威名远播。第一层山寨地势最高,古时山寨的瞭望哨与炮塔就设在这里。第二层山寨的石壁向里凹,一孔孔石窑错落有致,彼此相通。底层山寨洞室密集,寨中有水井直通到洛河中。山寨外面峭崖陡壁,崖高数丈,潭水深不见底。古代因连年战争,土匪四起,为躲避战乱匪患,曾有几百户上千人到山寨落脚。据史书记载,宋朝时山寨已经形成上下三层,有大小窑洞数十孔,大者可容百十人,小者仅容一二人,彼此相通,饮食、入厕、住宅、圈舍井然有序。三层各自为寨,寨与寨靠南边的石桥小道连通。石桥可随意移动,遇到强敌时拆掉石桥,坚守不出,遇见小股敌人则杀下山去,抢夺马匹和粮食。

永宁山也是一座见证历史的山,记录了陕北革命燎原之火。渭华起义失败后,刘志丹秘密潜回保安县。他深知永宁山寨的险要,于1928年在这里秘密建起了保安县第一个党支部——中共永宁山党支部,组织民众抗粮抗税,要求官府减免税银、救济灾民,从此拉开了“闹红”的序幕。后来,刘志丹发动群众,夺得了县民团团长职务,把民团改造成了共产党掌握的武装力量。1930年,他又在永宁山中秘密组织了20多人的队伍,奇袭甘肃太白镇民团,缴获长短枪60余支、骡马10多匹,从此刘志丹带着这支队伍活动在陕甘边,攻城克县,革命势力不断壮大。

  1986年12月20日,永宁山被志丹县人民政府公布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在这里还没有开发,基本处于原始状态,也不需要门票,游客都是慕名而来。

中午十点多,我们又来到了深藏在陕北黄土高原具有神秘地质奇观而著称的甘泉雨岔大峡谷。

黄土高原也有大峡谷,神奇的地质地貌,吸引了北京、上海以及南方一些摄影爱好者纷纷前往,2017年关于雨岔大峡谷的微信刷爆了朋友圈,也是这个原因驱使我这个业余摄影爱好者带着对黄土高原大峡谷的向往,才踏上了这次探险之旅!

关于雨岔峡谷的形成,专家们认为,在亿万年前,陕北曾发生过强烈地震,黄土大山分开一条条裂缝,有宽有窄,又经过上亿年高原暴雨导致山洪暴发,地表被切割和冲刷后慢慢形成这样独特的峡谷地貌。我们今天看到的雨岔大峡谷,与美国的羚羊大峡谷极其相似。一个陌生而神秘的地质奇观隐藏在黄土覆盖的地方,藏在闺中无人知,雨岔乡一带丹霞地貌峡谷群处于原始状态,尚未开发。

“雨岔大峡谷”不是一个地名,属丹霞地貌峡谷群落,分布在雨岔乡几公里范围,是雨岔乡若干条峡谷的统称,当地人称峡谷为“沟”。目前被旅友发现的峡谷有四条:龙巴沟峡谷、花豹沟峡谷、南河沟峡谷(又称牡丹沟)、桦树沟峡谷,几条沟地质各有特色,由于天气原因,这次我们只走了桦树沟一条峡谷。

桦树沟长约八百米,这是一条不用走回头路的沟。也是雨岔峡谷群中比较精彩的一个峡谷,算我们运气好,在阳光最给力的时间段进入桦树沟。入口处有梯子可以攀爬下去还不算困难,进沟可就没有回头路必须一路走到头,好在沟不算太长,出沟处很是惊险,沿着峭壁,抓着一根绳子攀上去,很让人心有余悸。

我们进入这里是阳光最好的时段,阳光透过峡谷的裂隙,在岩壁上不断折射而呈现出迷人的色彩,从明亮的橙色到绚丽的红色,黑洞洞的峡谷如宫殿华灯初上,霎时冰冷的峡谷变得柔情而温馨......

雨岔大峡谷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是上帝的馈赠!多少年深藏闺中,今天终于揭开了它那神秘的面纱,给世人一个惊喜,一个震撼!

置身在峡谷中,仿佛穿越时空隧道,石壁九曲回转,如波浪般从身边划过,线条优美流畅,想象着亿万年前,这里曾发生过怎样的地壳震动;今日的黄土高坡,当年又是怎样的惊涛骇浪......

雨岔大峡谷的发现,奇幻地质景观,成为摄影爱好者魂牵梦绕的创作殿堂!

亿万年的变迁,风蚀水侵,峡壁坚硬光滑、优美的线条、精细的纹理,让人惊叹大自然的奇妙!

由于景区的原始状态,没有安全措施,加之从游客服务中心到景区二十多公里路是黄泥路面,且山路崎岖,目前正在全段修路,若遇雨则车辆无法通行,进入峡谷内遇突发事件更是很难及时处置,存在诸多危险,为了保护雨岔峡谷不被破坏以及游客安全问题,2017年4月25日甘泉县政府曾经发出《关于对甘泉丹霞地貌峡谷群实行全面封闭的通告》。但随着时间推移又重新开放,根据天气预报决定是否开放,据管理人员讲,我们去的前一天还在关闭,算我们荣幸,天气预报无雨,但刚从峡谷出来就电闪雷鸣,紧接着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接送游客的景交车走到半路上不来,我们只好冒着大雨踩着泥泞艰难步行了三公里多才到了景交车趴窝处,好在景区启动了突发事件处置预案,几台道路清理机械连续作业救援,才使几百名游客脱离险境。回到家后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则消息:甘泉县大峡谷开发建设领导小组管理办公室关于“甘泉大峡谷”实行封闭管理的通知。封闭期限从2018年7月22日--8月31日。这时我们才体会到我们这些游客成了关闭前的最后一批,即是遇险者,又是荣幸者......

雨岔大峡谷神奇景观使人看后映像深刻,但甘泉县有关部门要把这一震惊国内外的美景推出去,使当地老百姓致富还应该作大量的工作,必须改善景区内的吃住行等基础设施,能使游客高兴而来,安全而归!

我们期待着下次看到的是雨岔大峡谷的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