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李商隐


《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兖》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荷,曾轰轰烈烈地盛开,开尽了 生命里所有的光华,直至那花收冠。剩下一株纤细的身姿在寒风中轻轻摇曳。纤细的身姿高举莲蓬,是来年生命的希望。

一池残荷,颓枝败叶,余辉残蓬,不堕污泥,清风透骨,生命尽头呈现的是美和精致,与哀伤无关。残荷是生命的记录,如诗如画。

残荷与承载之生命的水土常相厮守,喁喁私语,朝朝暮暮,花开花落的章节,在生命岁月里无限延伸。残而美、而优、而雅,生命的轮回不屈不挠,何俱狂风暴雨,天寒地冻!

残荷之美无关红艳,而是凄美中的风骨和坚韧、引领来年万紫千红的季节,抒发鸟语花香的向往,积蓄沉淀生命绽放的力量!

有一种美,需要跨越时光的长廊,在繁华凋尽的心卷反复吟读,反复咀嚼细品,才得其深味。残荷之美亦如此。

  一直以为,荷的美一直留存于夏日,却不经意那一池的岁寒枯黄。

没有悟道,有些风景是看不到心里的。

记不请,荷的第一片花瓣是从哪一天开始凋落的,满目的繁华巳无踪,看到的却半是萧条,半是如诗的残荷清骨。

坚守着一份生命美丽的本质,清美的傲娇韵意,在水里无意雕琢却成了攝人心魂的风景。

内在的美往往和时间的老去无关。在一隅平常的角落,从容的凋谢,那怕身形憔悴枯槁,傲人的风骨依然如画如歌。

花开不语,花谢不伤,不泪不哀的面容是一种真正坦然超脱的境界。

一缕青风吹来,花开花落,仿佛诗中,仿若梦里。

时光深邃,心境深邃,用残荷的意境去解读人生,那份简一的单纯更增加了一份凄清真实。

遥念你悄悄投递过的一眸温柔,流年里忽然涌满太多感慨,时光可以模糊一切,清香的心事却永远不会凋败。

  残损的东西很少人去关注在意,然而那美丽却是静静存在的。若不是深解了人生的一页兰章,怎会被一朵凋败的荷震憾了灵魂?

不是只有芬芳的盛开才是一种美,沉淀了沧桑的静然的面容更是一种美。

一流的美丽,是从骨子里由内而外散发出的通透的美丽,仓促短暂的生命,有过一次唯美的盛开便足够。

褪尽浮华,坚守一份生命的冀望。真正的风情不在眉目,而在那寒风料峭我独立的风骨里。

戊戌仲夏 槎城圖書館 荷花池 美緣手作

冰清玉洁

来年生命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