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1日,当年一群在延秀小学长大的小伙伴们及父辈老教师欢聚一堂,重拾儿时的童趣、纯真、顽皮、友情。

时隔46年,虽然模样早已改变,但那熟悉的彭县口音一点没变,大家叫着儿时小名倍感亲切温暖,尘封的记忆一下打开了,仿佛回到了46年前……
我们是一群延秀小学老师的子女,生在五六十年代,那时老师们的家都在学校里,因此我们从小就生活在校园里,校园就是我们幸福的家,校园就是我们快乐的童年,这是我们不同于其他同龄小朋友的地方,也是那时学校文化的一部分,更是一段历史的见证。
那时正是文革时期,延秀小学改名为工农兵子弟小学,我们的父母很忙,白天上课晚上政治学习,寒暑假还要集中进修培训,没有时间管我们。童年的我们成天无忧无虑,天真纯洁、活泼可爱,没有压力,没有责任,没有心碎,没有伤害,没有疼痛。捉迷藏、跳房子、滚铁环、荡秋千、翻双杠、打乒乓、玩沙子、翻教室、钻桌子、爬树子、摘果子、跳橡皮筋、打克朗棋、打板羽球、偷吃宾麻子……校园的每个角落都留下了我们童年太多太多快乐难忘的记忆!
1972年至1977年彭州市还叫彭县,随母亲工作调动,离开了延秀小学,先后到彭县二中、彭县一中,在彭师附小读的小学四年级、五年级,彭一中读完初中三年后离开了彭县到了青白江川化中学读高中。
一别46年!今天我们相聚在一起,回忆着过去,回忆着童年,回忆回忆……

彭州市延秀小学,始创于清朝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初始阶段是彭县第一所女子学校,原名“延秀女塾”;民国初更名为“三忠祠小学堂”,学校执行民国元年所颁布的《小学教令》......1966年至1976年,延秀小学走过了一段相当困难曲折的道路,期间学校先后改名为“彭县工农兵子弟学校”、“彭县工农兵小学”,并于1970年办起了“戴帽”初中班,增加了幼儿园班。1976年,按上级批示,解放路小学(即里仁街小学)与工农兵子弟小学合并,学校办学规模进一步扩大。1978年,学校恢复了“彭县延秀小学”校名。1993年,彭县撤县设市,学校更名为“彭州市延秀小学”。

儿时的老照片

这张照片已记不起是什么时间什么原因拍的。上面是喻妹,右边是贾华,左边是本人刘妹

姐弟俩

晓鸥和喻妹

李兴跃和陈孝堂

记忆中的校园早已不存在

孝儒哥,父亲当年是学校的教导主任,这次聚会的组织者

席原,翻拍老照片

当年延秀小学的老教师们,妈妈的老同事,我们的父母亲。

从左到右:潘太寿、张友存、陶忠琼、贺德芬、黄卓平、李华荣、周玉新、宋立仁、陈志斌、宋道贤、阙瑞秋、杨慧林

李华荣校长、宋立仁老师、周玉新老师

宋道贤老师(璟妹妈妈)、阙瑞秋老师(游佳娃儿妈妈)、贺德芬老师(茜妹妈妈)

当年学校的体育老师周玉新。每天晚饭后就缠着周叔叔给我们开秋千的锁。小时超喜欢荡秋千。

席原、周玉新老师、陈孝堂

张孃和潘叔,晓鸥父母

孝儒哥、周老师、贺老师

李校长、马可光

周叔叔和康一彬

宋孃孃和阙孃孃

宋孃孃和喻妹

席原、兴跃

康一彬,当年娃娃头

孝堂,孝儒哥的二弟

50后

第一排左起: 潘晓鸥、陈孝儒、阳萍

第二排左起: 胡岗、阳一辉、易宏、康一彬、李兴跃、陈孝堂

60后

第一排左起: 石冰、李璟、黄茜、林涛、阳进、刘俐、李兴东

第二排左起: 席原、周祖建、易聪、潘运明、李涛

两个当年娃娃头,陈孝堂、李兴跃

当年最爱在一起玩的晓鸥和喻妹,遗憾的是王浩、贾华、贾焰没来参加这次聚会

当年小学校长李华荣

李兴跃

晓鸥

石峰娃儿

茜妹儿

刘妹儿

参观延秀小学校史

同举杯共祝愿大家健康快乐!

50、60后合影留念

第一排左起: 席原、李璟、黄茜、潘晓鸥、林涛、石冰、刘俐、阳萍、阳进、李兴东、易宏

第二排左起: 陈孝堂、周祖建、胡岗、阳一辉、康一彬、潘运明、李兴跃、易聪、李涛、陈孝儒

全体老少合影留念

部分聚会图片和儿时老照片由小伙伴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