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知道红楼二尤,是初中时随父亲看同名京剧,由曾经扮演过《红灯记》中的铁梅的著名演员刘长瑜一人分饰尤二姐及尤三姐两角,刘长瑜师从京剧大师、四大名旦之一的荀慧生,嗓音清脆,唱腔优美,扮相那叫一个俊,让从未对京剧有感觉的我居然不间断地从头到尾看下来了,也随父亲学到了点滴京剧常识。我当时并未读过《红楼梦》,却对这姐妹二人的命运痛心且愤懑不已,久久都难以释怀。


后来读了《红楼梦》,发现书作者曹雪芹对红楼二尤的刻画更为精彩。红楼二尤原是宁府的当家人贾珍之妻尤氏的继母带过来的两位姑娘,显然和尤氏无任何血缘关系,这恐怕也就是为何尤氏会对丈夫贾珍和儿子贾蓉调戏玩弄两姐妹充耳不闻,听之任之的根源所在,当然也深切体会到了那样一个封建大家族中的人情淡漠。当初尤氏得以嫁入贾家做正妻,应该说家境不会太差,但在尤老爹过世后,家境必大不如前,尤老娘和尤氏姐妹为生计故,不得不依傍宁府度日,天底下从没有免费的午餐,这种依傍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而贾珍父子均垂涎尤氏姐妹的美貌,便趁机加以玩弄,对尤氏姐妹来说,这其中有多少的无奈和无助,但在世人眼里,这姐妹二人却是已经失了脚的堕落之人。命运似乎从此已定,恐都难有好结局。果然,后二姐嫁给贪图她美貌的贾琏,以为得了终身依靠,却被贾琏的正妻,那位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的王熙凤赚进大观园,终被她借巧剑杀死。三姐则看上了冷面郎君柳湘莲,并从此发誓洗心革面,为柳郎重新做人。这二人本倒是不错的姻缘,可尤氏姐妹及宁府都早已狼藉名声在外,三姐终被柳湘莲嫌弃悔婚,三姐悲愤之下,拔剑自刎。可叹姐妹二人本都想抛弃过往,重新开始新生活,可当时的社会终究没有给她们机会。


尤氏姐妹都模样标致,风流妩媚,美艳绝伦。二姐温柔善良、懦弱无主见,三姐则泼辣爽直,敢爱敢恨,刚烈果敢,两人虽是亲姐妹,个性却截然不同,但二人可说都是良善可爱之女子,无奈红颜薄命,最终姐妹二人都在花样年华凄惨死去,究竟是谁之过?读罢不由得久久叹息,悲怀不已!短短的六十五及六十六回两回《红楼梦》,作者聊聊数笔就把人物形象刻画得如此血肉丰满、生动传神,二姐的善良隐忍,三姐的嬉笑怒骂,包括她们的衣饰、妆扮,无不精彩绝妙。故事发展层层推进,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不能不佩服作者之写作功力的非凡无比。而红楼二尤也成了戏剧舞台上常演不衰的经典剧目。



由红楼二尤,不知为何我自然就想到了法国作家亚历山大·小仲马创作的长篇小说《茶花女》。这部作品是小仲马揉合了自己的亲身经历所写,故事讲述了青年人阿尔芒与巴黎上流社会交际花玛格丽特之间曲折凄婉的爱情故事。出身贫寒的巴黎名妓玛格丽特,为青年阿尔芒的真挚爱情所感动,毅然离开社交生活,与阿尔芒同居乡间。阿尔芒之父背着阿尔芒,责备玛格丽特毁了儿子的前程及家族的荣誉,玛格丽特为成全阿尔芒,情愿为真挚而崇高的爱情情愿牺牲自己,她离开阿尔芒,无奈返回巴黎重操旧业。阿尔芒不明真相,盛怒之下,在社交场合当众羞辱她。玛格丽特从此一病不起,含恨而死。阿尔芒读了玛格丽特的遗书,方知真相,追悔莫及,可一切都为时已晚,再也无可挽回,正如同柳湘莲为尤三姐的自杀而追悔莫及一样。


这个西方的茶花女的故事和我们东方的红楼二尤的故事何其相似!讲述的都是曾经为生活所迫而失足堕落的美丽女子,愿下定决心重新做人,可当时的社会及伦理道德却都无情地不给她们机会。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但这似乎只对男子而言。无论东方西方,社会伦理道德上对女子的要求却严苛得多。在现今社会,人们思想逐渐开放,时代在进步,观念也在改变,然而很多条看不见的门第及阶级之线依然横亘在我们面前。试想一下,如果红楼二尤或是茶花女生活在我们今天的社会,她们的结局会如何呢?我想请你们来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