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已逝去四十几年,离我们已慢慢远去。为了传承历史,抢救文化,国家设立了"非遗"。为了纪念先人,怀念爷爷,留住童年的趣事,不让它被时间淹没,我整理了这篇爷爷的故事,和爷爷讲过的故事,来和大家一同分享。


爷爷,他没有什么传奇的色彩,也不是什么渊博的学者。他就是一个一字不识的普通的农民。从我记事起,就未见过奶奶,那时爷爷就已双目失明,但他耳聪,声音洪亮,从未见他生过什么病。早年,他柱着拐杖到处跑,和人家摆摆龙门阵。


从父辈口中得知,解放前,爷爷家家境贫寒,靠租借别人的田地耕作或给人家帮工谋生。冬天农闲,在爷爷的组织下,父辈们主要是进山砍柴、贩柴,然后夜里出发,徒步几十公里,拉到南京城里去卖,周而复始,年复一年。为了一家人的生计,爷爷干过许多行当,跑过许多码头,直到解放后,双目渐渐失明,才休闲下来。

 记得刚解放50年代期间,由于还没有天气预报,常常有些人第二天要出远门,头天晚上都要来找爷爷问问,最近几天天气如何?爷爷总是闭上眼睛(从未睁开过),什么天乾、地支地嘀咕一阵子,然后告诉你结果,有时真能说对几程。


现在我认为算是算不出来的,主要是靠爷爷几十年来对天气变化的观察所积累的经验而以。例如常听他说的: 天上鲤鱼斑,明日晒谷不用翻(好天),春冬风雨祖宗(春天东风连续刮几天准下雨),七九六十三,行人走路把衣担(节气一天天变暖了)。实际上就说明这个道理。


爷爷还有一项神奇的本事,至今我也未搞明白,就是有人家丢失了贵重东西,或者是牛、羊等牲畜走失了,都来问爷爷到何处去找,据说那叫"打时"。来者只要报上丢失的时辰,爷爷就会掰着手指,"子、丑、寅、卯"的算上一阵子,然后就会叫你往什么方向,多远范围内去找,有时真的找着了。有时有人家的狗几天不在家了,过来问问,他说不用找,自已会回来的,"儿不嫌娘丑,狗不嫌家穷”,过几天真的回来了。


由于他不收别人的礼,又是别人主动找上门的,所以也就算不得宣传封建迷信了。


在我读书以后,就开始不断的听爷爷讲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和他的开国功臣徐达、刘基及明朝首富沈万三的故事,还有萧何月下追韩信以及薛仁贵征东等古典故事。

一开始,我还听不懂,随着我不断的长大,爷爷也不断的变老,尤其是漫长的冬天,爷爷躺在床上,分不清白天和黑夜,经常自言自语的讲那些讲不完的故事。随着我的文化知识和历史知识的不断提高,也就逐渐明白了故事的内容。不断的潜移默化,不断的知识积累,使我也热爱上了历史和历史课程。


明朝,农民皇帝朱元璋建都南京,做为南京人。尤其是基层老百姓特别喜欢他,尤其是上了年岁的人,对朱元璋的传奇故事都能说上几段。在南京城内,满大街卖柴伙,满大街跑的爷爷,知道的就更多了。


印象中,我反复多次听爷爷说过这样的故事:朱元璋建好南京都城以后,有一天带他的皇四子游都城。游完后,得意的问他的皇儿如何?皇儿如实回复:好是好,就怕紫金山上架大炮,炮炮轰在后宰门。一语击中要害,皇权受到冲击,朱元璋很是生气。晚上,马皇后匆匆告诉皇四子,说父皇震怒,要杀他,叫他赶快逃往燕京,就是现在的北京。

几年后,皇四子带着千军万马杀回南京,却被滔滔长江阻挡住,情急之下,皇四子大呼一声,下一场大雪吧,把长江封冻起来!这时,真有一老者出现,手中鹅毛扇一挥,六月天大雪纷飞,长江果真冻起来了,为了防滑,天空又刮起一阵风沙将冰雪盖住。老者告诉皇四子,只准往前走,不能往后看。大军过了好长时间,皇四子不由的往后一看,突然冰雪溶化,分成两半,一部分人留在了江北,皇四子无奈的说了句:江北老吧。后来皇四子当了皇帝后,又造了南京外城墙,把紫金山包在里面,这样南京城,就有了内城13个门,外城18个门。


其实这个故事的正史是,朱元璋有一儿子皇四子叫朱棣,武艺高强,战功卓著,被封为燕王,封地燕京。朱元璋死后,他带兵从燕京打回南京,把他的侄儿朱允炆即建文皇帝赶下台,自已做了皇帝,历史上称永乐皇帝。


"江北佬",(佬:同音读"闹"字,有轻视的意思),是江南人对江北人的贬称。过去江南有的男人穷,找不起老婆,就到江北去找,因为江北人更穷。就是解放初期,我们村及周边村,都有许多经济条件差或长相欠缺的人,都到江北去讨老婆。江南人都称这些婆娘为:"江北佬"。看来此典故就出自明朝永乐皇帝朱棣之口。


等我上了初中以后,爷爷就叫我猜迷语。即:"一木口中栽,非杏又非呆,若是猜困字,真是不秀才"。还有一迷语为"一点一横长,口字在中央,遇到孔夫子,耳朵拉多长"。那时我真感惊奇,一个大字不识的老人,竞能出口成章。

更让我惊奇的是,他告诉我,为什么人称南京大罗卜?南京罗卜有多大呢?他说了如下故事: 有三个穷秀才吹牛喝酒,谁吹得大,谁就有酒喝。吹着吹着,忽然有一秀才指着桌上一只装着菜的盘子说:"一只盘子有天大“,另一个秀才反映快,指着一只装花生的碟子说:"一只碟子有地大"。还有什么比天大、比地大的呢?正当两个秀才高兴的要喝洒时,第三个秀才说了句: 且慢。他看到桌子上的罗卜,不急不慢的对前两个秀才说:"南京大罗卜,切一盘子,带一碟子,还乘大半载“。这下前面两个秀才傻眼了,喝酒喝酒,第三个秀才喝了酒了。你说南京罗卜大不大呢?


直到以后很多年,我和爱人谈恋爱时,经常讲爷爷的故事和爷爷讲过的故事,我爱人说我受爷爷的影响很深,这时我才深深地体会到,确实如此。

上世纪六十年代,"文革"期间,到处都搞阶级斗争,由于生产队找不到批斗对象,爷爷便被拉出来批斗。说他解放前,在山里砍柴、贩柴时和山里土匪有勾结,指引土匪抢了某某人家东西,还宣传封建迷信等等。批斗一次后,被隔离在大队部,就再也没有人过问了。那时双目失明的爷爷已属古稀老人,受此冲击,感到很是委屈。

当时我也很受伤,一是,爷爷一直是我敬仰的人,二是,当时我是一个热血青年,一直以为家庭出身世代贫农,根红苗正。在当时的形势下,我不得不和大家一样,举起拳头,高呼口号:打倒ⅩⅩX!以此划清界限。一段时间以后,不了了之,爷爷被接回了家。


现在想想,爷爷这辈子不容易啊!他历经沧桑,飽经风霜,他不仅有深厚的阅历和丰富的知识。但他也有许多无奈和无人述说的痛。只是那时我们还小,还无法理解。现在回忆起来,下面所发生过的这件事,就是对爷爷最大的打击,也是爷爷这辈子最大的痛。


我有一堂哥比我大一岁,我们玩得很好,都是爷爷疼爱的孙子。当我稍许懂事的时候,就知道他的爸爸,也就是我的叔叔在外工作,常年不回家。后来我才知道,解放前,因包办婚姻,叔叔和嬸嬸关系一直不好。


大约在我十岁左右,大姑家的表妹烧晚饭时,不慎将火掉在地上,引发一场冲天大火,将大姑家、叔叔家的一排草房全部烧光。我家父亲因老大,我家居住的二间瓦房,在众乡亲及附近部队解放军战士的奋力扑救下,才得以保存。


那场大火以后不久,堂哥家就彻底解散了,他妈妈带着一弟一妹,改嫁到几里地之外的江宁县,一个十来户人家的小山村。而堂哥却被叔叔按排到五里地以外的江宁县东流镇一户朋友家暂时借宿读书。


当时已属解放后,新中国提倡婚姻自由,这件事在当时影响还是廷大的。爷爷一生含辛茹苦,打拼一辈子,这个家突然散了,对爷爷的打击、伤害是很深的。


对爷爷来讲,那筒直就是骨肉分离啊!他舍不得他的孙子,舍不得他的孙女。在我的记忆里,因爷爷的要求,我曾多次搀扶着他到几里以外的小山村去看望他们。那时,大人的事我们也不懂,我们小孩子就象走亲戚一样高兴,还是嬸嬸长嬸嬸短地叫着,和弟妹们玩的很开心。

爷爷也很思念在东流镇读书的孙子,我和堂哥从小玩到大,我也思念他。我家附近有一解放军部队,经常放电影。一旦知道那一天晚上放电影,爷爷就会叫我来回跑上十来里路,叫堂哥回来看电影,以解思念之情,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逐渐长大爷爷逐渐变老,也就无可奈何的渐渐淡忘了。


1978年春节前两天,即农历腊月二十九夜,爷爷突然去世,无痛苦的离开了我们,享年83岁。当时我们已春节放假回到家里,于是我连夜骑上自行车,穿过无人烟的大山,行程10多公里,把居住在栖霞山二叔一家叫回去办丧事。那时我们当地有一习俗,死者不能放在家中过年,必须入土为安。爷爷的棺木和寿衣早就准备好了,于是在邻里乡亲们的大力协助下,年三十当天下午爷爷就被安葬入土了。事后,所有亲戚及帮忙的邻里乡亲都回家过团圆年去了。


爷爷活到八十多岁,在当时已属高寿。要面子的三嬸,早就不真不假的说过,待我家老太爷过世,一定请全村人喝酒讨寿。结果爷爷年三十去世,只请邻里乡亲及帮忙的人吃了一顿饭。


按当地习俗,高寿老人去世,一定要按白喜事办,遗体要在家至少放三天,该请的亲戚朋友都要到场。抬材的八人吃饭要双请,讲排场的人家要请班子唱戏。寿碗要买几百只,小孩来讨寿,每人拿一只碗,盛上饭菜边走边吃边回家了,凡讨寿的人都会送死者上山入土。


我有一亲戚,家有高寿老人去世,送葬的人多,农村小路弯弯曲曲,每人手举着各色彩条,戴着各色孝帽,队伍能排上几里路,确实壮观、威风,但玩的就是钱。


事后,村里队长和抬材的人对我三嬸说,你家老太爷死的是时候,真的给你家省了事又省了钱。


爷爷已经作古,做为您的后人,我们将怀念您,您的音容笑貌,您的一生不平凡的经历,将永记心间。

插图借助网络,本人略作修改

此文共3804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