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史以来,所有经典作品给予我们的并不是解决办法,而是一剂令我们保持清醒的良药。——罗伯特.麦基

这几天,电影《我不是药神》(简称《药神》)热映,其火爆程度超过《战狼2》.如果说《战狼2》带给人们的是强大震撼,《药神》则给了我们强烈共鸣;如果说《战狼2》表现的是硝烟弥漫的战场画面,《药神》则揭示了血泪心酸的现实场景。
  说《药神》是一部现实批判主义的作品,是恰如其分的。影片中所反映的现实问题刺痛了很多人的心,让看病贵的问题深度进入人们的视野。影片以喜剧的艺术手法展现了一个白血病患者的悲喜人生,反映的却是现实生活中更加残酷的真实。
  “他们吃不到天价药只能等死!”
“人们说,印度是穷人的药房,所以全世界都在这里买药。”
“进口药4万一瓶,有人买不起;药贩子2万一瓶也有人买不起,药神5000块一瓶,依然有人买不起。
“你可以治好这个世界所有的病,但有一种病你无能为力,那就是穷病。”
《药神》的了了几句台词,深深刺激了人们内心深处的痛楚,震撼了人们的心灵,从而导出了影片背后的故事。

  高药价、看病贵是与高房价、高学费并列的三大问题之一。因为进口药价格昂贵,山寨版的仿制药应运而生,并席卷药品市场。与高药价相伴而生的仿制药,更有黑良心的假冒伪劣,一直困扰着医药市场,成为人们心中挥之不去的“癌症”。《药神》刺穿了这一问题,讲述了高药价背后的生命之痛,引起一片热议是理所当然的。

影片是根据慢粒白血病患者陆勇真实事迹改编。因瑞士特效药格列卫2万多一盒,吃不起,陆勇帮助病友买印度200元一盒的仿制药,被病友尊为“药侠”。
与格列卫高昂药价相对应的是药厂代表穿西装、戴名牌手表,穿梭于各大医院之间,在他们眼里只有利益的攫取。而另一端的白血病患者群体,是倾家荡产,为了能省点药费,尝试各种仿制药铤而走险。
陆勇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因销售低价仿制药而遭遇杯具,之后又因民众力挺而重逢喜事。
陆勇,这个失意的中年男人,通过走私印度仿制药,从开始时的唯利是图,最终通过真心帮助患者们,获得了自我救赎。
但是,他不是药神,因为他救治不了所有患者,更救治不了“穷病”。

  “陆勇事件”中的格列卫是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一种用于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和胃肠间质瘤的抗癌药,目前已经替代了造血干细胞移植,成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首选治疗方案。然而,格列卫价格极其高昂。有关资料显示,在美国,其年治疗费用为7万美元。而在中国,其每盒售价超过2万元,并且很多省份并未列入医保,无法报销。我的一位亲戚,患了这个病,服用格列卫一年需要28万,实在难以承受,不得不申请慈善基金资助治疗。

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一个月一盒格列卫(120粒),终生不断药。如此高昂的费用,有几个家庭能够承受。这往往也成为诸多家庭因病致贫的直接原因。
诚如《药神》台词所说:“你可以治好这个世界所有的病,但有一种病你无能为力,那就是穷病。”

问题更在于这个社会有着规模庞大的癌症患者。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最新全国癌症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每分钟就有7个人被确诊为癌症、5个死于癌症,其中肺癌、胃癌、肝癌成为发病与死亡率最高的癌症。从世界范围来看,治愈癌症依然是一个大难题,而天价抗癌药更是拖垮了无数家庭。

《药神》带给人们的另一个问题是,便宜的仿制药为何也能起到昂贵的专利药的效果?影片中的患者因用药费用过高而束手无策之际,印度生产的仿制格列卫就成了救命稻草。”药侠”陆勇帮助病友买价格低廉的仿制药-印度格列卫,让更多家庭看到了希望。
  印度格列卫是印度NATC0制药公司生产的仿制药,现实生活中,其每盒的价格约为1300元人民币,折算下来,年治疗费用约为15000元。这个价格,大多数中国家庭都能勉强承担了。相对于天文数字的瑞士格列卫,便宜的印度格列卫让无数家庭看到了“曙光”,人们不禁又要问:既然如此,原版格列卫为何不能将价格降下来,或者反过来,让仿制格列卫名正言顺进入药品市场?

  《药神》第一个把“药与人命孰贵?”这个极其敏感的命题拿出来作为影视话题,大胆刻画了陆勇这个悲喜人物,揭示了高药价及其孪生兄弟仿制药的严酷现实。正是一严肃主题使《药神》产生了持久的催泪效果,引起人们对“陆勇事件”背后的种种现象的争议和讨论。

《药神》主题的选择,得益于编剧和导演犀利的社会视觉和大胆创作。影视的每一重观感都是超强的催泪剂,给观众带来五味杂陈的感受。
因为影片背后的故事,《药神》无需煽情,就博得观众对于陆勇的同情与理解。观影结束时,观众眼睛泛红,眼眶晶莹。
如果不是影片背后的故事,《药神》又何能获得观众如此的共鸣?!
《药神》堪称中国版的《达拉斯加买家俱乐部》,代表了中国影视的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