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4

横笛吹南山,

爱恨成羁绊。

雨落窗前夜色阑。

尘世纷繁,

情以何堪。

前缘随风散,

窗前空凄叹。

  晚风带着雨丝轻轻的掠过低垂的树梢,手里捧着一盏香茗,静静的凝视窗外朦胧的夜色,屋檐下的滴答声,却不小心碰醒了心底的那份疼,不知道那丝丝细雨是寒宫里嫦娥飘落的泪滴, 还是寂寞的人不小心坠落的思绪,不知道心底的那份执念能否融释这雨季的霭,耳边飘来一阵低沉的歌声,也不知道谁在吟唱着南山南,如莲的心事在心里开出一朵不知名的小花,花瓣上凝聚着思念化成的清露点点,不知不觉一半被风吹干,一半落香沾衣。

  沾衣欲湿杏花雨,昨夜的雨滴答滴答到天明。清晨,在这样的雨里,我走向南山。穿林一身杏花雨,氤氲向醉早行人。暗想从前,等你在小桥边 看晓风残月,伤离別。我随相思落叶, 在深深庭院,寂寞寻遍,你遗失的书简 还留存一篇,见字如面,若当初写不尽万般的缱绻,心痛的你却空老了红颜,我记得执手时相望的泪眼,悄然一声无语哽咽,谁扯断爱恨的线 却魂萦梦牵。如雨如烟,跃入视野。


我在一只鸟的带领下进入南山深处,隐者的思想向着天空开放。我倚着亭台楼榭傻想,任单纯轻佻的云朵涂满我的影子,我知道那柔软而感性的点化,将创造出一片惊人的奇迹。

  如同一只受伤的鸟儿,我必须在南山的胸口啼血,维护着与南山一生一世的婚约;如同山坡上怒放的桃花,我必须用笑脸来换取宠爱,并以纯洁的光芒映照群山。


那是多么耀眼的开放啊!在山崖,在峭壁,在小溪两侧,整个山区浸入花的海洋。那采药的老者唱着自编的小调,在桃花的诱导下,转瞬消失于山林深处……


南山,背负着一个时代的轻愁与单恋,如同一个被爱情遗弃的傻子,因为等待,我站成了南山的一棵大树,向着天空,托出无数只温馨的鸟巢。从鸟开始,到花结束,我的南山之行,飞行时像一只青鸟,落下时是一树桃花。

  春天的季节写满了漫天的悲伤,没有人明白我唱的歌词刻满了心疼,那些任何人称道的美丽,都远远不及我第一眼见你时,你带给我的震撼,那种人生初见的美,让我倾尽一生都无法遗忘。


是谁骗我说时间是最好的解药,可时光无力,根本无法抹去我对你深刻的爱意。苟喘了时光骗自己可以没有你,可是如果这个世界的所有的土地都连在一起,我愿意走遍全世界的每个角落,翻山越岭,披荆斩棘,走上一生,用尽运气,只是为了和你相遇,爱你一场。

  可能北海的那边刻着我的墓碑,你不要来看我,一场大梦初醒,我没有你如同荒唐了一生,那般颓废的样子,我不想让你看到。

  醉了一场又一场,唯有饮酒才可以灌醉这个梦,梦里我们不会离开,你笑得很美。我听见有人唱着古老的歌,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唱着今天还在远方发生的,唱着我想要的却是别人上演的幸福。

  南山春雨。燃枝跃动花千树,带雨桃花最清纯。花掩面,似故人。情深情浓思念重重,芳心不知谁与共?一片丹心染桃花,君须怜我我怜君。桃花爆满山,鸟畜行人尽看呆。你看那山野中开满的桃花,那一朵朵盛开在我们相爱的季节,每一朵都像你一样的娇艳,就算海水枯就算石头也腐烂,我的心也不会再改变。我在南山等你来!




*姚术斌 ,笔名桃源剑客。多年来在《安徽日报》,《诗歌报》,《中国文艺》,《意林》,《甘肃日报》,《故事世界》等等报刊发表作品多篇。有力作入选《新世纪优秀作家风采录》,《作家报尘封集》,《意林震撼人心灵的生命故事特集》等文集。曾被邀请为《中国文艺》记者,《都市作家报》特约编辑。代表作,中篇传奇小说《土匪与电报女郎》,《宝书传奇》。


*小九,命中注定漂泊的一枚游子,现居蒙城,喜欢用自己的方式记录和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希望走过的生命能留下点痕迹,也希望患了老年痴呆后,有一种方式可以唤醒曾经的自己。


*本次制作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经过后期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