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一一

那般平和的心态,

那张朴实的面庞,

那种羞涩的微笑,

总会想起:

那些远去了的时光。

5月下旬,我们一行16人,随四川《摄影之都》组织的缅甸采风团,从昆明直飞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仅用1个半小时,便走进这个古老而神秘的佛教国度。

遇见,那种羞涩的微笑

初识缅甸,或许是从女子脸上涂抹的一层黄粉,一种羞涩的微笑开始的。

在曼德勒的固都陶佛塔,见一女子坐在阴凉处,很有画面感。下意识的把镜头对准她,那女子是否感觉到了,浅浅一笑。

于是,得寸进尺。

用手比划着,意思是想从另的外角度,多给她拍几张。女子应该懂了,起身,举止间,一半羞涩,一半妩媚。

众人快门响个不停。


于是感叹,走过一些地方,人文多为抓拍,却难以遇见能相互应答的。

在曼德勒马哈穆尼寺,见一小男孩好乖,举起相机,父亲见状,急忙把小孩抱在你的镜头前。


这父子俩的模样,一看,好缅甸。

扎鲜花的女子,抬起头来看你的样子。

见一小女子匆匆路过,轻声的‘’喂‘’了一声,女子停下,冲着镜头羞涩一笑。

在乌本桥上的亭子里,遇见这位小僧人。同行道,他的样子好有佛相。

镜头中他,带着出家人那种淡然的微笑。

同行把随身携带的食品送他,一回头,见小僧人将那些东西分送给了路过的其他僧人。

众人感慨!

织布机上的女子,但见镜头,除了羞涩,是不是邻家小妹儿的那种感觉。

走过,古老的乌本桥

走过乌本桥,如同走进缅甸人生活的一种常态。


乌本桥位于曼德勒的阿马拉布拉古城境内,横跨东塔曼湖,全长1200米,历经160年,是世界上最长的柚木桥。

一个等待日出的清晨


清晨,乌本桥是这个调调。

朝阳露出,这桥,便有了一种生机。

晨曦中,人与桥定格的瞬间,好唯美。

揣着希望,新的一天,一定是从桥上开始。

一个飘着小雨的清晨

又是一个清晨,天下着小雨。到乌本桥,雨停,好寂静。


迎面走来的这位一小僧人,一把蒲扇,一个饭钵,一双赤脚,那是去佛学的路上。

小僧人的背影,在桥上渐行渐远。


想,这桥,或许正是他最为重要的人生之路。

桥的拐弯处,一老妇人忽地走了出来,那是缅甸女人标准的“ 头顶功”造型。

两个缅甸小妹儿从身边走过,背向你挥挥手,这算不算是一种友好的招呼。

午后的桥上很生活

午后,乌本桥变得熙攘起来。


踏上这桥,觉得脚下的木板好有质感。来往的人群擦肩而过时,一定能够感受得到它的古老,又很生活。

望见这桥的结构,咋就那么熟悉。


想起,我们曾经走过的好多木桥,如今都变成了钢筋水泥。算了,这里不提。

蓝色的是天,柚色的是木,红色的是小小少年。

每天,他们从桥的这边,走到桥的那一边。这生活原本就是要迈步,向前。

有一天,他们总会想起,那些曾经在桥上度过的年少时光。

放学的时候,那些在桥上留下的笑声与欢乐。

偶遇缅甸选美者在桥上拍宣传照。我们蹭拍,她的团队总要等我们拍好了,才换一种姿势,搞得我们都不好意思。

桥上的亭子里,游客和小僧人,他们眼里的世界可否一样?

东方和西方在桥上的邂逅,这世界,总有一个美好是共同的。

傍晚的等待。

黄昏的遐想。

回家的时候。

还是回家的时候。

乌本桥的日落时分,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刻。

坐在桥边,砍开一个鲜椰子,再来一匝甘蔗汁,谈笑间,夕阳西沉。


一念起,幸福,其实就是一种感受。

曼德勒的末代皇宫


曼德勒皇宫位于古城内正中央,是缅甸最后一个王朝贡榜王朝的皇宫。

登上一百二十一级楼梯的瞭望塔,鸟瞰整个皇宫的样子。

皇宫凝重的色调,游人服饰的色彩,构成了佛国的一种情调。

瞭望塔上,依稀能看见百米开外的景致,吊拍一张。见到的竟是一人在祈祷,不晓得这算不算是一种“佛缘”。

千人僧饭,一种仪式感

曼德勒的马哈根达扬僧院,它是缅甸最大的僧院,僧院内的每日餐食均由信徒供奉。每天上午,上千名僧人在这里接受布施,其场面犹如一种庄严的仪式。


想来,这世间除了生死,吃饭,恐怕就是最大的事了。

到马哈根达扬僧院,见众僧侣正在做布施前的准备。

这群身着粉红色袈裟的是尼姑,主要负责食品的分发。

此时,也是这些小沙弥最为高兴的时刻。

上午约10时,穿着各色袈裟的僧人,从各自的僧房中鱼贯而出,静静地在路上排列,一眼望不到头。

众僧侣,目光所及,不足三尺。

以为,最能冲击你的视觉的,应该有三:


行进的赤脚。

手捧的饭钵。

忧郁的眼神。

分发食物的场景。

那是施舍与被施舍之间的一种交流,是乐善与感恩的一种结合。

食物随着一颗向佛之心被分发出去。“千人化缘,万人供养”,这便是佛国的生活写照。

仿佛一瞬间,这僧院恢复了原有的平静,平静得象什么事情都未曾发生过。

缅甸百亿翡翠塔

入夜,月光下的翡翠塔,是那么梦幻。


说是该塔耗资100多亿,共用翡翠1500多吨,成为世界独一无二的翡翠塔。

夜色遮不住,那塔泛出的光泽。

照在脸上的,可是佛光。

把最美的花,献给玉佛。把平和的心,留给自己。

穿越蒲甘塔林

缅甸蒲甘,曾经的蒲甘王朝,是东南亚的一个古国,是第一个统一缅甸地区的王朝。在11 至12世纪,是缅甸文化、宗教的中心。


如今,蒲甘最著名的是千年塔林。

从曼德勒坐车到蒲甘,已是黄昏时分。但见一轮夕阳,从那塔尖缓缓落下。

早起,登高。


眺望伊洛瓦底江的这片原野,在淡淡晨雾中,那不尽的佛塔涌到你眼前,神秘而瑰丽。

我们分乘6辆马车,向塔林深处驶去。还真是有一种探险的感觉,心,竟有些小小地悸动。

马车沿着乡间小路前行,不时泛起道道尘烟。马蹄声中,那一座又一座佛塔,从视野中一晃而过,这莫非是在穿越千年时光。

马队驶入一个小村庄,那感觉,像是到了塔林深处的原始部落。

村头,这个娃儿给你比个剪刀手,算是享受了最高礼仪。

村里头,男女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一派平和安详。

这位老僧人,一脸都在讲述岁月的沧桑。

这房,墙是竹编的,基本没有门。进房内,见那摆设,有些似曾相识。

一女子骑着摩托从身边忽地而过,又把幻觉,拉回到现实。

马队继续前行。道路越走越窄,佛塔越来越多。

经过一高处,稍息。望见远方的伊洛瓦底江,与近处的丛林、佛塔、马车融为一体,恰是一幅长长的画卷。

手指,轻轻地触摸了一下这千年塔体,一丝尘埃落下,竟有一种莫名的震撼。

遥想当年,这里万塔林立,僧侣如云,那是何等的辉煌。


想来,每一个塔,一定都有属于它们自己的故事。

久久地,佇立在这无垠的旷野中,那神情,如同与千年佛塔的一次浪漫约会。


现在想起,都觉得那么美好。

因为信仰,所以平和

缅甸是著名的“佛教之国”,影响最为广泛并为绝大多数缅甸人信仰的宗教是小乘佛教。


或许由于信仰的关系,你能感受到缅甸人的那种平和、友善与热情。

脱掉鞋子,赤着双脚,跟随信仰,行走在这佛塔佛寺间。

曼德勒马哈穆尼寺。

是缅甸最重要的朝圣地之一,香火很旺。到这里,你会感受到建筑的美和虔诚的人。

在有信仰的地方,极易被感化。信仰的力量,远比我们想象还要大。

默默地祈祷。

轻轻地述说。

深深地凝望。

静静地离去。

一道佛门,门里门外人不同。

金色宫殿僧院。

是一座纯柚木寺院,寺院从走廊、门、柱子至屋顶,精美的雕刻无处不在,整个寺院就像是一件巨大的木雕艺术品。

阿南达寺。

是蒲甘最美的佛塔,它始建于公元1105年,东南西北面各有一门,门内各有一尊佛像。

达玛央吉塔。

是蒲甘占地最大的佛塔,也是建筑艺术最好的佛塔。

走过这些地方,不经意间,发现缅甸人进佛塔佛寺的衣着都特别讲究,整洁干净。


这或许是对信仰的尊重,也是他们对生活的一种态度。

遇见的,都是平和与微笑。

都是那么安静。

把一颗浮躁的心,安顿在信仰里,那心,也就平和了。

行摄中的点滴花絮

认识一下,我们在缅甸时的导游小杨。她是第三代华侨,爷爷那辈是中国远征军军人,祖籍云南。小杨应该属于在导游中纯朴那类,真诚友善,不时为我们客串临时模特。

我们缅甸行旅游车的司机(右)和行李员(左)。两个小伙子朴实敬业,吃住都在车上(缅甸司机不能享受与导游一样的待遇),赚钱都不容易。临别时,同行女士提议,给他们一点奖励,众人道,要得。

片名:《一群摄郎》。拍摄:伟哥。


雨后的乌本桥,宁静而安详。见桥的那边走来的僧人,于是,我们的长枪短炮立马上阵,那架势!你可看好了,在众摄郎前面,的确站着一条狗哦。

片名:《守候》。拍摄:一花一世界。


早4点起床,在乌本桥著名的老树下,我们这帮人静静地、执着地守侯着,只是为了等待东边泛出的那第一缕曙光。

片名:《我们一大家子》。拍摄:潇潇。


在蒲甘塔林的一个村庄,与一群缅甸娃儿的合影。那情景,象是赵姐、翁总带了一群儿孙,好喜庆,看起都舒服!

片名《伴你左右》。拍摄:天天向上。


一定要说一下乌本桥的狗。到桥上,这狗,象是特别喜欢来这里摄影的人,跑到你面前,不叫,只是默默地望着你。你走到那里,它们总是跟随着,伴你左右,一付保驾护航的样子。

片名:《分享微笑》。拍摄:寻梦。


在曼德勒的固都陶佛塔,在友好的氛围中,给这家人拍了一些照片。尔后,我们一起分享他们留下的微笑。

片名:《我们的缅甸时光》。拍摄:天天向上。

片名:《赤脚行摄人》。拍摄:强哥

片名:《挥手间》。拍摄:伟哥。


在离开缅甸的前一天,我们又来到乌本桥。其实,在这里就呆了那么几天,不知为什么,竟有些不舍。


站在桥上,挥挥手,喃喃自语:再见了,缅甸!我们将怀念你的平和,你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