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前晚辉煌的日落开启我们新疆行绚丽的大幕,今天大家很兴奋。今儿的目的地喀纳斯景区的白哈巴村。从布尔津出发,100多公里的路程。限速加安检要3个多小时。好在北疆的美总是让人忍不住停下脚步。

路边随意的停车,顺手一拍就是一张公路大片。6月的风吹过北疆草原,拂动了草原的小草,唤醒沉睡的金莲花,野毛茛,野罂粟。它们似乎将土壤中积蓄一冬的滋润幻化成娇艳的黄色,在青葱的草原上,在阳光温暖下,在雪山白云映衬下,一团团,一簇簇盛开着,熠熠生辉。成片的花朵连成长毯,一直铺到远处的天边形成美丽的天幕。

上帝在告诉世人,他家后花园的山花季到了。这是喀纳斯的序曲。

贾登峪,喀纳斯景区的大门。在这所有游客必须换景区的区间车。喀纳斯景区分三部分,喀纳斯湖,禾木村和白哈巴村,前两个名气太大。我们要去的是小众的白哈巴村。但,你也必须从贾登峪买门票坐区间车倒腾到喀纳斯湖游客中心,办边防证,然后再买白哈巴的门票和区间车。离开喧嚣的人群,车辆开到图瓦新村后面的山路上,道路变得狭窄,山林松涛阵阵,小溪潺潺。山坡上全是牛羊和马儿。6月正是牧民转夏季牧场的季节,这原本就是它们的家园,它们才是这的主人,所以它们永远不慌不忙,悠然自得的过马路。

最可爱的是今年才出生的小羊羔。雪白的,晶莹的,脆弱的,美得不可思议。被哈萨克孩子包在怀里,睡得香甜。孩子和羊羔就成了路上一道风景。

下午3点半总算到了白哈巴。白哈巴位于中国雄鸡版图的鸡屁股上,一个原始自然生态与古老传统文化共融的村落,一切都还保持着几百年来固有的原始风貌。住进云泉山庄,这回我们学聪明了,早早吃过晚饭,带上羽绒服出发。白哈巴我们来这,为你编织晚霞。

前台美女告诉我们出山庄,山谷里有条近路,8分钟就能到村子里。山谷绿意融融,水流边的马群安静的吃草。两头发情的小公牛哼哼叫着,正展示它的雄性魅力。一位帅气的小伙子侧骑在马上,赶着他家的羊群回家。牧民矫健的背影,马鞍上起伏的身姿,一个字“帅”。

骆驼,牛羊,马匹奔跑掀起的灰尘,构成的画面不就是传说中转场大片。

一条蜿蜒但平坦的柏油路将村子分两边,村里的房子全是原木搭建。充满原始的味道。屋子旁边用篱笆围住。院子中间零星的小黄花和整齐的蒲公英。村子少有游客,路上偶尔有牧马人骑马经过。静谧中带着些许闲散和慵懒。正是晚饭时间,村民各自在家中忙碌着,小木屋升起炊烟袅袅。不远处的雪山,蓝天,还有天空一只只乌鸦不停飞过。白哈巴遗世独立的美。

爬上村子尽头的小山坡。可以俯视整个村庄。前面是山谷的尽头,后面是山谷的另一个尽头,村子在群山环绕中,自己的马,自己的牛羊,自己的骆驼,在不远处静默,如同世外桃源。

我们和村民聊天。年龄稍大的只会简单的汉语,而年轻人就厉害了,图瓦语,哈萨克语,汉语随意切换。我们在号称西北第一村,西北第一哨,西北第一警务室拍照留念。然后我们在一脚踩四国的村头排排坐等日落。(白哈巴的东边是蒙古国,北部是俄罗斯,西边是哈萨克斯坦)

落日的辉煌映红对面的雪山,棕黄色的小木屋披上一层金光外衣,散发出温馨的光晕。一切如此安静而美好。

我们沉迷在白哈巴的晚霞里,没想到新疆日落后,天快速的变黑,回山庄的路上已经晚上11点多,绕大路走要半小时多太耽误时间,于是决定还是走来时山谷里小道。我们一群疯女人,打着手电筒,在离国境线只有1.5公里的地方,半夜开始探险之旅。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在电筒的灯光下,凭着记忆寻找熟悉的标志。有姐妹担心地问会有狼吗?突然两头巨大的骆驼横在我们的面前,铜铃般的眼睛狠狠盯着我们,好像说:我们侵扰它的领地。赶紧向骆驼道歉;深夜打扰万分抱歉。骆驼扬起高贵的头左右晃动两下,走吧!

气喘吁吁爬到谷顶,一身大汗,防寒的羽绒服都热的脱了。回到山庄,前台的美女在焦急等着我们。当听说我们差的迷路时,她告诉我们可以直接给西北第一警务室打电话,就说在边界线上迷路了,110会用车把我们送回来的。还能这么操作? 不过这冒险的经历再过20年白发苍苍时,值得回味,50岁时我们曾经疯狂过。

第三天,睡觉前还说明天早起看日出,可前夜玩的太疯狂,清晨都没了动静。只有晖大师一个人背着相机出门去。然后我们所有人欣赏到一组美轮美奂的大片。照片里白哈巴宁静悠闲,氤氲的雾霭似有似无地在存在中飘荡,树木,房屋,围栏都在雾色中若隐若现。

白色的雾气像飘带一样缠绕在远处的山腰,洁白的雪山和脚下的树林组成极美的图案。待到太阳从山后露出半个脸,一缕阳光洒在山顶上,山头被染成粉红色,慢慢地阳光透过村子上空地淡淡地雾霭,慵懒地斜照下来,似乎不愿意打扰这个还在睡梦中地美丽村庄。

木屋围栏在阳光地照耀下拉出长长地光影,好像是书写在大地地五线谱。早起地人家准备早饭,屋顶冒出淡淡袅袅地炊烟,牲口棚里地牛马走出来悠闲地散步,勤劳地女主人开始一天地忙碌,挤牛奶打扫庭院。

晖大师在语言不通地情况下,竟然被女主人邀请到家中喝酸奶,论美女的重要性。

白哈巴如童话世界一般美好,让我们不忍离去,可我们的行程早已排满。告别白哈巴,重新回到喀纳斯湖。这个以炒作湖怪出名的地方。双湖码头,人潮汹涌,旌旗招展。全是旅行社的小旗帜,导游的小喇叭此起彼伏,吵杂一片。司机小哥热情招呼我们去坐游船,深刻体会到名气有多大,商业化就有多严重。喀纳斯湖的湖水正值涨水期,没经过时间沉淀的湖水,看不到色彩的变化,一群人被傻傻关进船舱,算是到此一游。

今天我们要体验的住小木屋。小木屋是图瓦人特有的标志。一栋栋尖顶小木屋全是白桦树的原木做成,房间里是平顶,平顶和尖顶之间的空间用来储藏粮食和饲料的。原木多少年后依旧保持着木料的本色。虽然喀纳斯湖的小木屋已经完全商业化,新旧木屋参杂。可住进去依然能闻到原木的清香。我们的木屋靠近路边,松木做的木栅栏,窗框都有鲜艳的色彩。是旅行社安排的图瓦人家访项目。

我们住在木屋,时不时有好奇的游客过来打探。隔壁演艺厅悠扬的马头琴,蒙古的长调,图瓦小伙子的呼麦。都免费欣赏了。我干脆搬把椅子坐到过道上,看一波又一波的游客进进出出,看老板娘忙里忙外,看餐厅的服务员和面做花卷。

午睡后,原本要去观鱼台。都说那是看喀纳斯湖全景的地方。季节不对,看不看无所谓。最主要的对那设计像兔儿爷一般的建筑没兴趣,更不愿意看人山人海。 我们一群人寻觅到林海山庄后面的白桦树林。

一条不知名的小溪,湍急的河水泛起白色的泡沫。水边的白桦树,那样洁白明亮,叶子略微发光似的通体自在。林子里安静得像空气里充满耳朵,充满倾听。走在森林里,苔藓下是一层一层,铺积了千百年的落叶,每一脚踩下去,脚心都清晰地感触到细腻而深邃地弹性。抬头望天,蓝天破碎而细腻。天空是清的,而森林,森林的每一片叶子是沉重深邃的绿。那样的绿,是瞳孔凝聚得细小精锐的绿。那绿的目光准确投在我们呼吸的正中心。

山坡上,溪水边,蒲公英白天浓烈绽放,晚上则仔细地收拢花瓣,就像入睡前把唯一地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枕边。在喀纳斯被蒲公英惊艳到。这么不起眼地植物,头回发现它能开的如此的美,如此的整齐。

朝霞里它带着晨光像撒上一层金珀,夕阳下它是通透地,像一个个精灵。寻着蒲公英的足迹。我们来到湖边的木栈道。喀纳斯湖的下游是喀纳斯河,离我们住的小木屋只有300米的距离。一座木制的桥横跨河面,没有旅行团的喧嚣,是个适合发呆的地方。林中不时有小松鼠跳出来觅食。

羞涩的湖水,在喀拉凯特的怀中安静如玉。迷失的云朵,千万次在湖的入口舞蹈,感受着落日馈赠的色彩,天空变成湖泊,湖变成河流。湖泊的深处所有时间驻停。你想象自己是一条鱼,沿着喀纳斯河游到额尔齐斯河,再一路向北游到北冰洋。

结束发呆,回去吃晚饭,坐在木屋外面。看着夕阳在小木屋的尖顶上跳跃。这次不用挨饿,不用受冻。我们喝着红乌苏啤酒,啃着烤羊排,吃着椒麻鸡。来北疆的三天连续看到漂亮的夕阳,真的是很幸运。这一夜我梦见鱼衔着水花,跳跃到岸上幻化成一支野芍药,这一夜我梦见马儿与花草的恩爱在夜的深处。

第四天。一大早跟着晖大师出门,今天不能再失约。沿着河边走半天,发现我们住在山坳里,不管哪个角度都拍不到日出。

除非爬到远处的山坡上去,可时间根本来不及。这下郁闷了!回房间休息吧,刚到门口,一个喵星人趴那。看到美女姐姐猫星人特听话,配合晖做各种造型。

喀纳斯著名的“三湾”。神仙湾,月亮湾,卧龙湾。非常适合徒步。喀纳斯清澈的河水反射着温暖的阳光,湖面闪耀着晶莹的光芒。不为那些所谓的神仙传说故事,只为喀纳斯6月的山花不负人间一趟。各色的野花,黄的,紫的,红的。喀纳斯被称为“人间最后一块净土‘。喀纳斯的花海蔓延在整片净土。我们一路走一边用识花软件辨别每种野花。

从月亮湾到卧龙湾原来可以沿着河边的栈道走,可最近上涨的湖水把栈道淹没。我们幻想着能趟水过去,走到边上才发现湖水不知多深,只好原路返回,走大路再到卧龙湾的河面。

穿行于森林,顺着草地,跳一跳鹅卵石,近距离拍摄河水。再爬山到公路,我们用了三小时。等回到贾登峪,又干又渴。一群人一口气干掉一个30斤重的大西瓜。也是这天起我们开始西瓜配馕的新疆饮食。

贾登峪是喀纳斯的游客集散地,小镇除了酒店就是饭店。周边的山坡上有零星的野薰衣草和野罂粟花。我们的喀纳斯之行结束,调整休息,明天传说中的魔鬼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