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2

图片/来自网络

音乐/ 祈祷


生命的时空,有条特殊的通道,每个人都是穿越隧道的一支飞镖,或者说,一颗转瞬即逝的流星。


穿行于命运旅途,可能你积极奔跑过,也许在一番抗争之后,恍然大悟归于沉寂,然而,一切无时无刻不在滑向神秘未知……


我不是门罗信徒,仍然双手合十🙏,步登莲台,面向茫茫长空,轻诵梵音,为爱心虔诚忏悔。

五年前暑期,我从汉口火车站返回常州,侯车室内人挤人,热闹嘈杂,想找个座位歇歇脚,安静点都难,只好室外台阶上坐坐,缓缓气,让自己舒适些。


迎面走来一位女生,大约十七八岁年纪,身材高挑,齐眉学生头,上穿咖啡色条纹衬衣、下着淡黄长裤,脚蹬一双平底凉鞋,虽不时尚显眼,但整洁,手里拉杆箱很大,胸前挂一块三合板,上面粉笔写着:吴明,学生,福建长汀人,自幼母亲早逝,靠外公外婆抚养长大,自家种植茶叶园维持生活,因上大学需要一笔钱,请各位好心人买几包茶叶,筹款赞助上学。谢谢!女孩黑黑的脸上满是真诚的微笑。


福建长汀,是早期共产党领导人瞿秋白所说"此地甚好"献身的地方,想到女孩又不是乞讨,于是动了恻隐之心,起身买了两包,付钱后女孩感激地道谢,纤细的手指撩抹额前刘海时、我看见她眉心的朱砂痣,像化了妆的胭脂一样绯红。她忙不迭地给我介绍喝茶的讲究,说喝茶要"春花夏青,秋绿冬红",注重养生保健,那时因不是年少不识愁滋味的年纪,也就记住了这喝茶的知识,茶叶倒是地道,后来慢慢随着时间淡忘了。

两鬓苍苍十指黑,当一株苦菜花被炒成茶叶的时候,我也才粗略了解生活艰辛的流程,如今自己也经营茶叶店,其中的心酸苦楚一言难尽。时常想起那朱砂痣女孩给我讲授的茶叶知识,春天品花茶,夏天饮青茶,秋天啜绿茶,冬天喝红茶,原来是根据季节气候变化与人体生理的有机调剂。一盏清浅明黄里,沉淀着生活无奈的苦涩和久远的回味,端一杯,反复品味、细嚼、反刍、消化,徘徊,日子也就不知不觉过去,生活的意义就在这里,不免时常感叹民生多艰,求存不易!

人生就是一个谜,你苦苦寻求的遇不到,无心插柳偏又成荫。


这一次是到云南进货的路上,在普洱的思茅区,我遇到朱砂痣女孩,还是齐眉短发,没有了手拉纸箱,一脸疲倦,在闹市街头摆摊推销茶叶,旁边守着一小男孩,那胭脂一般绯红让我确认是她。正准备靠近时,有位五十岁大妈拉住我衣袖说:女孩是个骗子,说没钱上大学,母亲早死了,谈了几年留学美国的男朋友抛弃了她,天天来推销茶叶。我半信半疑。她又说,你看那男孩就是她儿子。


我一下子楞住了,感觉特别蹊跷,是啊!年纪轻轻,现在太多年青人为赚钱不择手段,看着大妈一脸诚恳,也就相信,进了她的货。


到家几天就"五-一"了,电视里我又看到朱砂痣女孩吴明,原来她获得了"五-一"劳动者奖章,新闻报道了她的事迹,我很震惊,找来报纸查阅到有关她的资料:吴明,女,二十四岁,福建长汀人,自幼母亲早逝,与外公外婆相依为命,依靠自家种植茶叶的收入完成学业。大学毕业后到云南深山支教三年,做着公益,常到附近养老院替老人洗头发,剪指甲,资助孤儿,现在是爱心志愿者。


真是雾里看花,原来那位大妈为拉生意蒙骗了我。我无法忽略记忆,我们曾经是相识的,那刘海下绯红朱砂痣让我感觉有种说不出的美丽,那一刻,爱心女孩的崇高令我自愧形惭!现在是该用真理反击谎言的时候,懊悔自己轻信人言,没有接近一步,为爱心献上自己的绵薄之力。尽管我只是她生活中微不足道的过客,但还是存留下她心地善良的美丽,也许有一天我还会饰演她茶叶的主顾,只是因为误会,被摆了道乌龙,我相信后会有期,也笃信岁月有意。

苦求天地之正气,以御寒暑变化。时不时想起那羞愧一幕,我不只为错失爱心捐助的机会而自责,也为自私,偏狭、轻信人言,眼浊不识人而深深忏悔!所谓知人善任,慧眼识珍珠,意味你不能准确识别人了解人,就不能恰好地定位自己!祈愿爱心与女孩同在,越走越远!我的心很沉很沉,久久不能释怀,听《孩子们的诗》唱响晚风:


我的眼睛很大很大

装得下高山

装得下大海

装得下整个世界

我的眼睛很小很小

有时候遇到心事

两行泪也装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