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

闭目,

那悠扬的歌声,

仍在耳畔回荡,

穿过山谷,

越过云层。

那是我心上的姑娘,

我是她的情郎。

你的笑声随着湖波荡起涟漪,

你的笑容和格桑花一样美丽,

我曾对着神山呼唤你的名字,

你是我最美的姑娘。

我开始胆怯你的神情,

那凝眸里的温柔,

和闪烁的泪光,

是我的隐痛。

别让泪水溢满枘木措,

我欲将你流下的泪水,

盛满

酿成琼浆,

饮醉雪域,

掩我尘世虚弥。

别了,姑娘!

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姑娘,

遇见你,

是我误入尘世最美的错误。

原谅我留你一人独殇,

原谅这不是我的来去处。

别了,姑娘!

别再让眼泪滑落,

雪域里所有的湖,

都盛不了你的忧伤。

此后,

我诵的经摇动的经筒,

甚至我每一次的转山、转水、转佛塔,

都有我对你诚挚的祝福。

我会修来世再与你相见,

做你最美的情郎!

(贰)

在离天空很近的地方,

一路格桑花开的灿烂,

有那么多的云朵,

没有那么多的情绪,

我站在夕阳下哼着歌,

晚风跟着我轻轻的和。

(叁)

凉风习习吹进橱窗,

烛光晃晃悠亮梦乡,

朦胧中看到你眼里的忧伤,

却是再难完整想起你的容颜,

只依稀记得,

那些曾同你穿梭在古镇的小巷,

显得凄凉。

(肆)

小镇的雨季寂寥,

让人黯然伤神,

我坐橱窗若无其事抽着烟,

目光飘忽远方的山,

屋檐角处低落的雨水,

无数念头在心头扑朔。

漫步在石板街上的小伙,

把我揣进你的背包里吧,

带我与你一同去流浪。

(伍)

岁月是一张空白的笺,

我小心翼翼书写每一个片段,

记忆斑驳了流年,

我依然期待,

每一季花开、落叶、飘雪,

执笔写下诗篇。



二十又七,年华正好,愿在这如花的年纪,遇见你,也愿经得起岁月的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