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席了两次训练后,老编再次回归。

这段时间,老编是“人在曹营心在汉”,@中国孟、@天有三日晴等同仁们的大作,篇篇都欣赏过了,手动点赞!

自第5、6次训练统一服装后,“游击队”秒变“正规军”,整个方队的精神面貌和士气大涨,完成质的飞越!

7月7日下午,再次来到训练现场, 真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现场比图片更精彩。

这么好的队伍,这么好的阵容,吸引了武汉电视台、武汉晚报等媒体全程跟拍训练过程,能让全武汉市的老少爷们一睹东西湖方队的风采,何尝不是一种荣光!

这几日,汉江流域雨水增多,江水流速加快,训练的难度也比以往几次难了不少。

坐在方队的气垫船上,感受来自汉江的力量,船头划开江面,船尾激起大片水花。方队队员们依次手牵手滑入江水中。

一路向西,逆水而上,橘红色的跟屁虫一排排,在雨季浑浊的江面上分外耀眼。。。能做的,唯有举起相机,对准水中的那一张张生动的面容,记录下发自内心的感动和钦佩!

剪辑视频是项复杂的工程,简单做三个秒拍吧。第7次汉江训练

东湖训练

方队大当家——武汉得力电器设备有限公司陈总每次训练前都要给大家加油鼓励

方队李领队在接受媒体采访

整装待发

后勤组负责人陈新女士和方队队友合影

武汉电视台现场采访方队队员

横平竖直,昂首挺胸,没毛病

媒体全程跟拍

再游一趟

今晚有世界杯,还有小龙虾,妹纸心里乐开花

兄弟情深 汉江边上合个影 留下美好的记忆

  8号,周日,东湖。

东西湖方队和另外26只兄弟方队一起相聚听涛水域进行集中测试演练。

天空阴沉,微风,飘雨丝,公开水域竞渡的标配天气。

由于入水方队的顺序编排,待我们赶到时,东湖长天楼码头处早已热闹不已。

点名整队后,方队白蓝相间的防晒泳衣和蓝色泳帽在众多的队伍中分外打眼。大家在队旗下合影留念,交流,和睦似一家人。

踩着红毯下水,方队开始了1600米的游程。

相比两江的川流不息,湖水的微波荡漾更为此刻的东湖带来了几分温柔。游进中的方队比在江水里更加整齐规范,全体队员均表现出色,在保持较快推进速度的基础上,队形保持良好,达到了训练目的。。。

紧跟着前面的方队,45分钟后,东西湖队顺利在听涛区域登陆起水,圆满地完成了此次东湖试训。

7月的东湖正是一年中最美的样子,碧波轻荡,荷花旖旎,莲叶翠碧,方队里的摄影师张黎表示,“一下就游完了,不过瘾,不过瘾啊。”


7月是东湖最美的时候,荷花盛开,碧波荡漾。此次集训为东湖再添一笔精彩的瞬间,7.16----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后记:

第一次集训的时候,队里有位大姐告诉我,今年是她渡江整50周年。

大姐叫何红卫,微信群里叫@何以。

何姐第一次渡江的时候,还没有我。带着钦佩,于是有了下面的对话。

我:您参加第一次渡江,是通过什么渠道,比如学校推荐?

何:我们家也很注重我们体能的训练,我从三岁就开始学游泳。我哥哥是业余游泳体校里面的队员也是体育学院的高材生。13岁那年正值文化大革命,学校都没上学了,跟着我哥姐第一次渡江的,当时整个夏季就是在体育学院渡过的。

我:第一次渡江紧张吗,顺利的起水了吗?起水地点和现在有什么不同?

何:当然啊,好像不用劲儿就要沉到江底。只能跟着大人拼命的游,最后是在粤汉码头起水点上岸的。

我:有没有让您印象深刻的趣事?

何:有啊,记得1970年的那一次,在学校里参加渡江。当时还是很紧张,同学们在老师的带领下,每天徒步半小时到达现在的北湖湖锦酒店。那里原来是一片湖,每次训练时都有小虾子咬我们的脚,也没有防晒的,个个晒得黑油油的。还有一次试渡到江中当时就有一艘船好像向我们冲过来,我们都快吓死了,结果是一个航标船。这些事情至今我仍然记得很清楚。

我:渡江给您带来的最大收获是什么?

何:我工作在原来照相机厂后调入现在的农商行退休,幼年在哥哥的带领下学会游泳爱上游泳,断断续续坚持几十年。我一般在游泳馆游,每次一个小时之内游1500米左右。除了每年渡江外,还经常参加省市区举办的比赛,并在自己这个年令组能取得前3名。到现在,我每年体俭心肺功能正常,无三高,腿脚灵活精神好。我觉得健康和快乐并认识了很多朋友是游泳带给我的最大收获。

(何红卫供图)1968年,何红卫13岁,参加武汉市的红小兵方阵第一次横渡长江。

1970年渡江留影

部分获奖证书和参赛留影

  认真的训练,从未迟到、请假。

  其实,像何姐这样的泳者,东西湖方队里比比皆是。很多人都是常年坚持游泳的高手,各有各的故事和经历。但大家都是一样的,爱游泳,并为此收获了健康、快乐和友谊!

向方队里的游泳前辈致敬,祝大家渡江顺利!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