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最好的母女关系是"十分相爱,五分相亲。"

我不知道和女儿的关系是否做到了"十分相爱,五分相亲"?但我能够非常肯定:我俩既是母女也是朋友,有了快乐事儿可以愉快分享,有了糟心事儿可以彼此开解。

有朋友说:看你写关于女儿的文章很多,有没有女儿写关于你的文章呢?

说实话,女儿写关于我的文章确实很少,唯有一篇。在通讯网络发达的当下,给我写的信也很少,唯有一封。

明天7月12日,是女儿的生日,非常想念远在他乡的她。于是,把她写的关于我的文章和写给我的信,重新翻找出来看看,千种感慨万种思绪,齐齐涌上心头……


幸运四叶草送女儿:惟愿你人生道路越走越顺,越走越好!


一封信


亲爱的妈妈:

您好!

首先,十分感谢您在十五年前给予我生命,让我非常幸运地来到人世,并享受品尝人间百味,观世界之变迁,览风云之变幻。

其次,在我成长的十五年中,您也为我付出了许多。中考前夕的熬夜备战,都是您与一盏孤灯陪伴着我,度过了那些让我近乎崩溃的日子;而如今,又得让您起早贪黑地开车接送我上下学,这其中的劳苦与辛勤我明白。在此,在这写给您的第一封信中,我要诚挚地向您说一声:"谢谢您,妈妈。"

这次考试考得很不好,我知道这与平时基础学得不牢靠有关,我以后会去把每个知识点弄明白,透彻的。
还有,我到现在还不能完全接受姥爷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我时常会想起他的音容笑貌。半期成绩刚下来时,我经常盯着电话,等着电话铃响起,姥爷又来问我每科成绩,然后说一句:"要好好努力!"就挂电话。

我知道此时比起我来,更辛苦更悲伤的是您,您要操办姥爷的后事,还要在姥姥面前故做坚强,不肯也不能掉泪。

我会谨遵姥爷的遗言,更加努力地学习。今天是姥爷走的第九天。希望您早日走出姥爷离开的伤悲。
 
 
        此致
 
敬礼
 
 
                                                                                               您的女儿
                                                                                         2009年11月27日



一篇文


 "明天早上吃什么?"每当寝室在熄灯后开始讨论这亘古不变的话题时,一向以"吃货"自称的我总是保持沉默。

当女孩子们在争论着中国人的早餐到底该喝豆浆还是牛奶,一食堂的鸡蛋饼和二食堂的里脊卷哪个性价比更高等问题时,我却一直回忆着曾经每晚睡觉时,期待着妈妈第二天为我准备的早餐,那种无法言说的幸福。
那年高三,固执而任性的我坚持不肯住校,一定要每天回家, 妈妈只有每天早晚开车接送我。由于学校午休时间短,又要求上晚自习,所以我的午餐和晚餐就只有在学校食堂嚼着那些无味的饭菜,这令对饮食历来挑剔的我很是恼火。以至于每天在回家的路上,妈妈都能听到我对学校食堂那恶心的饭菜各种抱怨。每当这时,她都会说:"妈妈早上给你做好吃的,中午晚上就当减肥吧。"

的确,妈妈每天早上都在给我做着丰盛的早餐,一周七天不会重复。用新鲜的黄豆现磨的豆浆,使整个餐厅都弥漫着豆子的清香,配上刚刚出锅的两面金黄的煎饺,刷上蜂蜜烤制出焦糖色的鸡翅,软糯香甜的紫米粥,还有颇为开胃的黑椒茄汁意面……每一样都使我开心不已。
但最让我中意的还是妈妈亲手包的抄手,皮薄馅大,在汤里放上紫菜和小虾皮,放一点点盐,再淋上一些香醋和芝麻油,最后撒上自家阳台上种的小葱。色香味俱全,先喝一口汤,咸鲜的滋味驱散了睡眠不足的烦躁,但饥饿感瞬间如潮水般向我涌来,便顾不得什么淑女形象,冒着被烫伤舌头的危险,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我喜欢在早晨吃抄手并不仅仅是因为它的美味,更是因为我可以在前一天晚上和妈妈边包抄手边聊趣事,她会告诉我工作中的烦恼和人际关系的处理,我也会向她倾诉高考的压力,学习的困扰,同学的八卦和老师的关照。
妈妈的脾气急躁果断,而我却内敛犹豫,我们性格上的互补,使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对方遇到问题的症结所在,提出另一种思维的解决方法,放下心中的烦恼,在交流中放松自己。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每晚十一二点在餐桌旁和妈妈聊天,竟然是我排解高三的苦闷和烦恼最好的方式。


但自私愚钝的我,却完全没有顾及到妈妈的辛劳,每天5个小时的睡眠,8个小时的工作,还有各种家务。高三的一年妈妈比我更劳累,但她从来都不抱怨,而我却一直忽视了这件事,只想着自己每日的疲惫。


当我背起行囊走入大学校门,开启下一段人生旅程时,妈妈却一直怀念那段让她辛苦操劳的日子,怀念在夜深人静时和女儿谈天说地的日子,把那时的辛苦全部无视,只记得和女儿聊天的开心。
这就是文人歌者一直赞颂的母爱吧,如此纯粹,如此珍贵,我无以为报,唯有珍惜与感激。

如今,在异乡读书的我,每天草草吃过早餐后,都会想起那时在灯下聊天包抄手的母女俩和那一碗碗名为"母爱"的抄手,这将是我此生最珍贵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