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素笺,浓浓墨韵。品一盏香茗,听一曲琴音,拾一抹心情,指尖轻轻敲打,慢慢放飞心情。
       一场遇见可能会耗尽一生的思念,一个眼神可能会彷徨一生的等待,一个决绝的背影可能会倾尽一生的爱恋,许多人情愿将自己画地为牢,所以,世间才有了那么多凄美的爱情故事,宇宙才有了那么多的“蝴蝶为花碎,花却随风飞”的慨叹,才会有孤单寂寞的灵魂碰撞在一起,用文字取暖,斑驳了流年。

  此生,如果有一个人,给了你他的心,而你,也愿意给了他你的心。在千千万万人潮之中,你能遇见这个人,他也遇见你这个人,那应该是怎样的幸。          
       梁山伯去世后,祝英台毅然换好嫁衣,打起灯笼,前去梁山伯的墓前。随着一道闪电,出现两朵花,是两只蝴蝶,随着蝴蝶飞舞,原本冰冷的土地开出了片片花海,蝴蝶之后飞向天空,天空随即出现梁山伯与祝英台共同飞舞的幻影,伴随着一曲《梁祝》的千古绝唱,最后从天上落下一张祝英台的蝴蝶丝巾。
        中国汉乐府诗《上邪》:“上邪!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大概描述的就是这种爱情吧。
         这必定是戏里的故事。

  汤显祖在《牡丹亭》里说,真正的爱情,能够让死了的人复生,能够让活着的人赴死。如果不是这样,那么便不能够称为至情。

    罗密欧与朱丽叶面对的是两堵无法逾越的墙。可他们偏偏不顾一切地相爱了,这需要何等的勇气和魄力!不是爱到极致,爱到骨髓,绝不可能拿出如此大的勇气!
        谁说瞬间不能永恒?爱是否永恒,不能用时间长短来衡量!时间只是个枯燥的数字罢了,最终决定永恒的是爱的深度。罗密欧与朱丽叶从来没在一起生活过,但他们的爱真挚、热烈,足以感天动地,足以融化冰山。
        罗密欧与朱丽叶从相识、相爱到结婚、死亡,时间跨度总共还不到一周,如此短暂的爱情在时间的长河里犹如白驹过隙,昙花一现,可如此短暂的爱情却又创造了爱情史上的神话。

这还是戏里的故事。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酷暑。欢乐趣,离别苦,情世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小龙女冰清玉洁,长于古墓之中,不懂人间礼节,唯知情义无价。小龙女外是冰雕,内是火烧。杨大侠过于浪子,棱角过于分明,但他等了她十六年,终于梦圆,成就了《神雕侠侣》的人间佳话。
        其实,尘世之间,这种人真的应该多起来,但恐怕“伤心总是难免的”,不过这倒不失为一种让生命丰满、充实起来的方法。很多人活了几十年,一回头,才发现来的路上什么也没有,回忆也尽被虚伪与客套占满。在这个充满激流的世道里,尽力去保留一些个性,守住一份纯真,只要心中充满了爱,一切艰难阴险,终将成为往日的记忆,慢慢尘封……

人间有戏,时间有泪。

  爱情本来就是含笑饮毒酒,明知道结果还奋不顾身。可世俗之人,从来只是看着戏里的故事,过着自己的生活。作为现代人,我们感到汗颜,我们中有多少世俗之人,为了金钱而放弃了美好的爱情?放弃也罢,还要美其名曰:“贫贱夫妻百事哀!”   
世人都说人生需要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绽开心扉,绽放生命。红尘落幕,那些被爱情染指的悠悠时光,漫长岁月,都无一幸免的随着逝去的故人,沦入历史的风雪,但那一场场悲喜参半的爱恋,却晕染成纸页间的点点墨迹,语调轻柔的诉说着一场场触动人心的千古传奇……

  感情如水,理性如冰。阳光下的美是真实的,奋不顾身的爱情是许多人的梦。谁能够脱离红尘的牵绊,谁能抛开一切俗念?谁又为你执剑,越尽千山暮雪,伴你走天涯?

再逢春 ,诗酒惟对流云。海枯石烂的太少,地老天荒的好早。时间总是越等越漫长,早已分不清梦境过往。轻轻地弹开身上的烟尘,爱已无言,情已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