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苗族独木龙舟节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迄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是清水江流域苗族同胞祈祷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传承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苗族独木龙舟节的举办时间一般选择在端午后20天,当地人把这天称为"大端午"。

  独木龙舟节也是黔东南清水江流域苗族同胞一年一度的传统盛会,农历五月二十五,被誉为"世界独一无二"的苗族独木龙舟节,迎来了清水江畔最热闹的一天,来自国内外的游客齐聚施洞镇塘龙寨,将清水江两岸的道路围个水泄不通,30多条独木龙舟竞渡,场面十分壮观。

  独木龙舟古朴硕大,别具一格,舟身用三根高大杉木掏空而成,中间一根独木为母舟,直径约70厘米,长约24米,两边各置一根直径约50厘米,长约17米的子舟,平时舟身被放置在村口专门搭建的亭子里,龙头则放在村里推选出的鼓主家,农历5月20日至23日期间巫师会按传统做法"起龙",之后用竹篾将子舟和母舟并列扎成一排,装上精雕细刻的五彩龙头。

  苗族的独木龙舟赛,却来源于一段远古的神话传说。相传清水江有个老渔夫的独生子被恶龙咬死。老渔夫杀死了恶龙,各村寨的苗民还割开龙肉吃着津津有味。随后天地昏暗,恶龙向苗民报梦,要求村民以划龙舟方式祭祀它,相传至今。这显示出与众不同的不畏强暴、不惧鬼神、与自然顽强抗争的人文精神。

  按照传统习俗,施洞独木龙舟竞渡,分龙头、龙身、龙尾(施洞上游、中游、下游)三个主赛场,各进行一天比赛,角逐前三甲。一般在农历5月24日集中在施秉平寨码头(赛龙头),25日集中在塘龙码头竟渡龙舟(赛龙身),26日"分龙竞渡",27日施洞"赛龙尾"。

  每一条独木龙舟上包括龙主、锣手、撑篙、理事、艄公、三四十个桡手组成,队伍庞大,分工明确。桡手主要负责竞渡时划舟;撑篙负责龙舟停顿或运行;艄公掌握龙舟竞渡方向,同时还负责喊唱桡律号令,以调节桡手划船的节拍;理事负责竞渡前后的账目管理,竞渡时还负责放铁铳炮以烘托气氛;龙主和锣手负责发号施令,敲锣打鼓,催促桡手奋力向前冲刺。

  龙舟出发前,各寨在龙舟附近的河滩上放一张四方桌,桌上有一升米,米上点有三柱香,放一百二十元钱,巫师手提一只公鸡站在桌边念巫词,招集山神、树神、祖宗前来保佑龙舟平安比寨,平安回归。之后巫师用茅草沾河水洒向龙舟并一刀把鸡杀死,比赛结束后,巫师又用同样的方法欢送山神、树神、祖宗。

  比赛前,一艘艘的龙舟在鞭炮声中划到沿途岸边码头,接受本艘龙舟所代表的姓氏或村寨联姻的亲家来人的送礼和敬酒。接龙队伍中最重要的人物莫过于姑妈,姑妈会为龙头挂彩绸,送鸭、鹅、猪、酒等礼物,预祝赛舟夺魁。龙头上披彩绸和挂活鸭,越多则越显威风。这时,健儿们会表演花式划船,并对岸上围观的群众向上撩拨的挑水花,刹时珠帘翻卷,休闲娱乐味道十足。

  参加比赛的男人们的着装是清一色的手工制品。头上戴的是苗乡特制的金黄色细竹篾马尾斗笠,后沿插有三根羽毛形状的银片,银片的末端扎上颜色艳丽的花朵。上装为深紫色的亮布对襟长袖衣,腰扎一条织镶着银泡的腰带,红丝线流苏自然垂落于腰的两侧。下穿深色长脚裤,一般为青色或黑色。这身装束给人一种庄重又不失华丽的印象。

  别的地区赛龙舟坐着划,施洞苗族的独木龙舟赛是站在两边的子舟上划。只见桡手分成两排站在两只子舟上,略显弓箭步式兀立划桡。有三个人独排站在母舟的尾部,负责掌握龙舟方向。桡手们一律身着紫青色土布对襟苗衣和蓝色布裤,腰扎一条织花钉上银泡的腰带,头戴插着三根如凤冠银片的马尾斗笠,古朴而整洁。

  竞渡时,规则采取一对一的方式进行,败者淘汰,胜者进入下一轮。每一轮比赛,锣鼓喧天,舟上人员随着划水的节奏齐声大喊"晦嗨",气势磅礴,扣人心弦。一对又一对龙舟开始比赛,只听得铁铳炮咚咚响,龙舟飞快掠过江面。龙舟上鼓声频敲,催促舟上桡手用力齐划;岸边观者情绪激昂,高喊"加油";更有人燃放炮仗助阵。竞渡结束后,每只龙舟都满载礼物缓缓而去,岸上的人们也和亲朋好友挥手告别,河面上荡起一圈圈远去的水波浪。

  比赛结束后,龙舟靠岸亲友们燃放鞭炮,把馈赠的鸭鹅挂满龙颈,大家开始分享随龙舟带来的糯米饭、肉和酒,一直欢度到黄昏才唱着歌各自划船回家。

  独木龙舟是苗族文化的骄傲,无论是两排人站立划桡的姿势和装束,还是采木凿舟,下水到竟渡,其相关的仪规、禁忌和传说,无不体现出一种古老而神秘的苗族文化气息,也是中华大地绝无仅有的。独木龙舟文化也融合了苗族的竞技文化、祭祀文化、服饰文化、歌舞文化和饮食文化,这项举世无双的古老文化习俗,已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摄影撰文:兵&歌 自由摄影人

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会员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

拍摄地点:黔东南施秉县平寨村、台江县施洞镇

拍摄时间:2018年7月7-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