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夏的天说下就下,雨点从像用旧的抹布似的天上滴漏下来,丝毫不会感受谁的情绪,倒也有几分的凉爽之意,老妈把秋裤都穿上了。这个早上很平静也很平淡,吃过早饭我开始联系返程的车,姐也顺便收拾着她的东西。雨要是下的再大些,或许我就会改变主意再多待一天,多待的一天也只会看到妈不舍不依,索性雨点小了很多,越是要分别越没话说,话梅味的西瓜子磕了一颗又一颗。


我们相见我们又分离,我们从不同的地方奔来相聚,短暂的交汇又各自东西,我们离开故乡我们又漂泊在异乡,我们最终也不会像男人一样落叶归根,女人没有故乡。在异乡的女人是盆栽,只在自己的一方寸土里活的那么卖力,最终还是没有根基。看花谢花开,看阴晴圆缺。

看尽人间正六月,六月的花和六月的草已到鼎盛,六月的盛夏亦是最好的热烈,六月适合相见,六月适合分别,六月在北方,六月也在南方。我们把思念揣进口袋,带着它坐汽车,坐火车,坐飞机,坐轮船。走到天边仍然走不出藏在心底的想念,走得再远好像还是没有离开。

走过山水,走过峡川,走不过浓烈的思念。被描绘的再美的景,莫不过近乡的路,莫不过亲情的搀扶,莫不过躺卧在妈的臂弯,莫不过她会在人群中一眼认出我,尽管眼睛已经昏花的连自己都辨不清。不知哪天起开始渐渐不喜欢旅行,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城市,一样的车水马龙,一样的山水一样的树木,而宁愿枯守着故乡的人,走完熟悉的一程又一程。

我的眼里除了最亲近的人再无风景。

有生之年,心有牵绊,随着一次次回家就像回到了家,安定和宁静几乎让人忘了还有异乡的两个小人儿。女人的身心都承载着负重,孩子让人身不由己心之所动,走不远也走不动。

时间越来越快,脚步越来越慢,牵挂越来越重。想用更多的时间来牵你的手,想用更多的耐心陪你慢慢走,时间留不住,过往也留不住。

猛然对故乡有了另一个定义,故乡不仅仅是从小生长的地方,故乡也可以是一个能懂你的人,了解你如同了解自己,跟这个人在一起你可以毫不压抑,你真实你随意,你不为人知的故事,故乡一定知。她是你的故乡,你是她的至亲。

我们因为有亲人,因为亲人不计较,所以我们拌嘴吵闹,我们知道无论怎么吵都吵不散,无论怎么发脾气都不会远离。只有亲人才肯接纳最真实的我们,只有亲人才会包容任性的我们。因为我们有亲人,我们才像回到了家。在家里可以睡的那么安稳,娘仨挤一张床,梦里梦见的还是亲人。

喜欢人少的地方,随便走走看看,不至于拥挤不堪,清爽的风吹过月季园,吹过雨季天,安排了近处的游走,再好不过。竹林清翠,蝴蝶翩翩。

主要是老妈蛮有戏的笑,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那身着戏装的青睿姑娘的影子若隐若现。我还记得那张照片,油彩敷颜,头戴玉钗,长长的水袖挽起来,兰花指在眼前,眉眼如画青衣展,恍若隔世。浮生若梦,一梦百年。

几天的时间总是太快,几天的时间最是太短,几天的时间总是弥补不了缺席的爱,可是,我一直成了一个缺席母亲衰老的人。分别总是在雨中,要走的人难免显得心狠,说走就走一扭头扼杀了很多不忍心。细雨蒙蒙,只能装作很平静,只能说有时间再来,只能一蓑烟雨任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