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普吉岛翻船事故,与死神擦肩而过。

2018.07.09 阅读 15148

  2018年7月5日是到普吉岛的第三天,按予定是出海的日子,下了一夜的雨还未停,早饭后雨小点,大家乘车到达普吉码头时天已晴,阳光好象不情愿地露出半边脸。我们上了泰国导游阿明订好的东盟999号快艇开起了一天海上欢乐游。

  这时天已完全放晴,普吉岛露出了她迷人美丽的真容。我们这个团队游客开心愉快地玩遍了大,小PP岛,帝王岛,珊瑚岛的沙滩,海泳,浮潜等项目。在珊瑚岛吃过午饭印度洋的热带阳光晒得人生疼。迎着微风向今天最后一个岛人魚岛进发,人魚岛在从珊瑚岛回本岛半道的左面。

人鱼岛是个简单开发的私人岛,岛上只有几个简宜草棚供游人换衣服和上则所用,游客很少,当天只有我们一个团30多人在岛上玩。

下午4点多(泰国时间)玩累了,我和女儿上岛冲凉换衣服。完后我正在草棚内洗游泳裤,前后不过10多分钟,突然狂风大作,黑云笼罩着天空,向小岛压下来,想把她挤回海水里,豆大般暴雨倾盆而下,打得沙地一个个小窝,狂风暴雨呼啸着尽情地肆虐着小岛,树木被吹得快要倒下来,已经熟黄的椰子被吹落满地,草棚被吹得摇摆起来,雨水夹杂着风沙从四周灌进草棚,挤满了从海上逃回来的队友们。温度也极巨下降,没有来得及换衣服的人冷得瑟瑟发抖,两个小娃又冷又怕不时哇哇大哭。

几十个人焦虑地望着雨水,耳朵被风声填满,巨浪一个接一个冲向小岛,好象要把她吞沒,小快艇被吹出很远,铁锚很勉强地拖拉着,小艇被推上几层楼高的浪尖,又跌下深渊,无力地飘摇着。海边的充气玩乐设施快要被巨浪卷走,几个工作人员冒着风雨人的人拉加上沙地摩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拖上岸来。两个多小时过去,风雨沒有丝毫减弱,我们只有等。几个年青人突然来了兴致,冒着风雨跑出去拣回几个椰子,阿明找来一把菜刀坎开让大家品偿,气氛一下子活洛了起来,年青人们还觉得开心刺激,我也拿来一块吃起来,没想到自然成熟的椰子那么好吃,特别是椰肉。谁也不知道此时危险正朝我们靠近,而在离我们不远处那两艘翻船落水的人们正在海浪里与死神拼命搏斗着。

就这样一直等到7点多,天也慢慢黑下来,雨小点了,风浪依然大,领队小何和阿明与公司多次电话后决定趁天还没完全黑下来,抓紧时间回程。我问岛上工作人员岛上没有任何生活和过夜的设施,他们也要随船回去。只好冒险回程。风浪太大小艇不能靠岸边,只能停在十几二十米远的地方,队友们穿好救生衣,阿明把所有人的背包手机护照等重要东西放在两个大防水代中先扛上船,一些人帮拉住锚绳,由船员扶着一个一个地从巨浪中艰难地送上小船,两个老一点女队友送上船后,我作为本船最年长老者第三个开始这不知会发生什么的难忘二十米前行,在船员的启发‘和扶助下我们迎着风浪一步一步前进,走了几步一个大浪向一堵高墙向我盖过来,除了前面的海浪什么都看不到,船员叫我站稳挺住,只见海浪劈头盖脸压下来,整个人被海浪吞没,等刚露出头来在下一个大浪到来的间隔区快步向前几步,就这样重复着同样的方式沒命地冲向小艇,当海水到脖子时终于抓住小艇的踏步梯。一次只能送上一个人,花了很长时间终于全部上船,两个小孩是船员们高举在头顶传上来的。这时天几乎全黑了,上船后才知道老婆紧随我后面,脚站上小踏梯后船员又去扶后面的人,一个大浪把她卷进海里,幸好后面一男队友一把抓住帮她扶上船来,不然…………

当全部人员上船后,小何领队和阿明导游不断安慰大家,沒得事不要怕,这种情况他们见得多了。快艇开始艰难的调转航向,由于我们的位置在正常航道的左边船要调转9O多度,可以感觉到这都很吃力,这也请楚的告诉小船是斜面对着风浪前行,我好像在哪本书上看到过在这种风浪中航行最好保持顺着风浪,而我们現在这种行进方式是很危险的。快艇的三个引擎拼命的吼叫着离开人魚岛。雨水夹杂着海浪从四周灌进来泡潵在每个人身上,风浪一次又一次地砸在船身上乓乓作响,这种只有个凡布顶蓬四周半敞开的小艇在这种风浪中,显得多么力不从心。阿明叫那几个尖叫着的学生坐在地板上放低重心,所有人手互相挽着,不要被差不多90度的摇摆摔出去。小艇一次次被巨浪举到浪尖,又重重迭向浪底,船身.不甚重负的被砸得怪响。雨继续在下,大风还在刮,巨浪继续推砸着小艇,四面八方一片漆黑,只有小艇的指示灯和驾驶台仪表盘在黑暗中闪着绿光,远处不时闪动几下同样和我们一样还在海上飘摇着的小艇的灯点,咂眼就不见了,就象鬼火一样让人毛骨悚然,全体人员没有一点声音,就连两个小孩子也好象懂得什么样安静的卷缩在妈妈怀里,只有马达的怒吼声,风浪的嘶吼声,雨水海水的哗哗声,。这时人们才真正的害怕了,这时船上所有人都已惊魂普吉岛,胆破人魚滩,只能任由风吹浪打,听天由命,在心里默默祈祷老天保佑,我也意识到前所未有的危险和恐惧,难道真的要魂断安达曼,葬身印度洋吗?要是真那‘样还有亲人,朋友,同学,同事都还没有告别呢!女儿才考上她心仪的高中…………真的不敢再往下想,快速开动脑筋,啟动内陆人可怜的海洋知识,应该怎样应对,不由自主地抱紧靠在右边的女儿,和左边的老婆十指紧紧相扣不敢松开,眼睛被海水迷糊着隐隐作痛,我想现在维一能做的只有镇定保持清醒,互相无声地给予力量支撑下去。.我看了一眼坐在驾驶台上的司机师傅,在仪表微光里紧锁眉头,熟练地转动着方向舵,尽可能的避让着砸向小艇的巨浪,艰难地前行,本来2O分钟的航程,我们颠簸了一个来钟头(上岸后推箕的),这一个钟头好象是一年,又好像是一生,无穷无尽的拆磨着每个人。终于看到前面有了灯光,普吉本岛已出现在眼前,天气也好象在开玩笑一样,雨也停了,风小了,浪也小了,一切都过去了。等我们靠岸后,码头上除了警察和救生人员就只剩下我们这一帮人,这才知道在我们同一海域翻了两个船,已救起来50多人还有40多人下落不明。大家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如果我们翻船比他们还惨,他们是白天,我们是晚上什么都看不到,我们太幸运了,有个阿姨说我们这帮人都善良,上天保佑我们逃过一劫。等取出各自手机,各种翻船报道和亲朋好友的问安充持着各人的手机。每个人都为我们的完好回归死里逃生而庆幸,同时也为还未找到的同胞们祈祷。

吃过饭 回到宾馆已11点多,茐茐`洗漱就惊魂未定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普吉岛又显示出她美丽迷人的面容,好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一片秀美景色依旧,一派莺歌艳舞照常。只有我们经过昨天恶梦般经历的人才体会得到她不只有迷人美好的一面,更有狂暴狰狞的性情。

  接下来的几天,泰国出动了军队直升机等搜救,中国救援队也赶到,从沉没的三楼船舱里找到2O多具尸体,搜救还在持续着。

我们这个团队的人都来自四川各地,经过了这次百年修来同船渡,千年修得共生还的磨难后,关系一下亲密了很多,也放得开了,没有了默生人的拘谨,在接下来的几天一路歌声笑语不断,大家体会到了生命的脆弱和宝贵,活着真好!

  回到家里第一眼看到撕历停留在2018年7月5日,我惊了一下,难道上天要我们永远记住这个日子吗?又一想才回过神来,是一个侄儿父子俩住在家里参加小升初的考试,如愿考上了七中嘉祥,这不又是一个好兆吗?

安定下来后,觉得我这个经历过泸沽湖翻船,雅砻江抓魚冲入花滩爬上来,东海坐游轮遇巨浪飘摇20几小时,一个人与花犳相遇,晚上打着火把听着狼嚎熊叫赶夜路,与毒蛇狭路相逢等等无数危险都能生还的人,也祘福大命大了,。但与这次遭遇相比都不祘什么,有一种想把它记录下来,余生难忘的想法。以此感谢上苍!感谢家人!感谢关心帮助我的亲朋!同学!同事!也感谢自己!特别要感谢我们的小何领队,阿明导游尽职尽责,不厌其烦的叮嘱穿好救生衣,还有那几个泰国船员小哥,为大家安全回归所做的努力,特别特别要感谢东盟999号小快艇和司机小哥,是他经受住了这生死考验把我们从死神手里夺回来,/我会永远铭记999这个中国人认为的吉祥数字,她才真正是保佑我们的上苍。也想告诉要到泰国游玩的朋友,一雨水季节远离海岛,二要找正规旅游公司,三下海一定要穿好救生衣。



2018年7月11日于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