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8

时下,恰逢莲开,于炎炎夏日的上午,沐风,在绿绿的贺江边,以最安静的姿势,赏一池青绿,莲叶间,几朵红莲盈盈开放。内心的清凉,自不必言说,莲的倾城之美,让人怜爱、心动。

花语墨香弥漫在空气中,呼吸到的瞬间,心灵或多或少都接受过洗礼。

此情此景,便想起唐·温庭筠的《莲》:“绿塘摇艳接星津,轧轧兰桡入白萍。应为洛神波上袜,至今莲蕊有香尘”。碧绿荷塘,摇曳的荷花,飘然似落梅,如洛神步履轻盈,走在平静的水面上,荡起细细的涟漪。花开如初,洛神的香尘残留到如今,还有莲开若梦的眷恋。

素来爱莲,不只是爱它的亭亭净植,香远益清,更是爱它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予我,更喜欢以一朵莲的娉婷,立于红尘纷扰,行于陌上匆匆,不卑,不吭,兀自开落,不惹尘埃。亦如那眉目里透着望尘莫及的高洁,芳姿娉濯,于繁花之中自然是只可远观的姿色。

在世如莲,清空心灵,回归本真,自得几分闲情雅致。暗香盈袖,朵朵粉红,正徐徐绽放一世情柔。

脚踏一路清风,步步生莲,想象铺一纸素笺,一笔淡墨,再落一滴荷香,文字里,便会开出一朵朵圣洁的莲花,每一个字都是纤尘不染,焕发着干净气息的美。

素心如莲,一缕暗香游走心间,氤氲着我微凉的企盼。将前世今生的眷恋轻呵成眉间的一记朱砂,氤氲着顾盼生姿的万千风韵。

惟愿,郁郁寡欢的流年里,那些开着的,凋谢的,都会零落成一袭淡淡的暖,香染着四季更迭的寒凉;惟愿,走过万水千山的艰辛,都是以后一马平川的喜悦。

采一缕莲香,装入经年的壶,慢煮光阴。那些染了莲香的过往,鲜活而葱茏。时光里的我们,依旧安好,无恙。曾经,无论有多落魄,无论有多寂寞,惟愿从容走过的每一段年华与路程,都落满莲的禅意与无尘。


看过多少世相迷离,经过多少人生百态,我依然无法把一份缘写到圆满,无法把红尘的玄机,一一参透。那些遥遥无期的守望,是前世相欠,还是一场空等的梦?


我看见,众生深情,纵使伤到撕心裂肺,纵使负了归期,亦是不愿回头。

当繁华过尽,当尘埃落定,鲜衣怒马之后,我愿清简素雅,从容入世,清淡出尘。

不去在意纷扰,不去忧虑明天,放下一切执念,素心如简,待莲花开尽 ,便是清欢。

洗尽铅华后,我在一首诗里打坐,安静等那一池莲,开满眸里眸外。于是,我便有了浸满芬芳的琉璃时光,可以慢慢写,慢慢读,慢慢爱。

我愿此生如莲,净心素雅,不污不垢,淡看浮华。

撰稿人:莫丽敏
图片来源:莫丽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