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8

当我俯身从你的树下穿过

并没有什么样的鸟

从一个枝头跳向另一个枝头


漫坡的草如奔跑的羊群

石头被盖住了眼睛

大地依然坚牢

石瓦房上飘来炊烟

近的群山向安静的天边远眺

五月我来过一次

都说你那时红似火

乡下是按润月日历算的

绿莹莹的叶子正灼烧着

像拉满的弓

还没搭好你红色的箭镞


从村子里搬来的榴农

渐渐忘记了摆弄庄稼的手艺

但对于这些果木来说

闭上眼也知道它开花的一刹

风的速度使树木弯曲

长期在树下干活的人

是躬着身子行走的

就像山间的小径

在草地的样子一样


他们不关心蝴蝶

从山坡上飞下来

在花丛中盘旋


他们知道你是从西域而来

树脂上结满了一路的沧桑

而年轻的果农

从地下挖出已枯萎的树根

做成盆景

收益比长辈人多出许多


在树下石桌上

喝着你的叶片烧沸的茶

那个满脸如石榴一样裂开的长者

讲述着你深秋之后

万子万孙从树上蹦下来的时候

蝉鸣声也不显得那么单调乏味了


七月天雨说来就来了

我谢绝老者的好意

我要在雨中看看你的开放

靠近再靠近


你多么像我在人世间的样子

肉体又一次被割裂

伤痕累累

鲜血淋漓


诗歌摄影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