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太热了,已经到了小暑。每天10点就得关起窗子,打开空调。哪也去不了,就躲在家里避暑。


世界杯停赛两天,老张似乎没有了期盼,晚上看电视也没有了目的性,拿着遥控器换来换去的。世界杯没有开赛之前,我一直追陈坤回归荧屏的那个叫《脱身》的电视剧。后来,世界杯开赛8点赛球,弄得我也没有完整的看完。

这是前几天的早餐,米饭饼和红豆粥。

  想想陈坤也挺倒霉,好不容易弄出一个剧,档期偏偏与世界杯撞车,"双乔"被梅西,C罗掩盖了。这两天,世界杯停赛,陈坤也脱身了。


其实是想写一篇有关食物的文章,一上来就啰啰嗦嗦说跑题了,回归正传。


天热,没有影响我们的食欲,照例每天烹饪好吃的东西。昨天,然然又给送过来一堆无公害蔬菜,有一大包茴香,老张问茴香老不老?可以蒸大包子吃。我看了看,掐了一下,感觉不是很老。

  昨天早晨醒来,看时间尚早,就想起试试茴香是否好吃。我先做上豆浆,然后活了一小块面,软软的,我想做茴香盒子。正好冰箱里还有前天包饺子剩的一点点肉馅,还有一点点木耳,我摘了一小把茴香,切碎,木耳也切碎,与肉馅混合。面醒的时候短,多柔了几遍。揪劲儿,先做了两个。


我做的盒子是半圆形,边上捏了花边。以前我不捏花边,我觉得不好烙熟,有一次刘同学来我家,我们做韭菜盒子,她包的盒子每个都捏花边,非常好看。后来我发现,捏花边的好处不光是好看,烙的时候盒子边不会开,汤汁流不出来。我以前不捏花边,有的盒子边一烙就开口,汤汁会流出来,影响口感。从此,我再做盒子,也每个都捏花边。盒子熟后,鼓鼓的,汤汁都锁在里面,咬一口,汤汁饱满,非常香。

  女儿过来吃早饭,我把两个盒子,一碗豆浆摆在桌上,她说:哇,看上去很好吃。然后,先拍了一张,低头吃起来。一会儿,盘光碗净。老张起来,我们又烙了四个盒子。老张说,茴香还不错,晚上蒸大包子吧。


吃完早饭,我整理屋子,我让老张摘那些茴香。老张坐在桌前,先沏了一壶茶,喝好了。让我把茴香拿给他。我给他放好,就转身接着擦地。


等我都收拾好了,看见老张还在那里一根一根的摘茴香,我看见他摘好的一把,茴香的根没有掐掉。我问:为什么根不掐掉啊?他说,你用刀切,一下子就掉了。我看了老张摘茴香,他好像不会摘菜。后来我想了,老张真的没有干过这样的活。

  老张上班的时候没有时间进厨房,就是偶尔做一次饭,他也是做光下锅炒的那一个步骤,像摘菜啊,洗菜啊,切菜都很少干,他说这些都不是大厨干的活儿。


我拿起一把茴香,告诉他,像这样,从一把中辟出一棵,从根部下面大约两三厘米的地方掐断,连同老的,坏的叶子也一同掐掉了,只剩下比较嫩的部分,攥在另一只手里,这样一把一会儿就摘好了。老张试了一下,说果然是好方法。我心里笑了一下:活到老学到老么。

  晚饭我蒸包子,蒸好了叫老张吃饭,他说我蒸的包子不对,一是个头儿太小了,二是包子皮太薄了,面发不起来了。我也想起来了,老张是说让我蒸大包子,我蒸的时候给忘了,揪劲儿的时候还是按照惯例揪的大小。虽然没有蒸成大包子,但还是很好吃,茴香的味道很浓郁,新鲜,肉放的不多不少,香而不腻。老张素来不喜欢吃茴香馅儿,我吃了四个小点的,老张吃了三只大点的。我就是这样吃胖的。


前几天姑姑晒她蒸的牛肉发面包子,看上去很好吃。老张说我们也做一次。我说行,等我去市场买牛肉馅。说起牛肉包,我想起以前我婆婆做的"烫面蒸饺"。开水和面,个头小巧,有普通发面包子的一半大。蒸出来颜色是暗黄的半透明,牛肉大葱馅,面皮有韧劲,很是筋道,好吃。

  食物是有治愈功能的,心情好的时候,吃好了心情更好,心情不好的时候,吃好了也会慢慢缓过来。我想起2015年底的时候,老张病重住院,严重感染,医生几次告诉我要有思想准备。我在离医院近的临时房里,几乎天天失眠。


我又一次失眠,睡了不到四小时,5点醒来,躺了一会发现睡不着了,于是决定起床。开始煮鸡汤,然后坐立不安地看了一会书,只好放弃阅读。就守在厨房看着砂锅里鸡汤翻腾。

老张是想让我蒸这样的大包子。

  热气氤氲,锅里气泡翻起来又落下去。就这样看着,鸡的香气飘散出来,我的心也平复下来。


我洗好西红柿,烫去皮,切薄片放入锅里,倒入鸡汤,大开一下放入保温桶,把头天晚上准备好饼切成细丝放在一个保鲜盒里,装好包去医院给老张送饭。


冬天清晨的气息泠冽,风吹了脸上有些痛,发黄的落叶在空中打着圈飘落下来,堆在路边,环卫工人还没开始打扫。有遛狗的人,还有狗屎在路中间,也没有人铲,臭烘烘的,我的心情很差。我还看到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老人,牵着一条白毛都变成灰毛的狗狗,又矮又壮,可笑的是它还穿了一件狗衣,也是脏兮兮的,依稀能看到上面的卡通图案。我觉得这样的老人就不要养狗狗了,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狗狗也跟着受罪。

  路边买早点的陆续出摊了,路上有学生拉着行李箱匆匆走路,路口也有拿着行李等出租的人。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今年最后一天了,明天就是新年,可是我们还被困在医院里,老张的病情丝毫没有好转。


来到病房,护工已经帮老张洗漱好,我把饼丝倒入鸡汤中,盖了一会儿盖子,再打开,拿一个碗盛出鸡汤西红柿烩饼,这是老张最爱吃的。我看着老张一口一口吃着,胃口好像不错,一会儿一小碗就见底,我又给他添了一勺。老张问我,你吃了吗?我说没有,他说:你也赶紧吃吧。


我倒出剩余的部分,一边吃一边想着老张今天胃口还好,精神也不错,也许就这样一天天好起来了吧。老张说,昨天晚上我走后,有同学来看他,还特意说问候我,说我很辛苦。

  我突然鼻子一酸,眼泪流出来,我没有抬头,低着头一口一口吃饭,随着食物一点点填饱肚子,我把碗里的最后一点汤也喝掉,身上暖和了,我的心情也跟着一点点地好起来,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就像一把熨斗,将心情熨得妥帖、温暖、平整。


萧伯纳说:没有一种爱,会比对食物的爱更真诚。


我想,中午要把那只煮好的鸡肉弄下一些来,做一个白切鸡,买小区门口的大烙饼,热热的卷鸡肉吃。老张只要能吃,就会好起来。

  从那一天起,老张的感染控制住了。我知道没有哪一样东西会比食物更能恰如其分地安慰人心。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也要好好的吃饭。食物,是最真实的爱,无论是对亲人,还是对自己,都是如此。


小暑了,天热了,更要好好吃饭。

这是老张让我准备的看世界杯的宵夜。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