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看见》,看见柴静一路走来的艰辛,看见以前那一代新闻媒体人的觉悟和良心,看见人,看见平凡人性,亦看见些许真纯。第一次发现,原来记者最开始其实是有理想和抱负的。那一代人有想法,也有实践真知的才华。
 而今,社会发展了,科技进步了,但80后、90后和00后们似乎真的成了迷茫的一代。何谓知识分子?何谓觉悟和良知?我们或许并未做过多的思考了……
   第一次看新闻类的书籍,第一次重新审视许多人和事,第一次知道一些以前不知道的还有忽略的东西,发现以前不知道的东西其实很奇妙。

我想柴静还真是一个敢作敢为的新闻人。
 《看见》告诉我——很多事情,都不能妄下断言。你以为"看见",也许,你并没有真的看见。 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我们都应该有共同的悲悯、有社会良心、有广博的学识、有实践真理的勇气和能力。

    以前只知道崔永元这个名字,现在对他主持的节目仍然不够清楚,但是,读完书,我见到了他的“拽”、他的才华与个性、还有他人性中的温暖与崇高。这不就是人们常说的“人格魅力”吗?

     陈虻,央视新闻当年大当家之一,有才华有思想,长得极富艺术家气质。对下属总是敲打,在敲打时,他那么凌厉,那么让对方无奈,崩溃,甚至想死,但他依然毫不留情,不打不快。他所谓的敲打其实源于一种出自内心的欣赏与关爱。柴静写这书时,他已经因患胃癌去世,可谓年轻早逝,这是因为太过劳累吗?真正做新闻的人,其实真的活得非常累,他们通常都在熬夜,剪片子,审片子,送审,候审,有时折腾很长时间制作出来的新闻,往往审批不过,然后回来接着重复上述过程,有时,好不容易出的片子因为种种复杂原因不能通过审核,最终只能闲置一旁……其中种种煎熬,不是经历过的人不能懂。向那一代真正的新闻人致敬!

     理论上来说,大家都有压力大的时候,都有想要逃避的时候,但是,柴静这样的压力,我们能感受多少?是不是更努力就不会有如此大的压力呢?我不知道。

    广袤中国大地上,普通老百姓的苦难与哀痛!

   您所在的地方,天空可以给您安慰吗?现在我已经养成了抬头看天的习惯,以前没有留意过蓝天,我总觉得无比遗憾。现在,我打算好好珍惜,好好留住这些无比珍贵的时刻。

     这里是山西,难以想象那里的环境多么糟糕!
     任何以失去环境为代价的方式都是愚蠢的。若干年之后,我们必将为失去的环境付出巨大的难以想象的代价。

     很荒谬吧!
     不仅是《政治》!
     我们的教育,我们的人才选拔制度值得反思的地方难道不够多吗?而反思带来的进步我们可以有机会看到吗?

     你知道公民权吗?
     知道公民与普通百姓有何区别吗?
     也许,我们大家都应该大声说:"我想要宪法赋予我的那个世界。"

     

     我不要做一个伟大的老师,我只要做一个称职的老师。

     我不要名垂千古,我只要问心无愧。

     常常在外面经历世界,经历生死的人,心里怎么会装得下世俗人生?

     我们常常说:“我理解你。”或者“我理解你的心情。”等等类似的关爱的话语。其实我们说的“理解”往往不是真的理解。因为很多时候,他经历过的你并没有经历,他感受过的你也没有经历,所以我们说的“理解”其实并不能感同身受。

     常常与朋友说起留学,说起移民,朋友往往辩驳:“国外也是一样的,当你去了就知道,同样有排斥,同样有看不顺眼的地方。而且很多国家人太少,太闲,生命都是静止的,没有意思极了。”

    小马过河牛伯伯说水太浅,小松鼠说水太深。最后,小马经过自身体验才得出结论:河水既不像小松鼠说的那样深,也不像牛伯伯说的那样浅。

    别人的观点只是参考,真相是什么只能靠自己去体验。所谓“实践出真知”是也。

    关于土地,关于农民。

    对于农民来说,赖以生存的土地很多时候也带给他们无法抹去的苦难与哀痛。

     我们的农民始终是社会上最可怜的一群人,他们没有享受到城市待遇与国家福利,连赖以生存的土地也渐渐被剥夺。这谈得上公平吗?城市人靠什么养活?没有土地就没有粮食!农民最辛苦,也最命苦。这总让我想起身为农民的父母。

     请问阁下,您相信科学,民主,公平的制度会来吗?您觉得我们应该对此有所期待吗?您觉得什么时候农民可以活得更有尊严,不用背井离乡,不为强权失去家园,土地,乃至生命?

     卢安克,我是看这本书才知道的。书上的他非常瘦削,营养不良。一个德国人不在德国养尊处优,非要来中国饱经风霜,真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然而,他仅仅只是想贡献自己的一点力量,为了广西山区可怜的留守儿童。

    十几年来,卢安克一直陪伴在留守儿童身边,为那些离乡背井的父母照顾他们的孩子,为这些无父无母的孩子上课,他是那群无辜可怜的孩子们的共同的"爸爸"。    

    曾几何时,教师为了1分的考试成绩彼此间争得面红耳赤;曾几何时,教师为了考试成绩彼此间暗自较劲;曾几何时,教师更为了考试成绩彼此间鸡毛蒜皮斤斤计较。成绩,是为人师者心中永远的爱或痛!!!

     他是多么无助!

     面对“让人心去死”的教育现实,他没有选择离开,这究竟是为什么?

     是人道主义的救赎心理吗?

     教育是两个人之间发生的事。

    “教育是两个心灵之间发生的事。”苏霍姆林斯基如是说。

     我之所以焦虑,是因为我也想改变。改变他们的不良习惯,改变他们不工整的书写,改变他们对学习的态度……我有太多的东西想改变,因为不能改变,我焦虑,我痛苦,我甚至自责。然而,卢安克不想改变,他只是尽力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只是顺其自然。

     人,何以会更加平和?因所求之少!

     那我们做什么呢?

    “尽力而为而已。不功利,不强求,发乎心,顺乎情,如此,清风自来。”

    如果只有物质,那只有害怕。

    比物质更重要的事情——是精神吗?

    纯粹追求精神,非不食人间烟火者,不能做到。

    留守儿童的现状就是——被遗忘——被关注——被关注后再被遗忘!
    如果一个国家不能满足一个家庭正常团聚的基本需求,那是不是应该反思?

     我们不应该提太多要求,只应该按部就班,只应该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服从任何上级的任何安排。如此,皆大欢喜。

     孩子们从心里爱他,尽管他们平时总是砸他,总是打他,总是说些疯话戏谑调侃他,甚至挖苦讽刺他,但他“逆来顺受”,不反击,不挖苦,不生气,他知道这或许是那群特殊孩子表达爱的特殊的方式……

    经典!
    当我们犯错的时候,终于有一个充分的借口原谅自己了。😁

    请记住这句话:“如果那么容易的话,还要这漫长的人生干什么呢?”

     无能与超能!阁下如何看待?当您对一件事消极怠工的时候,是无能还是超能?

     面对生死,决定生死,看淡生死。做吴经熊这项工作非要有强大的内心世界不可。能够寻求忏悔与原谅的,应该都是心存善念,有悲悯情怀的人吧。

     有时,我跟她很像。也是特别容易“着急”、“钻牛角尖”、“固执”、“非如此不可”……这个可以理解为“强迫症”吗?

     人性的光辉,同伴的关爱,因为经历共同的往事,因为交往的真心,所以事事,人人,全铭记于心。

    人生得一闺蜜足矣!

    有46个理由告诉你,你应该去旅游。

附作者简介:(百度)

    柴静,女,出生于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记者、主持人。

    1992年,到长沙铁道学院(现中南大学)读书,1995年,电台主持《夜色温柔》节目,1998年,到中国传媒大学学习电视编辑,并在湖南广播电视台主持《新青年》节目。2001年11月起担任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主持人。2003年担任《新闻调查》记者,出现在非典的第一线、矿难的真相调查;2011年起担任《看见》主持人。2013年出版讲述央视十年历程的自传性作品《看见》,销量超过100万册,成为年度最畅销书籍。[1]2014年从央视离职,2015年初推出空气污染深度调查《柴静调查:穹顶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