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县对三国 千年石头城


新疆地大物博

喀什的塔斯库尔干县(塔县)

距离乌鲁木齐1980公里

接壤了三个国家,

塔吉克斯坦、

阿富汗

巴基斯坦

成为中国接壤最多国家的县。


全球12座8000米以上的山峰

4座位于塔县境内

塔县之南的

乔戈里峰(网上粘图)海拔8611

珠峰第一 他第二

它冰崖立壁,外形冷峻,

也叫野蛮巨峰

关于它的故事

大多是人类征服雪峰的悲惨史,

多少登山豪杰魂断乔戈里。

至今没有冬季被登顶的记录。

塔县北边的慕士塔格峰 (7500多米)

倒挂冰川如老冉银须,

虎踞龙盘

雄峙帕米尔高原群山之首

故称“冰川之父”

多次乘车路过山脚

在此歇息,对岸冷气扑面

风光大气磅礴,山河壮美

五月雪山和喀拉库里湖相映成趣


从喀什到塔县

300公里左右

白沙湖第一个迎面而来

夏季阴阳嬗变

不抵山头的黑灰色表面

显得变化莫测

这里也是水清至底。


著名的中巴友谊公路竖贯塔县

全长1030公里的喀喇昆仑公路,

自喀什起经红其拉甫口岸,

终点是巴基斯坦的塔科特,

其中国内段416公里。

修这条路,

中巴双方700人献出了生命,

奠定了中巴钢铁一般的友谊。


中巴友谊公路

是世界上最高最美的公路,

整条公路垂直差3600米

(红其拉甫山口海拔),

被评为”世界十大险峻公路”之一


通常在喀什包车到塔县

费用在550-600元

尽管天路难行 沿途怪石嶙峋

老司机还是不亦乐乎


塔吉克民族

几乎都居住在塔县

是极其温顺 友善的民族

在疆独甚嚣尘上的日子里

也未闻塔吉克人异动

对我们这些外来的异族人恶意相向。




电影 冰山上的来客

就是表现了帕米尔高原

边境哨所发生的一系列动人故事。

当年的阿依古丽已经老了

要拄杖而行了。




塔吉克族

分为平原塔吉克人

和高原塔吉克人


塔县这一支是高原塔吉克

也叫帕米尔人

人数六万左右



高原塔吉克人

也就是塔县这一支

属于雅利安人种地中海类型,

说东伊朗次语支帕米尔语,

信伊斯兰教什叶派下的伊斯玛仪派

记住 什叶派。


他们历史上一直高原游牧,

住宅简朴,家居简陋。

但是他们安于这种生活。


而平原塔吉克人

分布于塔吉克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

阿富汗斯坦

主要分布中亚一带

约有2000万人,

他们信仰伊斯兰教逊尼派,

语言为印欧语系伊朗语族

自古定居农业

这是塔吉克人主体



塔吉克族是一个古老民族

他们本来在河中地区占多数,

后许多部落被突厥人

赶到帕米尔高原

生活环境大不如维族

他们信仰伊斯兰教

尊奉《古兰经》


在塔县的帕米尔人

说着帕米尔语

说的人越来越少,

这种语言已经成为了濒危语系。

由于属于欧罗巴人种,

其高加索血统

与平原塔吉克相比,

所占比例更大。

老奶奶80多岁了

为了给他留一张照片

他的儿子把她背到了村外

在皑皑白雪的帕米尔高原下

见证了生命的顽强。


拍完照片

我给她掏出50元

她摆摆手,表示就想要照片

第二年同月

我来到小村

给她带来了A4幅面的大照片

家人捧着彩照

遗憾的告诉我

奶奶已经走了......

这张照片成为她

最珍贵的遗照。

牛粪在墙

人偶在桩

为了防狼。



牧野而工

露天而作



尽管皮肤黢黑

但是你从不经意间

可以发现儿童皮肤趋淡

女士头巾免受了高原紫外线

头皮之间肤色是

欧洲人的红白色。

这时你才能突然想起来

哦 他们是欧洲雅利安人种。

是希特勒鼓吹的

优等种族。


高山塔吉克族

打击维族那一小撮独立势力

表现的很英勇

他们热爱祖国 热爱共产党

所以他们旗帜鲜明维护统一,

只有统一才有他们的生存空间






场景虽然简陋

作品色彩丰富

我拍的极其满意的一张作品



帕米尔人拥有独特、

极具辨识性的着装风格。

特别是帽子的风格,

从瓦罕山谷到舒格南山谷,

帽子的风格可以辨识出所属族群


远山已有前锋雨

恩爱夫妻早还家



这帮妇女正在商议婚事

出其不意闯入

惊愕之间按下快门

形成了表情百态。



她叫阿依古丽

住在塔合曼乡

羞涩腼腆

因为语言不通

无法交流

大眼有神

我当时认她为干女儿

她的父母都很高兴

次年再去寻访

已经远嫁他乡。

我感到了失落。



床铺就是地铺

土炕也很潮湿

他们就躺在上面

很多人都患有风湿

好像他们不以为然。



他们的食物简单

早上奶茶泡馕

晚上囔泡奶茶

家境好一点的有酸奶

至于蔬菜

他们认为是草。

村民说

你们汉人天天吃草,

和我们的牛一样。




馕烤好了以后

码在橱柜里面

吃的时候取几张

一般家庭 烤一次馕

吃半个月。

馕是主食好东西

在火炉壁粘下来的细微颗粒

具有多元微量元素

使他们保持生理平衡。




中国的塔吉克族

跟塔吉克斯坦的塔吉克族

并不完全一回事,

他们只是民族名称

撞车了而已



塔吉克族妇女

头上都戴一顶“库勒塔”帽,

多是圆形硬壳,

顶部和帽沿四周绣有精美图案。



妇女喜欢穿连衣裙,

多为红色

已婚妇女常系三角形绣花腰带。


老年妇女则留一条辫子,

中年妇女留鬓发

未婚姑娘不留鬓发,

辫子上常以小铜链或银链

连结在一起。

女性佩戴的首饰硕大,

有的老年妇女在胸前

佩戴“阿勒喀”圆形大银饰。



很难想象

居家之门口

既不摆木椅也不修石条

就着土坎席地而坐



塔吉克族男人,

头上都有一顶“吐玛克”。

里子是用黑羔皮做的,

皮帽的顶部和四周是用绒布,

帽顶上用红线绣有一圈圈的花纹



塔吉克族以“吻”作为见面礼。

同辈的男人见了面

要相互握手并亲吻握着的手背,

关系密切的要热烈拥抱;



长幼相见,

晚辈要迎上前去,

吻长辈的手,

长辈则吻晚辈的额头;

妇女见面时,

平辈互相吻面颊,

晚辈吻长辈的手心,

长辈吻晚辈的额和眼;

男女见面一般握手问好,

青年妇女见到男性长者

也应吻其手心。

男子行礼时右手置胸前鞠躬,

女子则双手扪胸躬身。

子女与父母相见,

要吻父母手心,

以示敬重。



天地人狗情



广宇应无限

我自仰天笑



这里也有空巢老人

失孤幼儿

他们相依为命

父母已经不知所亡。





我尤其喜欢这一张

天高云清

雪山草地




这个老人也是高卧病榻

行将就木

但是全家人围在身边

人生如此 夫复何求。




帕米尔高原在

中国、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边境.

是亚洲主要山脉的汇集处,

号称亚洲屋脊 .

除瓦罕帕米尔属于阿富汗、

东部倾斜坡仍为中国所辖外,

大部分属于塔吉克斯坦.


历史上的中国帕米尔高原

已经没有了





诡异的组合

墙头的猫

远处的雪山

织绣的妇人

躺在床上的幼童



主人不在家

小孩摇篮放

既不哭也不闹

门口的大黄狗

懒懒的看着我进院子

拍了一会儿

主人回来了

静悄悄的坐在床边

看着我手中的相机。


尼康D3 50标头






一人卖艺全家帮

三个小帮手

正好铁桶上面的品牌

也叫小帮手



烤馕销售



这一张照片

登载在2014年的 中国摄影杂志上

名为 高原上的小商店

我自己也不明白

编辑为何选了这一张

而没选其它。




















远处的房子死了一个女主人

她被埋在了这里

家人做了一个她的头像

日夜眺望

她的家。



我 我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