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现在,非常想念那时的村口的小溪,每当下大雨,父亲就扛着竹排去抓鱼,在粮食紧缺的时代,抓鱼是件很幸福的事。



等了很久。一场大雨

冲开父亲饥渴的喉咙

父亲来不及穿上心爱的拖鞋

就扛起久放在角落的竹排

直奔村头的水门


平时少有人到的水门

翠鸟在竹臂上摇梦

水门上游的浅水腐臭

疯子的脚步放慢

勾着腰,用竹竿打捞

自己的影子

小溪袒胸露腹

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大雨拔起村庄

小溪翻动

漩涡开始追逐

像一场别开生面的舞会

翠鸟在高空踏步

冲向闪现的影子

父亲顾不上脸上的雨水

早已把竹排铺在水门前


打开闸门

浪花在竹排上

追赶久违的笑声

疯子拍着手掌

三步一跳走向雨的深处

看到满筐的鱼

如梦境却又如此光鲜

一向沉默寡言的父亲问:

"今晚有酒吗?"